杂谈

当你的“宇宙泰山”
不再强大,
你愿意继续陪伴着它吗

弱者の反击

《哆啦A梦》这部藤子·F·不二雄先生创作的长篇漫画作品,包含着大量震撼人心的经典故事。2014年上映的电影《哆啦A梦:伴我同行》以及2020年上映的50周年纪念电影《哆啦A梦:伴我同行2》就是这些经典故事的有机结合,《我出生的那一天》、《奶奶的回忆》、《大雄的结婚前夜》、《哆啦A梦回来了》……坐在荧幕前再次回顾这些故事的时候,我们仍然能够热泪盈眶。2017年,《哆啦A梦》新体制TV动画的开山之作《大象与叔叔》凭借大胆的一句“日本战败了”成为国内外网络平台热议的作品。2021年,TV动画重新改编了大家非常熟悉的《呼唤精灵的手镯》,雪精灵对大雄纯洁的爱情以及甘于自我牺牲的品格深深打动了我们的心。

事实上,《哆啦A梦》的魅力不仅仅在这些名篇中有所体现,很多大家并不熟悉的短篇故事也蕴含着丰富的内容以及深刻的背景。笔者想要向大家分享一部并不广为人知的短篇——《宇宙泰山》(连载于《小学五年生》1978年8月号,后收入瓢虫漫画哆啦A梦第16巻第20话)。

1975年,伴随着“第二次怪兽热潮”的结束,以“奥特曼”系列为代表的日本特摄连续剧陷入了漫长的低谷期,而《宇宙泰山》便是藤子老师在这段时期创作的《哆啦A梦》漫画短篇故事,这篇故事或包含着诸多对日本特摄连续剧低迷处境的影射。本篇文章将会以此为背景出发,尝试对《宇宙泰山》这篇故事进行一些深入的解读。

同时,以漫画短篇《宇宙泰山》的故事内容作为类比,《哆啦A梦》动画在日本的发展也经历了漫长而曲折的过程,在遥远的中国大陆亦然。20世纪末,《哆啦A梦》如飓风席卷中国大陆,成为一代人心中的经典回忆;然而,随着数十年时间的推移,《哆啦A梦》动画在国内的处境正在悄然发生一些变化,这些变化包含好的一面,然而也包含不好的一面。本篇文章将会在后期以漫画短篇《宇宙泰山》作为延伸,对《哆啦A梦》动画在中国大陆的发展过程以及其引发的种种争议进行讨论。

序、《宇宙泰山》的讨论背景

1966年7月17日,伴随日本圆谷株式会社“空想科学特摄电视剧系列”处女座《奥特Q》的良好口碑,新的特摄连续剧《奥特曼》(即《初代奥特曼》)开始播出。《奥特曼》在播出之后广受好评,其最高收视率达到42.8%(“奥特曼”系列的收视率之最),《奥特曼》以开创性的拍摄手法和优秀的单元剧情赢获全世界无数粉丝。一时间,奥特曼的面罩横行,孩子们彼此模仿奥特曼的镭射光线……《奥特Q》与《奥特曼》的巨大成功,滋生出以儿童为主要群体而爆发的“怪兽热潮”,即“第一次怪兽热潮”。

然而,到了1968年末期,圆谷株式会社自《奥特Q》以来累积的财务赤字愈发严重,与此同时,孩子们的关注热点逐渐转移至妖怪题材和运动题材的影视作品,“第一次怪兽热潮”逐渐消退。1967年播出的作品《赛文奥特曼》陷入经费不足的困境,这导致了儿童观众严重流失,作品收视率从初期的30%开始持续下滑,最后跌落至16.8%。《赛文奥特曼》完结之后,圆谷英二先生逝世,“奥特曼”系列进入了长达两年的间断期。

1971年1月2日,“奥特曼”系列新作《归来的奥特曼》开始播出。这部作品打破了“奥特曼”系列长达三年的沉寂,再次为孩子们带来了巨大的欢乐,“奥特曼”系列作品自此连续放送了四年之久。《归来的奥特曼》与同年播出的《电子分光人》掀起了新一轮的“怪兽热潮”,即“第二次怪兽热潮”,书籍和玩具制作集中在了巨大怪兽的主题上。

