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

归去来,
大雄的恐龙

首发于贴吧

“哈、哈、哈……”

大雄在雨夜中玩命地跑着。他的口里喘着粗气,手臂、大腿和脸上沾满了淤泥,但他好像完全顾不上这些,拼了命似的继续朝树丛中钻去。即使是光着的一只脚被地上的石子给刮得血肉模糊也丝毫不敢停下来。

大雄不时地回头看,两道幽蓝的火光潜藏在暴雨与树影里,伴随着一声声的低吼和踏碎树干的咯吱声,如同一个甩不掉的鬼魂死死地盯着大雄慌乱的背影。

大雄慌不择路地逃窜着,爆发出了压箱底的潜力,飞越过了一个个泥潭,翻过了一座座土丘。雷声作战鼓,骤雨如急弦。

喀拉!

几根虚交在一起的树枝被踩碎,大雄一脚踏空,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从土坡的半山腰一路往下不断地滚落。

大雄重重地摔在了泥潭里,脑袋被磕碰得发出了阵阵嗡鸣声,整个身体也被嵌进了泥泞里,丝毫动弹不得。意识越来越模糊模糊,眼前的景物也逐渐变得虚幻,落叶、残枝、倒塌的树木以及一只右脚的鞋子。

忽然,一只银色的怀表从大雄的口袋里滑落出来,跌落在了泥土里,然后像是被触碰到了什么机关似的,砰地一下打开了,露出底下仍在嘀嗒嘀嗒跳动的钟面。

大雄眼角的余光扫到了这只跌落出来的怀表,眼神里回复了几丝神采,下意识地挣扎着伸出手想要将它拽回。

嘀嗒!嘀嗒!

怀表就在距离指尖不过两指宽的远处,但不管大雄怎么挣扎,都还是触及不到。他的右半边身体像是失去了知觉一般,陷在了泥土里,一片眼镜半碎,另一边在暴雨的冲刷下也变得朦胧不清,他仅仅是依靠着视线里仅存的半屡若隐若现的银光在努力着。

“哈、哈……”

大雄嘴里吐着热气,冰冷的雨水渐渐带去了他的体力,两厘宽的距离仿佛是天人之隔。

啊……又是这样……明明这一次是最接近了的……

在大雄的头顶上,泥潭的不远处,有一处被灌木丛遮掩起来的小石窟。从外头看去,即使隔着层层叶林,也可以瞧见散发着若隐若现的微光。

而这就是大雄的终点,他一路冒着巨大风险,即使是被密林中最可怕的游猎手盯上,也要拼命抵达的最终之地。

大雄的眼神渐渐失去焦距,耳边逐渐又响起来的兽吼也仿佛越来越远,他的思维一下子跳回了几个小时前……

……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咦不对,这已经是第六个了!”

哆啦A梦坐在窗台边,手里捧着一张像是地图的东西,另一边手拿着放大镜仔仔细细地研究着什么,不时地在这里画上一个圈,在那边涂上一个记号,然后又把地图翻过来从背后再仔细看一遍。

“第十二个、第十三个……十五的这个用的时间最短,差点忘了算它……十八、十九……”

“还、还没有完啊哆啦A梦……”

大雄倒在哆啦A梦的脚边,面朝天摆出一副大字型的躺姿,吐着舌头一副累得半死了的样子。

“别吵我!还不容易算对的,又要被你弄乱了,二十七……三十一……”

“说来说去都是要怪你啦!谁让你的时光机那么差劲,被人打中几下还会漏什么油的呢……”

“什么!”哆啦A梦刷一下站起来,怒气冲冲地说,“这不还都要怪你自己,没事硬要给我惹什么麻烦!才会让别人在时光隧道里把我们的油箱给打坏了,你知道,要不是我发现的早我们连回都回不来了吗!”

哆啦A梦一顿吼完,又气呼呼地坐在窗边拿着那张地图继续研究起来。

“……我知道了啦。”大雄缩了缩头,换了个姿势,侧过身去,有些没有底气地嘟囔着,“但是,也多亏了这样,我们才能抓到那伙犯00罪团伙,皮助也能回到它自己的时代去不是吗?”

