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友文

贴上标签改形象?
摘下眼镜看世界

野原哆啦首发于贴吧

「キャラ」是キャラクター(Character)的缩略,意指形象、性格、特性、人物。作为一部水平到位的动画原创短篇,水田版第454集单元B〈用贴纸变身形象〉,以搞笑的演出风格,揭露社会充满成见的一面。 本帖提及的「双重标准」不包含「视情况而定」的正面意涵,专指针对某特定行为,因实施者不同导致评价褒贬不一的现象。

一、剧情简介

正在练腹肌(?)的哆啦A梦,看大雄垂头丧气地回来,关心他遇到了什么倒楣事。

只抓大雄训话,因为他跑得慢,太好抓;其他人就算了,他们跑得太快,不好抓。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演《桃太郎》很老套,因为提案者是大雄;演《桃太郎》很有趣,因为提案者是英才。

哆啦A梦告诉大雄,形象是能靠自身努力改变的。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于是大雄决定振作起来做作业,却马上被妈妈误会成偷懒看漫画。大雄哀怨地看着妈妈,妈妈自知理亏而赶紧装傻飘走,然而大雄已失去斗志。

哆啦拿出了道具「形象贴纸」。使用者可帮自己「贴上标签」,对外形成特定形象,透过人类「有色眼镜」的习性,在社会中暂且成为优势的一方,但不会改变使用者的内在,只能作为消遣的东西。

看漫画是偷懒,因为你是大雄;看漫画是休闲,因为你是丸尾(误)。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在校门看到「认真的大雄」,胖虎和小夫还以为是自己搞错时间。因为悠哉地走路,三人彻底迟到了。

认真的学生睡过头而迟到,想必有苦衷,不必追究;散漫的学生睡过头而迟到,请去走廊罚站。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水果画成便便是可笑的,因为他是大雄;水果画成便便是深奥的,因为他是画家。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注:大雄把「どうそ」讲成「どうちょ」,与运动场的日文发音类似。

这是无聊的冷笑话,因为它只是小小的谐音哏;这是最有趣的噱头,因为大雄是幽默大师。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胖虎将和邻镇的孩子王「大力」比相扑,大雄直接挑衅胖虎。正当胖虎准备挥拳,大雄不急不徐地贴上道具。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他站在那儿是呆头呆脑,因为他是大雄;他站在那儿是深不可测,因为他是强者。

他本来就没力气捏罐头,因为他是大雄;比起罐头他不如打水管,因为他是强者。

我无须借他漫画,因为他是大雄;我主动借他漫画,因为他是强者。

嗯...兄台你是不是忘了拿解除用的喷雾?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双方同时使出了猛推——

胖虎失去战斗能力,获胜者是大力选手!

在旁观战的大雄因为无法撕下无敌贴纸,被胖虎推举和大力对战。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感受到道具造成的强者气场,大力怕得些微颤抖,却也因为对手强大而斗志高昂,化身为使出界王拳的卡卡罗特(误)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紧接着是蓝色窗帘三连发(注:指过度解读)——

浑身颤抖⇒精神抖擞而兴奋地颤抖

痛哭流涕⇒为即将痛揍对方感到抱歉

大喊饶了我⇒示弱使战斗力深不可测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二、静香的选择

我特意将某段支线剧情挪到这里讨论。大雄用道具变成完美形象,认为只要自己比出木杉更完美,静香就会离开出木杉。

「我是聪明、运动万能又有钱的大雄哦。」

「很棒啊,所以有什么事吗?」

这段情节再度表明,静香是少数不戴有色眼镜看待大雄的人。在她眼中,不论什么高富帅的标签,都不比人品和心意重要。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作为一位独立的淑女,静香看人的原则几乎从未改变。原作未收录作品〈梦想录放影机〉也表明了:「不必功成名就,不必家财万贯,只要爱我的心意不输任何人。」大雄,那个「装模作样」的男人就是你啊。

三、成见的可怕

谈论他人失败,我们习惯高估内部归因;谈论自身失败,我们习惯高估外部归因,此即最常见的双重标准——「严以律人,宽以待己。」然而世上确实存在着这么一类命运多舛的弱者,不论再怎么努力付出,在充满成见的社会中,也只能在冰冷云翳的注视下,继续如夸父追日般追寻远方的地平线,比如没有哆啦的大雄。本原创短篇突显的负向外部归因,即是世俗的有色眼镜——堂而皇之却不合理的双重标准。

无庸置疑,机会要靠自己争取,能力要靠自己精进,形象要靠自己改变,但事情的「成败」不单单取决于内部或外部归因。没有哆啦A梦,大雄难道真的只是无能废柴?人生得以良性发展,大雄难道就只靠哆啦A梦?都不是。真相是现实社会没有给这类人展现优秀特质的契机,只会一再揭他们疮疤,给他们贴标签。但好比藤本弘遇上安孙子素雄,在藤本弘笔下,来自未来的次品机器猫,给了大雄扭转乾坤的契机。这某种程度反映了三项事实——

  1. 玉子作为大雄的母亲,自然也有温柔的一面,但对于儿子的课业问题,她缺乏对教育手段的思考。她不会考虑到自己空泛的情绪勒索,无意间加深了大雄对考试的反感,她只认为一切全是大雄的问题。
  2. 胖虎和小夫作为校园霸凌的加害者,习惯以仗势欺人获取优越感、满足虚荣心,而散发懦弱气场的大雄,成了他们最好下手的目标。他们不会考虑到受害者内心的痛苦,他们只在乎自己当下的爽快感。
  3. 客观来说,大雄的优缺点都很明显,但是社会上大多数人习惯戴上有色眼镜,以负能量看待他的所作所为,传递给他的讯息也因而充满负能量。于是大雄的软弱无能被无限放大,正直善良却难被发现。

四、扭转的契机

由此可见,哆啦A梦对于大雄是多么重要的存在。看看这个次品机器猫的丰功伟业:

  1. 激发出胖虎和小夫的良好人格,进而建立起牢不可破的五人组友谊。
  2. 让大雄得以表现自己的良好特质,使静香认可并选择他。
  3. 让大雄有机会解开心结,使亲子关系免于因升学主义挂帅而持续恶化(〈我出生的那一天〉、〈大雄漫长离家记〉等)。

如果没有哆啦A梦,亦即我们所处的现实世界,以上几乎不可能。倘若没遇到安孙子素雄,藤本弘大概会是社会上被淘汰的一群,因为没有契机让他以漫画家为志向。这也是现实很悲哀的一点。

我们在命运之海上荡舟划桨,总会遇到难以逾越的高墙,总会有和别人相形见绌的时候,但也不会永远只有烦心事,毕竟未来是很难说的。原作未收录短篇〈结果预报机〉提及,依大雄遇事容易放弃的性格,他将前途无望,但倘若愿意付诸行动改变现状,那人生不排除会往好的方向发展。

提升自己的正向内部归因,不让别人轻易给自己贴上负面标签;不成为别人的负向外部归因,摘下带有偏见的有色眼镜。如此一来,当发挥潜能的契机来临,才拥有突破障碍的筹码;只要不迷失心中所向,波浪也许将指引我们穿越另一线曙光。

千千万万个普通人,想必是抱持着这种信念作为活下去的理由吧。你心中的大雄,是要永远蜷缩角落啜泣,还是擦干眼泪寻觅可能的契机?你自己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