好景不长。1973年,在第一次石油危机的影响下,“第二次怪兽热潮”再次迎来了严重的衰退。1974年播出的作品《雷欧奥特曼》为了挽回持续惨淡的收视率而进行了风格转变,在剧情中期通过日本神话和民俗文化的融入来讨好低龄段观众,然而此举不仅放弃了该剧的主旨,更是进一步加剧了观众流失。由于制作经费不足,这部作品在后期更是出现了严重剧情崩坏。最终,《雷欧奥特曼》以仅仅10.9%的收视率惨淡退场,第二期“奥特曼”系列作品的制作也在收视率和石油危机的双重影响下停止。《雷欧奥特曼》与1975年3月15日上映的电影《机械哥斯拉的反击》标示了“第二次怪兽热潮”的结束。

“第二次怪兽热潮”结束之后,直到1996年“平成三部曲”开山之作《迪迦奥特曼》卷土重来之前,“奥特曼”系列进入了极其漫长的低谷期。《宇宙泰山》便是藤子老师在这段时期创作的《哆啦A梦》漫画短篇故事。在这篇故事里,大雄喜欢的特摄片《宇宙泰山》由于制作经费不足而质量下降,这导致了《宇宙泰山》收视率愈加惨淡,面临停播的危险。这种境遇与当时“奥特曼”系列的处境有着诸多相似之处。或许,藤子老师想要通过《宇宙泰山》这篇故事表达对当时日本特摄连续剧低迷处境的惋惜之情。

下面,让我们一起走进《宇宙泰山》的故事。

一、《宇宙泰山》与大雄

有一天,大雄坐在电视机前看着自己最喜欢的特摄片——《宇宙泰山》,其讲述的是一个骑着恐龙的原始英雄与拥有先进科技的侵略者战斗的故事。

看完后,大雄开心地向哆啦A梦安利,哆啦A梦却说这个节目越来越无聊,而且布景粗糙,道具也不好,还劝大雄放弃这个节目。大雄生气地指责哆啦A梦说《宇宙泰山》的坏话,他视宇宙泰山为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希望自己长大以后也成为像他一样的人。哆啦A梦则不以为意。

大雄来到空地,想和大家一起玩《宇宙泰山》的游戏,大家却嘲笑大雄是幼儿园的小孩,并且告诉大雄大家已经不喜欢《宇宙泰山》了。

大雄失落地离开了空地,一个人坐在公园里。大雄觉得大家很没有人情味,并且发誓自己绝对不会放弃《宇宙泰山》。 这时,大雄看见《宇宙泰山》的主演也坐在公园里,便兴高采烈地跑过去,请他给自己签名。主演给大雄了签名,随后却又告诉大雄:由于制作经费不足,《宇宙泰山》的拍摄效果变得简陋,导致收视率越来越低了,所以这个节目马上就要被取消了。

大雄伤心欲绝,回到家里哭着求哆啦A梦想想提高收视率的办法。哆啦A梦表示无可奈何,大雄便开始茶饭不思,一直到了半夜才想起自己没吃晚饭,只能借助哆啦A梦的桃太郎牌驯服丸子充饥。看着桃太郎牌驯服丸子,大雄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决定前往恐龙时代,使用桃太郎牌驯服丸子驯化恐龙,然后把《宇宙泰山》剧组带过来,他们就可以使用天然的资源进行实地拍摄了。

第二天,大雄和哆啦A梦乘坐时光机,来到了一亿年前的恐龙时代。两个人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成功驯化了霸王龙、雷龙等大量合适的恐龙。

在大雄的邀请下,《宇宙泰山》剧组来到了大雄精心准备的“工作室”,“工作室”内栩栩如生的恐龙和场景(实际上本来就是真的)让剧组的工作人员叹为观止。导演向大雄与哆啦A梦表达了深深的感谢,这下《宇宙泰山》终于有了免费并且丰富的拍摄资源。

最后,“经费充足”的《宇宙泰山》恢复了以前气势恢宏的样子,重新获得了孩子们的喜爱。《宇宙泰山》的收视率也持续上涨,大雄也终于能够开心地和大家一起玩《宇宙泰山》的游戏了。

以上便是《宇宙泰山》的故事内容。

因为制作经费不足,《宇宙泰山》的作品质量下降,在这个过程中,曾经喜欢着的粉丝们开始嫌弃它、疏远它,只有大雄愿意在它困难的时候继续陪伴着这部作品,甚至想要帮助这部作品走出困境。大雄说:“真正的粉丝,正是在它没落的时候才应该去支持它。”

这就是野比大雄的温柔,也是他的最大弱点。

这份温柔,导致大雄总是成为那个与其他孩子格格不入的“傻瓜”,甚至有可能是导致大雄总是成为那个唯一被欺凌者的原因之一。你看,即使最后《宇宙泰山》重新获得了大家的喜爱,在和大家玩《宇宙泰山》游戏的时候,大雄也只能扮演被人骑在身上的恐龙,却毫无怨言。

