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长篇

交织的命运,
牢固的羁绊:
六色魔方

brom35首发于贴吧

第一卷 破碎

35的出生

1

“好的,接下来这个问题……”站在讲台上的机器人老师眯着眼睛,仔细挑选着回答问题的学生,“就你了,哆啦……橙?你来回答。”

“这道题的答案是乙醇。”一个橙色的机器猫站了起来,他银色的瞳孔自信的盯着老师,“C₂H₆O所对应的化学物质一共有两种,乙醇和二甲醚。根据红外光谱法的检测结果来看,该物质仅有一个羟基,因此,我的答案是乙醇。”

“非常完美,谢谢你。”周围响起了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35也有惊无险的坐了下来。

这应该是今天第七次被老师点名提问了吧?35无奈的想着,他看了看自己橙色的双臂,再看了看周围的同学清一色的黄色皮肤,非常清楚自己在教室中看起来有多么扎眼,上课的时候不受到老师的青睐才是有鬼了。

这到底算什么啊?就因为自己的外表,他就应该得到这样的待遇吗?35郁闷的想着,说起来他倒是有点想去放牛班了,听说那里聚集着被寺尾台校长称为校园倒数七人组的友情传说——哆啦A梦七小子,是集合各种个性的大熔炉,只有在这样的地方,个性才被视为合理。

……不过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污点,品行端正,也不爱惹事情,自己真的适合那种地方吗?

正当35一团乱麻的想着,下课铃声响了起来。周围的机器猫三三两两走下座位,开始活动因上课而僵硬的身体。

35看了看课表,从四维空间口袋中掏出音乐教材开始预习起来。虽说相比正课,音乐课可以暂时放松放松,但是他还是不敢有半点懈怠。

一个黄色机器猫经过过道的时候,故意撞了一下35,然后走出了教室。虽说力道不大,但还是让他一阵窝火,不过他也不好发作。在他看来,这些黄色机器猫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除了身高和瞳色这种直接的视觉特征,也就剩下声音能够让他勉强辨别,对方究竟是坐他前边的毒舌男还是坐在教室最角落的瞌睡虫。

音乐教材上的歌词和音乐家的生平介绍让接下来的这节课看上去轻松无比。他浏览下去,参考资料中附上的乐理知识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于是他便阅读起那段文字并对其作出自己的思考。他喜欢思考,在这个过程中,他可以得到一些他并不知道他会得出的有趣结论,也能获得成就感,更重要的是,前几天的一堂数学课上,他通过自己独立思考而得出的班上唯一的第二种几何证明题的解法得到了老师的高度赞扬,这让他下定了自主思考的决心。

就在他阅读着教材的时候,一些诸如“怪咖”“高傲”的只言片语飘进了他的耳朵。他不知道是谁在这么非议他,可就算他知道,他也拿这些人没办法——他脸盲。

上课铃声响了起来,35深吸一口气,合上教材,看着缓缓走进来的音乐老师,默默地记诵着刚刚自己看到的乐理知识。

2

终于熬到了下午放学。听到熟悉的音乐在耳边响起,35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长舒一口气,摊坐在椅子上,却又立即坐正,翻阅起今天上课记录的笔记,假装认真地看了起来,以免自己的风评被害。

事实上,他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去哪里搞一套衣服来作为自己的日常服装。

刚开学了一个星期,他就承受了很多他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过度关注和流言蜚语,这导致他的心理年龄比同班的任何同学都大上好几岁。最近他一直在思考,终于想清楚了一些问题,与其花太多时间关注别人怎么想自己而把自己的生活搅和得一团糟,还不如我行我素让自己过得舒服一点。事实上,以35的生理年龄,能有这种层度的思想是很难得的——他才出生不到半年。

说到出生,他确实有一些奇怪的经历值得分享。打记事起,他就发现自己站在日本松芝机器人工厂的机器猫生产线上。但他不仅肤色和其他猫型机器人格格不入,就连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也是一口流利的法语。多亏他体内的语言转换系统,他现在才得以用日语和其他人进行正常的交流。

经调查,35出生于比利时雪线机器人工厂,刚刚制作好时,受到了时空虫洞的影响,于是他便被传送到了日本。本来他应该被立即送回比利时,但是由于35的学籍已经在松芝机器人学校登记注册,校方也只好阴差阳错的让这个他在异国他乡完成机器人七年义务教育。

机器人义务教育制度是另一个他想吐槽的话题。在这种教育制度下,所有机器人都必须在七个学年内完成教育部规定的教学内容。由于机器人学习力和记忆力的强大,人类从小学到大学毕业十六年才能学完的知识,机器人学完只需要六年左右。就比如之前35上的有机化学课,有机化学是高中的教学内容,但是35开学不到两个星期便接触了它。当然,首先机器人要必备一些最基础的知识,比如四则运算或者过去完成时什么的,这些内容储存在每一个机器人的记忆硬盘里,从他们出生起就一直伴随着它们存在。

一开始,对于这样的教育制度,35很是迷惑不解,明明把知识输入记忆硬盘就好了,一定要这么兴师动众办学校吗?但随着他思考能力的逐渐加强,他发现机器人义务教育制度带来的利益远比他想象的深远。学习注重的从来不是知识这个结果,而是思考的过程本身,在这个过程中,机器人可以提高自己的理解力和思考力,从而更好地服务于人类;而在学校这个社交场所中,机器人们学到的社交技巧则让他们能更好地适应人类社会。

这么默默的思考着,一个绿色的眼睛不知不觉的飘到了他的身边。

“这位来宾,放学了,你不出去吃饭还在这里瞎坐着干什么呢?”一个略带嘲弄的声音把35拉回了现实。他定睛一看,发现说话的是达迪13号,负责管理学校的人工智能。35从比利时来这件事情,他是知情的。

“哦,达迪13号,我在想找一套衣服穿,可以吗?”35问道,“学校没有规定过机器人不准穿衣服吧?”