哆啦A梦哼了一声,没有接茬。

“谁知道你那个时光机那么麻烦,漏点机油出来都能导致时空紊乱,害得我们还得一个个的跑回去修正时间。唉,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就该买个坚固点的时光机,你看你妹妹哆啦美……”

“够了够了!”哆啦A梦忿忿不平地说,“与其在这里怪来怪去的,我们还不如去想办法早点解决问题来得实际一点。”

大雄竖起大拇指。

“我看看哦……”哆啦A梦又把地图翻转过来,“因为我们是沿着皮助的生命轨迹返程的,所以机油泄漏在成时空混乱的地方应该都和皮助有关系。那么剩下的地方,应该是只有两处了……”

哆啦A梦把地图往地上一摊,地图边角上的一个按钮,一个立体投影顿时显现出来。

“一个是七千多年前,日本附近海底的鬼界火山,”哆啦A梦对着立体投像出来的地球指指点点。

“七千多年前?”大雄翻起身坐在榻榻米上,“那跟皮助有什么关系吗?”

“唔,我记得那个时候这座火山有一次大喷发,应该是和地质有关系吧……”哆啦A梦摸了摸后脑勺,有点不确定地说,“大雄这种地方对你来说太危险了,这次就我自己一个人去吧。”

“诶?……不过也好,随便你吧。”

刚说完,大雄转身又躺在地上,随手挖了挖鼻孔。

“……不过接下来的这个地方,大雄你倒是可以自己去哦——喂!大雄!”

“啊?可是我又没有时光机……”大雄心不甘情不愿地翻过身,怨视着哆啦A梦,慢悠悠地从裤袋里拿出一张纸擦了擦手指。

“这次不用时光机了啦,地点就在这附近,你只要用时光腰带就行了。”哆啦A梦从口袋里掏出时光腰带,轻轻一抛便穿过了地球投影。

大雄慌忙地抬手接住腰带,抬头看到哆啦A梦又扔过来了一个竹蜻蜓。

“你知道道具该怎么用吧?”

“什么道具?”

“唉哟真是败给你了。”哆啦A梦扶额,“就是那个‘万能修补工具’啊!”

“哦哦你说这个啊!”

大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银色的怀表,小巧而精致,在外壳的两面上分别刻印着一个模糊扭曲的钟面。

“就是这个!”哆啦A梦拿过怀表,按下怀表边缘的一个凸点后,刷的一下打开了。

“表里的时钟现在是0点,而靠近时空扭曲就会开始走动,直到所有指针再次回到0点的时候,你就把表里的这根时针拔出来插在地上,它会渐渐地修补扭曲了的时空让它渐渐回归稳定……这样子说你明白了吗?”

“哦哦……”大雄接过怀表,只见表里只有光秃秃的一个钟面,还有三根同时指向0点的指针。

“还有哦大雄,不要在时空错乱的地方里呆太久哦。嘛,也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大雄自己也应该办得到吧。”

“哦对,还没有说地方。”

“地点就是……一亿零两百年前,日本靠太平洋的海岸,地点是在我们家附近的一座湖里……”

“也就是大雄挖到皮助的地方附近。”

“大雄要记住哦,如果有一个地方没修复,你可能就永远也遇不到皮助了……时空会把你的记忆渐渐抹去,到时候你就再也不记得皮助了……”

……

零碎的记忆画面逐渐浮现在大雄的脑海里,临行前和哆啦A梦吵得一架,再往前在发现了时光机损坏的时候,两个人吵得另一架……

哼,死哆啦A梦,果然每次都是拿一些破铜烂铁一样的东西,什么竹蜻蜓、什么皮助的附近……连我们小学生都知道地壳是会动的,这家伙的脑子里都装了什么?