大雄的温柔之所以能够带给大雄好的回报,大雄之所以能够拯救《宇宙泰山》,是因为有哆啦A梦在他的身边,不然的话,大雄就无法去往一亿年前,无法驯化一亿年前的恐龙,无法为《宇宙泰山》剧组准备丰富的拍摄资源,他也就只能继续做一个被大家嘲笑的粉丝,孤独地陪着这部被大家嘲笑的作品走向消亡。所以这篇故事的结局是那么美好,却又美好得那么不切实际。

从这一点来看,《宇宙泰山》更像是一篇披着喜剧外衣的“悲剧”,事实上《哆啦A梦》漫画的很多故事也是这样,《佩佩,活过来吧》、《鲤鱼旗》、《镜子广告》……在为这些故事中的情节感动,为这些困难的人得到了帮助而开心的同时,我们也深知,在没有哆啦A梦的世界里,这些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大雄的这份温柔也难以支撑自己生存下去。

二、《宇宙泰山》与水田山葵

值得一提的是,《宇宙泰山》也是现任哆啦A梦声优水田山葵老师非常喜欢的一篇故事。

2017年,《电影哆啦A梦 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在日本上映期间,日本媒体《Ranking Box》采访了水田山葵老师。记者问道:“《哆啦A梦》里面,最令您印象深刻的台词或着余韵犹存的名言是什么?”水田老师说,每次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的答案都是一样的,便打开手机的记事本,找到了大雄在《宇宙泰山》这篇故事里说过的那句话:“真正的粉丝,正是在它没落的时候才应该去支持它。”水田老师说道,自己有一本《哆啦A梦名言集》(全名《哆啦A梦语录 - 感动人心的哆啦A梦名言集》,于2006年9月由小学馆出版),每每在书中看到这句话时,她都会觉得这句话很棒并且有所共鸣。

非常巧合的是,水田老师在刚刚开始为《哆啦A梦》动画配音的那年(即2005年)正好就有配过《宇宙泰山》这篇故事改编的动画。事实上,2005年版本的《宇宙泰山》动画并没有出现大雄的这句台词,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水田老师对于《哆啦A梦》漫画原作也有着不浅的了解。

聊到这句话之后,水田老师讲起了自己作为广岛东洋鲤鱼队(日本职业棒球中央联盟的球队之一)粉丝的感悟。水田老师从小就是他们的球迷,并且热心地为他们加油,早年的广岛市民球场也是门可罗雀。广岛东洋鲤鱼队虽然在1980年代有过一次优胜,然而今天仍然是一支B级球队。即使如此,水田老师仍然还是会去球场为他们加油,还加入了球迷俱乐部。

“我也觉得,真正的粉丝正是在它没落的时候才应该去支持它。”水田老师说道,“不管他们是强大还是弱小都不改初衷,尤其是在他们弱小的时候,更应该觉得‘如果连我们粉丝都不支持他们了,那还有谁会支持?’──于是,这句名言就这样成为了现实。”

三、《宇宙泰山》与粉丝流动性

明星的粉丝群体存在一个显著的性质——流动性。一个粉丝群体的成员是不断变化的,每时每刻都有老粉的退坑和新粉的入坑。

对于老粉来说,或许他们认为自己喜欢的明星黔驴技穷,令自己感到失望;或许他们自身的心态发生了变化,认为自己喜欢的明星已经无法满足自己现阶段的精神需求,把眼光放在了更长远的地方……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一些粉丝或许到了一个阶段就会对自己喜欢的明星失去兴趣,然后退坑。他们如果是因为失望而退坑,甚至可能会脱粉回踩。

如果明星的粉丝群体出现了流出大于流入的情况,明星热度的下降就会导致明星自身收益的下降。所以明星必须持续产出,同时也要维持自己的公众形象,以此减少粉丝群体的流出,同时吸引新的粉丝。

除此之外,想要避免粉丝群体的流失,仅仅依靠明星本身的产出是不够的,明星需要使用各种其它的方式来提升自己的热度。在这个背景下,粉丝经济这种通过提升用户黏性并以口碑营销形式获取经济利益与社会效益的商业运作模式得以发展,这种商业运作模式滋生了巨大的粉丝产业。作为这种经济产业的对象,明星得到了热度,粉丝得到了满足,同时资本也能获得巨大的效益。粉丝经济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话题,不过其内容过多,这里不再讨论。