“没有,但是……”达迪13号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还嫌自己不够特别啊?”

“还不够。”35回答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会承受结果的。”

“真拿你没办法……”达迪13号叹了口气,“学校的体育馆仓库有废弃的运动装,员工休息室周围大概率能找到穿久了没人要的工装服之类的,如果这些不能满足你,服装设计院楼下的衣物回收箱里有很多设计失败的衣服,你可以去碰碰运气。”

“哈哈,谢谢你。”说罢,35便跑出了教室。

3

夕阳西下,橙黄色的光辉毫不吝惜的喷洒在松芝机器人学校的校园里,使黄昏的凄凉氛围更为浓郁。看着这壮美的一幕,35感到非常平静,仿佛自己已经和夕阳融为一体。

35走进了体育馆,正当他四处寻找着仓库时,一个浮夸的语调从一旁传了出来:

“哟,这不是隔壁班的冰雪王子吗?”

35转过头去,发现说话者是旁边斜靠着篮球架的黄色机器猫。他眯着眼睛,双手抱臂,旁边站着的两个黄色机器猫神情茫然,烘托了他的中二气质。

“是塔特洛伊鸭,有什么事吗?”

“哦,没什么,就是有一个不情之请。”名为塔特洛伊的黄色机器猫依旧保持着他那浮夸的语调,“吾王这几天看见你形单影只,茕茕孑立,可怜你,决定开恩,收了你为我的手下!意下如何,我的冰雪王子?”

“你把我叫过来就为了这破事?”35无奈而惊讶的问道,“要是我拒绝你的请求呢?”

“那么我就得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了。”塔特洛伊双手一挥,“小的们,上!”

还没等35反应过来,塔特洛伊手下的两个喽啰便反绑着他的手,限制着他的行动,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塔特洛伊走过来——

他拼尽全力扭动身子想要摆脱束缚,却发觉这只是徒劳,再抬起头,警觉塔特洛伊已近在咫尺。

“这次只是给你个教训,下次的话,哼哼……”说着,塔特洛伊的右拳便朝着他的腹部袭来。他做好了心理准备,紧闭双眼,咬紧牙关,保持相同的面部表情了相当长的时间,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预想中的剧痛并没有袭来——塔特洛伊的拳头只是轻轻的在他的肚子上挨了一下,仅此而已。

“你怎么不配合?这样很无趣的啊。”塔特洛伊轻声在他耳边说道。对于这样的操作,35表示呆若木鸡,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两个手下放开了他的手,狠狠一推,35便用力的摔倒在地。

“记住,这就是和吾王作对的下场!”塔特洛伊爆发出一串杠铃般的笑声,带着两个手下走出了体育馆。

“你没事吧?”不知什么时候,达迪13号已经飘了过来。

“还好。”35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那个叫塔特洛伊的什么毛病?”

“哦,他啊?戏剧瘾犯了。”达迪13号漫不经心的说,“给他上戏剧鉴赏课的老师和我表扬过他了,说他很有表演的天分。”

“这样啊。”

“但是你也不用特别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真的,那家伙心里其实很善良,他——”

“喂,达迪,”35打断了他的话,“从早上我起床开始,我们累计已经说了半个小时的话了。你确定你对我的关心不会有点……过多了?”

“啊……当然不会啦。”达迪尴尬的笑着,“你不是从比利时来的吗,尽力做到礼节周至是我这个东道主应该做的。”

“东道主?我怎么觉得你和我说话的方式像一个老父亲?”

“你还要衣服吗?”达迪13号突兀的转移了话题,“我和仓库的管理员说过了,让他给你留了一套运动服,八成新。”

“要!”

达迪13号说的这套运动服以灰色为基调,搭配上闪电的图案,既显示出活力又能让人感觉平静。上衣采取了拉链设计,带有卫衣帽子,35非常喜欢。

第二天,35便穿着这身衣服走到了教室,同学们看他的回头率比以前要高了一倍。他没有理这些眼光,而是埋头翻起课本来。第一节课是道具学,他可不想因为操作失误而受到不必要的非议,可是此时他的脑子里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以至于老师在讲解任意门的使用方法时,他难得不在状态。

昨天下午塔特洛伊令他心底害怕的那种感觉依然历历在目。要是不能够很好地保护自己的话,以后岂不是每天都要在这种情绪中苟且生活?他想要变强——最起码做到能够防身的级别。

“好,演示完毕,现在大家开始练习使用任意门。”老师扫视着教室里的学生们,说道,“大家使用任意门到一个地方,再走到另一个地方使用任意门回到这个教室。”

指示刚刚下达,教室里便一阵嘈杂,仔细听的话,不难发现大家说的都是地名。使用任意门需要清晰的说出自己想要去的地方,这是常识。

但是35在说出自己的目的地时心里正想着自己拳打脚踢的帅气形象,以至于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烟雾弥漫,枪声震耳。他想用任意门回到教室,这才发现任意门早已被子弹击中,发生了故障。

“不许动!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請勿於未經授權的情況下轉載本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