泥水浸没了大雄的半边脸庞,大雄能感觉到意识正在渐渐离自己远去。

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却也感觉离自己越来越远,大雄想着刚才被追得那么紧,现在应该还有几秒钟自己就被吃掉了吧。

啊啊,这次真的完了。算了,想吃就吃吧,反正我是再也跑不动了……

只是……

除了急促的脚步声之外,在更近的地方,还传来了嘀嗒嘀嗒的响声,低头一看,滑落在一旁的怀表正发出阵阵警报声。

大雄半睁着眼,看着表面上的指针几乎就要重合在零点,距离目的地只有咫尺之遥,却只能半浸在湿润的泥土里哀鸣着。

忽然,仿佛身体里又涌现出了一股力气,大雄奋力地挣扎着,一只手臂陷在泥地里,用力地把自己上身支撑起来,一边咬着牙关不断试图抓住那块银色的怀表。

脚步声渐渐逼近,短短的一瞬竟如一个世纪一般漫长。

只是……

只是……

大雄猛地攥住了怀表,一手把仅剩的鞋子按在地上,然后支撑着自己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砰的一声巨响,几个硕大的身影重重落在了他身后的泥泞里,溅起漫天的泥水,全部打在大雄摇摇欲坠的背影上。

只是……

如果在这里倒下,那皮助该怎么办?

好不容易活下来了,好不容易成为好朋友,好不容易一起经历那么多……

背后近在咫尺的兽吼如同阎王的催命符,猎食者们看到一动不动的大雄,开始小心翼翼地将他半包围了起来,缓缓接近着。

……怎么能,自己就先放弃了。

猎食者们在接近到只有几米的距离时,突然不约而同地向着大雄猛扑过去。

忽然,大雄从口袋里掏出了竹蜻蜓,按下按钮之后没有戴在头上,而是奋力地往地上的泥潭里一砸。

剧烈旋转的螺旋桨带起漫天的泥浆,向周围的恐龙们袭去,大雄拖着疲惫的躯体,用尽最后的力气向前一跃,顿时,失去了视野的恐龙们狼狈不堪地撞在了一起。

趁着恐龙们被螺旋桨轰鸣声镇住的时刻,大雄一只手攀着树枝,一只手紧紧攥着怀表,一瘸一拐地走向洞穴。

拨开树丛,大雄跌跌撞撞地扶着石壁,缓缓地向洞穴里走去。越往深处走,最里处若隐若现的光芒便越发清晰。

扑通!

大雄再一次摔倒了,他身上布满了泥浆,像是刚从池塘里捞出来的小狗。而在泥浆下又布满了数不清的淤青和伤口。

“咳咳……”

大雄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咳出了几许泥土和雨水的混杂物,又攀着墙壁挣扎着占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向里走去。

到洞窟最深处,忽然变得亮堂起来,一颗巨大的光团像是堵在了洞穴最里处,把整个石间照亮得仿佛白昼一般。石室内的石柱、石笋在光团的照耀下,呈现出一种扭曲纠结在一起的模样。

大雄拖着快要失去知觉了的一只腿,慢慢悠悠地向着光团处走去,掌心的怀表在不断地蜂鸣着。

最后,大雄走到了光团跟前,手里怀表的声音已经成了一段长音。大雄抬起手,按下凸起的按钮,只见表内的时钟已经全部指针都指向了正上方。

忽然,三个重叠在一起的指针渐渐地往上延伸,从表面凸出来之后,大雄用两根手指把它捏出来,它像是一枚钉子,又像是一柄倒挂的金色小剑。

大雄把怀表收回口袋,小心翼翼地蹲下来,把‘万能修补工具’插在了石缝里。

在插下去后,炽烈的光团忽然一阵抖动,渐渐变得暗淡了,扭曲的石柱慢慢变得正常,光团也逐渐消退。

光团褪去后,一股习习海风吹拂而过,原来这洞窟的最深处其实是通向着海岸。

雨停了,乌云还没散去。嶙峋的海岸礁石,将海风切割成尖锐或深沉的呼声,进入洞穴后形成阵阵回音,仿佛有千万人在耳边低语。

大雄低头望向不远处的海面与海岸交接的地方,在这一时刻,所有疼痛、不快都随风散去了。

一粒水珠顺着洞窟顶的石柱缓缓滑下,在冒尖处滑落,滴在了一块坚硬而光滑的东西上,然后顺着滑进了海水里。

大雄默默注视着,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微笑。

“好久不见。”

大雄轻唤着,眼睛渐渐眯了起来,脸上的笑容却是早已收不住。

不远处,一颗圆溜溜的恐龙蛋在海面上沉浮,随着浪潮向远处漂流而去。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