总之,为了避免粉丝群体的流动性带来的不利影响,明星必须在高产的同时保证作品的质量。对于明星来说如此,对于系列作品来说如此,对于儿童向长篇动画系列作品来说更是如此。因为儿童向作品的受众群体非常狭窄,随着年龄的增长,一代孩子看动画片或者特摄片的兴趣就会逐渐消失,所以儿童向作品如果想要长久发展,就必须要持续输出新的内容,以此吸引一代又一代孩子的兴趣,以防在某一代因为低产或者低质而“脱了节”。

因此我们才看见,作品质量下滑的《宇宙泰山》没能留住曾经的观众,也没能吸引新的观众,因为失望而退坑的孩子们脱粉回踩,进一步加剧了观众的流失。剧组即使想要重新提升作品的质量,也因为经费严重不足以及出资方的退出而无法做到。这些因素导致这部作品面临了停播危机。因为有了大雄和哆啦A梦的帮助,《宇宙泰山》才摆脱了停播的命运。

在没有四次元口袋的现实社会,很多我们熟悉的老牌长篇动画,其受众群体也在不断更替。制作组只能依靠自己的努力来保持这些长篇动画作品的热度和质量,让它们通过一代又一代的孩子流传下去。对于《哆啦A梦》这部跨越了半个世纪的作品来说更是如此。

四、《哆啦A梦》国内流行泡沫的升华与破裂

《哆啦A梦》这部作品具有非常大的社会影响力。在藤子老师去世后,日本为他建造了藤子·F·不二雄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就在不久前迎来了十周年纪念日;2016年至2018年,《哆啦A梦》电影日本票房连续三年刷新纪录;2020年,《哆啦A梦》电影同名小说销量刷新记录,哆啦A梦成为东京2020申奥委员会特殊大使……经历了51年的风风雨雨,《哆啦A梦》的生命力不减反增,仍然是屹立不倒的国民级IP。

然而,这种辉煌只是日本本土才有的风景。

可能看到这里的你会问:“什么叫‘只是日本本土才有的风景’?《哆啦A梦》这部作品在国内不也是不可磨灭的经典么?”

确实,《哆啦A梦》曾经像飓风一样席卷过中国大陆的街头巷尾,直接成为了一代人“童年回忆”的代名词。1991年2月9日,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在星期六晚“黄金时段”播出的动画《机器猫》(配音演员主要为刘纯燕,以下简称“金龟子版”),成为了很多80后的童年回忆。2002年至2003年,优扬文化传媒再度引进的《哆啦A梦》动画在国内各大电视台播出(配音演员为李晔,以下简称“李晔版”)。2009年,《哆啦A梦》动画在国内的100个电视台播放,总时长达到2159小时。

然而,金龟子版动画和李晔版动画加在一起,实际上仅仅囊括了大山版《哆啦A梦》动画前372话的部分故事,第372话“没雪的滑雪”于日本朝日电视台的播出时间为久远的1980年6月27日,那个时候大山版动画播出还不到两年,而大山版动画共计于朝日电视台播出了二十六年。漫画方面,人民美术出版社于1991年取得了《哆啦A梦》漫画版权,后来吉林美术出版社接替了版权。由此,《哆啦A梦》短篇漫画单行本系列以及超长篇漫画系列得以在中国大陆相继完整引进。但是漫画的影响力不及动画的影响力深远,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小孩子没有足够的购买力。所以相对于动画观众而言,国内比较全面地看过《哆啦A梦》漫画的孩子并不多。

那阵席卷过街头巷尾的飓风,仅仅是万里晴空之下的短短一瞬,那场飓风为我们带来的哆啦A梦,也仅仅是它在漫长岁月中的冰山一角。在那阵短暂的飓风之后,《哆啦A梦》动画再也没有继续引进中国大陆。笔者出生于1998年,在笔者小的时候,电视上仍然播放着古老的金龟子版本和李晔版本的《哆啦A梦》动画,并且这些版本的动画直到今天仍然在被一些电视台反复播放。

也就是说,《哆啦A梦》动画在国内的一时流行过后,很多国内群众对于这部作品的认知始终停滞不前。

21世纪初,VCD和DVD开始在中国大陆普及,《哆啦A梦》动画影碟出现在国内市场,一些台湾引进的《哆啦A梦》动画后续集数(配音演员为陈美贞,以下简称“陈美贞版”)以及部分大山版《哆啦A梦》动画电影得以在国内传播。2007年至2009年,水田版《哆啦A梦》动画电影连续三年在中国大陆引进,同时,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民间的哆啦A梦爱好者们也开始通过互联网分享交流历年的动画电影与最新的水田版TV动画。2015年,3D动画电影《哆啦A梦:伴我同行》在国内上映,掀起了极大的回忆热潮,刷新了日本动画电影的国内票房记录,重新打开了日本动画电影引进国内院线的大门。伴随着《伴我同行》的巨大成功,举国上下都陷入了“回味童年”的海洋,从此以后,每年的《哆啦A梦》动画电影也得以重新引进国内院线。

或许由此开始,我们得以看到《哆啦A梦》进一步在国内发展的曙光——然而现状告诉我们,事实并不如预期的情况美好。《哆啦A梦》在国内成为了“童年”的代名词之后,它的流行渐渐演变成一种虚幻的“泡沫狂欢”,这种“泡沫”在2015年达到了巅峰,却也在2017年迎来了史无前例的爆炸。

2017年,当新的《哆啦A梦》电影再度于国内上映的时候,很多网友已经不再怀念童年,而是发出各种抨击的声音。“低龄化”、“商业化”等等的标签被贴在了《哆啦A梦》动画电影身上。在贴吧、豆瓣、B站等社交平台,关注《哆啦A梦》动画的人们争议不断,《哆啦A梦》动画在国内网络平台的讨论环境开始朝着不和谐的方向发展。

由此开始的若干年里,很多国内网友每当谈论与《哆啦A梦》动画的现状以及未来状况相关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TV动画、电影乃至电影主题曲、电影预告片等),往往持有一种不约而同的“丧情绪”:视过去为辉煌而怀念,对今日表示否定而质疑,对未知的未来做出不好的预期。这种“丧情绪”一直持续了多年,2018年,翻译质量的崩坏掩盖了该年引进国内院线的《哆啦A梦》动画电影的内核,同时将其原本的不足进一步放大,进一步加剧了国内网友的争议,导致这种“丧情绪”进一步弥漫到更广泛的范围。

另一方面,从2017年开始播出的新体制《哆啦A梦》TV动画引发了国内网友的激烈讨论,很多网友对新体制TV动画从画风、上色到剧情等等的各个方面表示了“不喜欢”、“不适应”、“不接受”,“低龄化”的标签以多种不同的方式被贴在了新体制TV动画的身上,并且新体制TV动画以改编漫画剧情为主,以创作原创剧情为辅的创作方阵也引发了国内网友的不满,“重置”与“原创”的争论被多次提起。

从2019年开始,《哆啦A梦》动画电影在中国大陆的口碑迎来了触底反弹;TV动画在经历了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低迷之后,也于2021年开始重新上路,原创故事的比例显著提高,漫画故事的改编也变得更加灵活。然而这些转变并没有让这种“丧情绪”得到消除。2021年,《哆啦A梦》电影在进行了四年的原创脚本尝试之后,再次改编了原作超长篇漫画,“内核丧失”、“炒冷饭”等等的标签再次于B站预告片视频的评论区和弹幕出没。

以上种种的现象,在很多国内网友的心中形成了一个概念——从TV动画到电影,从画风到剧情,从各方面来说,《哆啦A梦》动画越来越不行了。

如今,中国大陆已经数十年没有继续引进《哆啦A梦》动画。部分电视台时至今日仍然在反复播放最初的金龟子版本和李晔版本的动画,伴随着国产动画的蓬勃发展,这些上世纪的“老古董”已经脱离时代,不能吸引孩子的兴趣。更何况网络平台正在逐渐取代电视频道的位置。

2019年,由于国家的相关政策,B站用户不可以继续上传未经授权的水田版《哆啦A梦》TV动画了;2020年,由于版权到期,上千集大山版TV动画在国内视频平台全面下架,国内网友几乎完全失去了合法观看《哆啦A梦》TV动画的渠道;近年以来,水田版TV动画在民间哆啦A梦爱好者之间的分享与交流亦受到了史无前例的限制,并且这个限制还在进一步加强。

《哆啦A梦》本是历久弥新的常青树。然而在今日这样的环境下,这部作品在中国大陆的儿童受众几乎消失殆尽,对于成年群众来说,《哆啦A梦》的意义更多围绕着“童年”、“情怀”这种虚无缥缈的标签,随着这种意义的褪色以及政策限制的增加,《哆啦A梦》在国内成年群众之间的热度也在减少。

情怀狂欢的“泡沫”破裂之后,《哆啦A梦》正在被一代又一代的国内群众抛弃,变成一种“小众文化”。

五、《宇宙泰山》与《哆啦A梦》

说了半天,终于说回《宇宙泰山》了。使用《宇宙泰山》与《哆啦A梦》进行类比其实并不恰当,因为《哆啦A梦》动画没有严重的经费短缺,也没有面临停播危机,不过我们仍然可以通过观察找到《哆啦A梦》和《宇宙泰山》在变化上和处境上的相似之处。

《宇宙泰山》的剧组陷入了经费短缺、出资方撤资的困境;虽然《哆啦A梦》动画没有严重的经费短缺,但是随着近年《哆啦A梦》动画电影制作成本的增加,《哆啦A梦》TV动画经常出现制作资源不足的情况,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哆啦A梦》TV动画制作进度严重减缓,长期采用半新作半重播的模式,甚至当年的生日SP也因为制作资源不足而缩水。

从大雄和朋友们的谈话可以看出,《宇宙泰山》曾经是一部好评如潮的作品,这部作品后来被观众抛弃的根本原因是其作品质量的下降;而客观来说,由于制作资源有限、制作组能力有限以及时代环境制约等诸多原因,后藤子时代的《哆啦A梦》动画原创作品确实不具备与藤子老师原作相当的力度与现实性,如果从这一点来说,“低龄化”的论调其实不无道理。实际上,国内外部分对《哆啦A梦》动画了解较深的群众,也会通过使用藤子老师的原作进行比较的方式来表达对近年,乃至整个水田版《哆啦A梦》动画的不满。

另一方面,《宇宙泰山》面临停播危机的直接原因是儿童观众的流失;而随着《哆啦A梦》TV动画引进的长期停止以及政策限制的增加,这部作品在国内的儿童受众几乎消失殆尽,在成年群众中的热度也在逐渐消退,虽然远在海外的情况不会对《哆啦A梦》动画本身有什么影响,但是未来的若干年里,《哆啦A梦》动画电影在国内院线的引进很可能会面临新的困境。

六、《宇宙泰山》≠《哆啦A梦》

《哆啦A梦》这部作品的发展历程远远比一部虚构的《宇宙泰山》更加漫长而复杂,经过了51年的不断变革,《哆啦A梦》动画的面貌早已不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模样,不断会有人觉得《哆啦A梦》不再属于他们心中的样子。另外,在裸露的人性之下,现实社会的网络环境本身并不友好,即使没有《哆啦A梦》,跟风、厚古薄今、高下立判、党同伐异等现象也会时常存在。

事实上,国内《哆啦A梦》粉丝群体中出现的一些现象,在其它动漫作品的粉丝群体中也并不罕见。几乎任何一部长篇动漫作品的粉丝群体都会产生一种难以动摇的“丧情绪”,因为这些作品几乎全部先后经历过巅峰期和低谷期。《火影忍者》、《海贼王》、《名侦探柯南》、《奥特曼》、《宝可梦》……很多经典的长篇动漫系列,曾经被人们送上了神坛,也曾经被人们从神坛推下,然后陷入无尽的争议之中。然而,无论经历多少大起大落,这些作品仍然存在,并且仍然在为我们带来新的可能性,对于《哆啦A梦》这部跨越了半个世纪的作品来说也是如此。只不过,无论是大雄身边的朋友还是现实世界中的我们,往往没有“陪着自己喜欢的事物走过低谷”的决心,或许我们仅仅喜欢某个事物光鲜亮丽的样子,而不是这个事物本身。

在其它动漫作品的粉丝群体中,一位朋友曾经对笔者说过:“倘若因为曾经在某处跌倒,就断言未来会掉进一样的坑;倘若向某个方向的发展遇到了阻力,就‘警告’尽快掉头;倘若因为经历过低谷,就对希望的萌芽变得麻木,对乍现的瑕疵过度敏感,对未知总是报以最坏的打算……的确,这比无视问题一味吹捧更加理智,然而是否理智过了头?”“爱之深,责之切”是人之常情,然而有的时候,我们责着责着,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初衷是“爱”,变得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

即使“丧情绪”在不同动漫作品的粉丝群体中非常普遍,笔者还是希望《哆啦A梦》粉丝群体的我们可以少一些偏见,多一些接纳;少一些刁钻,多一些欣赏;少一些“药丸”,多一些信心。在对作品提出意见和建议之前,我们是不是换一个角度思考——重置动画作品和原创动画作品有着同样重要的意义,重置动画作品有着把藤子老师的原作传达给新一代孩子的重要使命;现在的原创动画作品确实不具备与藤子老师的原作相当的广度和现实性,然而这并不代表它们就是幼稚并且没有内涵的,而且不同时期的作品有不同时期的特点,特点并不应该被简单地概括成缺点,一味地用过去否定现在与否定我们的时代无异;使用藤子老师的原作与近年才刚刚发展起来的原创动画电影比较,然后否定原创动画电影的突破和进步,本身就是不公平的……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去讨论一部作品在节奏、画面、剧情等方面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不仅可以让人们对作品有更加全面的了解,还可以改善很多国内网友对《哆啦A梦》动画的刻板印象。

2017年开始的新体制TV动画相当于水田版《哆啦A梦》TV动画的一次软重启,重启的根本原因是水田版TV动画的质量自2015年开始迎来了巨大的下滑。新体制TV动画采取了“最大限度还原漫画原作”的创作思路,与早期水田版TV动画天马行空的改编方式截然不同,这种创作思路实际上与大山版TV动画早期的创作思路非常类似。

相对于早期水田版TV动画而言,新体制TV动画整体的创新性与趣味性有所减少,原创剧本的数量也有所减少,这是由创作思路的根本差异决定的,并非由于编剧水平的降低。这种创作思路虽然降低了作品的创新性与趣味性,但是也保证了整体作品质量的底线,并且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水田版《哆啦A梦》TV动画创作路线的稳定。

另外,随着近年TV动画不再停播以及动画电影制作成本的不断增加,《哆啦A梦》TV动画的制作资源变得更加紧张,经常会出现重播的情况,作品的作画质量、剧情质量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这种客观情况是短期内无法改变的。不过我们应该知道的是,由于单集作画导演的不同,不同短篇作品的画风与作画质量会有一定程度的差异,然而新体制TV动画的画风整体上与改版前TV动画的画风仍然是一致的,并没有改变以丸山宏一为总作画导演而确定下来的水田版动画主流风格画风。“改版之后水田版TV动画画风变得低龄化”的说法是不恰当的。

总的来说,新体制《哆啦A梦》TV动画与改版前水田版《哆啦A梦》TV动画的差异,更多是由创作思路的根本不同导致的风格差异,不能简单地用“哪个好”与“哪个不好”来评价。

至于动画电影,很多国内网友普遍保持的一种观点是:从《南极冰冰凉大冒险》开始的《哆啦A梦》动画电影没有以前的动画电影好看,并且很幼稚、没有深度,尤其是在与《新铁人兵团》、《新魔界大冒险》、《猫狗时空传》等经典作品相比较的时候。事实上,在评价近年的动画电影之前,我们应该把“原作”与“原创”区分看待。单独观察水田版原创动画电影的发展历程,我们应该发现,《南极冰冰凉大冒险》实际上是水田版原创动画电影步入上坡路的转折点。

2008年,水田版原创动画电影处女座《绿巨人传》由于严重的剧情崩坏遭受了大量批评,惨淡的反响直接导致了导演渡边步的离职。不过更严重的结果是,从《绿巨人传》的失败开始,水田版原创动画电影渐渐偏离了藤子老师的超长篇漫画原作所秉持的“冒险”要素以及“一点点的不可思议(SF)”要素,即使是2013年于日本本土和国内广受好评的《秘密道具博物馆》也不例外。除了《秘密道具博物馆》之外,水田版前期的另外四部原创动画电影《绿巨人传》、《人鱼大海战》、《奇迹之岛》、《宇宙英雄记》的反响均是非常惨淡,四者在日本雅虎网站评分是至今为止50部《哆啦A梦》动画电影的倒数前四。

藤子老师去世之后,大山版原创动画电影也曾经在初期面临很多挑战,其在后期之所以能出现《猫狗时空传》这样足以与原作媲美的原创动画电影,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藤子老师去世后的大山版原创动画电影一直保持着固定的主创阵容(芝山努导演与岸间信明编剧),连续多年的尝试和磨练让他们的经验愈加丰富。而水田版动画电影的制作周期早已远远超过一年,无法保持固定的主创阵容,因此水田版《哆啦A梦》动画电影确实比大山版《哆啦A梦》动画电影质量更不稳定,这是无法避免的正常情况。

也就是说,在2017年之前,“原创”实际上始终是水田版动画电影的一大短板,这种处境在2017年迎来了久违的转变。2017年的原创动画电影《南极冰冰凉大冒险》将偏离十年的水田版原创动画电影创作思路拉回了正轨,重新秉持了“冒险”要素以及“SF”要素:电影对于悬疑氛围的刻画以及神秘地带的描写非常到位,并且融合了大量的科幻要素。《南极冰冰凉大冒险》于日本上映后,这些“硬核元素”在国外的网络平台掀起了极大的讨论热度。《南极冰冰凉大冒险》甚至获得了2017年“推特趋势大奖”年度电影第一名。

虽然这部作品与藤子老师的原作相比仍然相形见绌,在人物刻画、代入感等方面仍然存在很多不足,并且作品风格亦与前期的水田版电影风格截然不同,但是《南极冰冰凉大冒险》仍然瑕不掩瑜,是一部实现了大胆突破的佳作。

《南极冰冰凉大冒险》开启了水田版原创电影的全新时期,因此我们才看见了《金银岛》、《月球探险记》和《新恐龙》,这些作品在日本本土的反响更加热烈:由《你的名字》制片人川村元气编剧的《金银岛》,凭借大量的致敬要素,冲上了《哆啦A梦》动画电影日本票房排名榜首,刷新了水田版原创动画电影雅虎评分的最高记录;由直木奖获得者,日本著名小说家辻村深月编剧的《月球探险记》,将藤子老师原作的韵味发挥到了极致;50周年纪念作品《新恐龙》实现了一次致敬与创新的绝佳结合,刷新了同名小说销量的记录……这些作品仍然有很多不完美,但同时也包含着各自的创新和突破,并且试图向我们传达诸如“真正的宝物”、“想象力的力量”以及“生命进化的赞颂”等等更加深刻的内容,与《宇宙英雄记》及之前的水田版原创动画电影有着截然不同的面貌。

所以,虽然近年的《哆啦A梦》动画电影仍然不及藤子老师的原作,然而因此本着个人喜好与童年滤镜,全盘否定这些作品不容忽视的亮点和进步,并且打上“低龄化”、“没有内核”等等的标签,是不是并不恰当?

关于近年《哆啦A梦》电影以及其“低龄化”争议这里不再进一步讨论,更多深层讨论详见“哆啦A梦的壁橱”发表的文章:

根据《宇宙泰山》的故事可以看出,《宇宙泰山》剧组本身很想让作品的质量变得更好。一位《哆啦A梦》粉丝说过:“我相信制作组对《哆啦A梦》的爱比我们对《哆啦A梦》的爱更深。”还有一位《哆啦A梦》粉丝说过:“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藤子·F·不二雄,但是水田版动画仍然在向前走,磕磕绊绊不服输地向前走。”《哆啦A梦》像《宇宙泰山》一样充满了坎坷,但是《哆啦A梦》≠《宇宙泰山》,藤子老师没有被超越,但是正在被不断接近。

结语——祝福我们心中的“宇宙泰山”

51年以来,《哆啦A梦》这部作品先后产生了三代不同的动画版本、使用了6首不同的主题曲,在这个过程中,它经历了初代动画的惨淡退场,经历了大山版动画的东山再起,经历了作者藤子老师的突然去世,经历了水田版的接力,经历了体制的改革,更是经历了无数次TV动画和的电影动画大起大落,创作路线的偏离和纠正……

无数次的低谷、质疑、困难和挑战并没有让《哆啦A梦》动画消亡,反而《哆啦A梦》动画越挫越勇,在不断的探索、经验和教训中螺旋上升,直到今天仍然是日本长篇动画的标杆,保持着极强的生命力。面对这样的事实,我们为什么不能相信《哆啦A梦》动画会变得更好呢?

对我们来说,《哆啦A梦》是我们对童年的怀念,但是比对童年的怀念更重要的,是对今日的珍惜,对未来的期待。

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宇宙泰山”,《哆啦A梦》就是我们心中的“宇宙泰山”。当你的“宇宙泰山”不再强大,你愿意继续陪伴着它吗?你是否愿意和它一起面对质疑和否定,直到它再次变得强大?

这个答案没有对错之分,取决于你自己。

或许未来,《哆啦A梦》动画在国内真的变成了“小众文化”;或许未来,《哆啦A梦》动画还会面对新的困难和挑战;或许未来,《哆啦A梦》动画不再是你理想的模样;或许未来,你也会感到厌倦,选择离开。

不过,无论你选择继续陪伴还是离开,请给予曾经陪伴你的《哆啦A梦》以祝福,祝福它在经历风雨之后变得更好,祝福它能够继续为一代人带来快乐,祝福它永远成为一代又一代人心中屹立不倒的“宇宙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