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友文

武大叔的一段
伟大经历

酒馆老板岛岛首发于贴吧

这天天气很好,武成杨的心情也很好。他正走向“非正常人医院”,当然不是他进去,他要把一位正常人从里面接出来。那位正常人叫“毛飞毯”,里面的一位医生。当飞毯见武大叔时很惊讶,居然问:“你得精神病了啦?”武大叔说:“是啊!有人向我要一张机器人制造图。”飞毯:“你有那张图吗?”武大叔:“问题是我没有,但我答应给他,他也答应给我一笔钱。”飞毯说:“这么说你要拉我一起偷那张纸。”武大叔说:“对!这里不好说话,去我家。”飞毯摇摇头:“我不答应。”武大叔似乎料到这个结局,说:“我只能请你了。”飞毯:“你不能请别人吗?”这次轮到武大叔摇头。于是他们大眼瞪小眼了一阵子后,都认识到沉默是金的本质是浪费时间,武大叔说了最后一句话:“你慢慢考虑吧,三天时间。”留下飞毯一个人发呆。武大叔穿越大街,回到家,家钥匙对他来说可有可无,但用非正常手段开门被人看见是不好的,而且钥匙如果丢了就可能有别的贼进来。他开起门,发现别的贼已经进来了,因为他家电视开了,而且电视还在换频道。

武大叔认为自己应尽地主之谊,对房里那人说:“你好,午饭吃了没?”那人在里面说:“还没呢,你的不把门装好一点。”武大叔听到声音就知道那人是从哪条贼船出来的,那人是武大叔的大学同学,和武大叔的梦想是一样的,当江洋大盗。那人大名:吴迪。吴迪停止折腾电视,出来和武大叔相见,多年不见,当然激动,吴迪激动的把实话说了出来:“你怎么还没失手?”武大叔没想到几年没见,吴迪变得这么坦率,自己也相当坦率的说:“你还没失手我怎敢失手。”吴迪本来想为自己那句不小心说的实话掩饰一下,没想到武大叔已经把下一句说了,为自己打了圆场。

两人寒暄了一下,吴迪直说主题:“我这次是专门来找你的,劝你不要打那张纸的注意。”“哦。”武大叔平淡的回答。“‘哦’是什么意思?”吴迪说。“就是知道了的意思。”“这么说你不会去偷啦?”“是,我不去偷,我偷偷的去拿那张纸。”武大叔想孔乙己一样委婉的解释“偷”。吴迪的话并不委婉:“我给你最后警告,你动手后会后悔的。”可惜这话的威力一点也没有,武大叔微笑着看着吴迪,吴迪被看着心里直发毛,好像是武大叔在警告他不要偷那纸一样,吴迪见此地不宜久留,就告别离开,武大叔说;“老同学慢走,后会有期!”

送走吴迪,武大叔发现电视还开着,内容是本市市长在说:“……贯彻精神,以群众为基础……”等之类N年没变的台词,武大叔准备拿起遥控器时,身边的电话响了,市长的光辉形象就留在了电视上面。“喂,武成杨是吧!”电话传来飞毯的声音。“是,是我”“那研究所的地图我拿到了,事情今晚再说,我下午还要上班。”飞毯说完马上挂上电话。武大叔挂电话,心想飞毯这么快就同意是不是正常的时候,电话再次响起,是飞毯的声音,他说了一句话:事成后钱五五分。”电话又挂上了,比报警还快。这次要武大叔“偷偷的去拿那张纸”的人是莫是伊,A盟集团老大,一般人称他“BOSS”,莫是伊和武大叔合作多年,都信任对方。武大叔看着市长还在长篇大论,发现还挺有意思的,有意思在哪武大叔也说不出来。

晚上,飞毯出现了,两个人在大厅“共商国是”(注意:“共商国是”的“是”不是拼写为“事”)。那张纸为什么会在一家研究所呢?因为那家研究所是国家开的,那张非智能机器人有什么用就不知道了,反正不能吃。研究所戒备并不严,研究所认识到了民以食为天,还开了一家小吃店赚外快,任何“民”都可以花钱去“食”,只要穿过小吃店的后门就可以到研究所。两个人看着研究所地图开始研究,飞毯认为从A门进去最好,武大叔英雄所见略同,同意飞毯的观点。两人达成共识后,对A门的构造进行讨论,好像A门是他家大门一样,两个人讨论的结果:A门和A盟同音。改A门叫正门,定好了从正门进,就要计划从哪初级阶段,飞毯强调只要能出来,不走没门也可以。说了半天结论在下段:

计划是这样的:飞毯先把研究所的电断了,防止摄像头,两人人手一把手“抢”,先把门撬了,直走去207室的2号箱子,顺便把桌子上的机器人构造图给顺手牵羊了(飞毯:“顺手牵羊?我们不就是为了这张纸吗?”武大叔:“……箱子里的东西比那张纸贵的多,但我们只要那张纸。”)箱子最后扔到下水道,纸没收了。计划很简单,行动很复杂。行动是明天晚上,防止吴迪先下手为强,先把那纸没收。明天早上去提货:两手“抢”。

晚上,送走飞毯的武大叔一想起莫是伊还没给的钱就心旷神怡,心旷神怡到睡不着,就起来数星星,数了一阵,看见有一颗星特立独行,比一般的星大很多,仔细观察,原来那颗星叫月亮,见自己已经糊涂到这地步,就上床睡觉,倒头就睡。睡梦中,武大叔正在大街上走,突然有一个人拦住他说:“你的手‘抢’来了。”武大叔应,遂收下,那人说:“吴迪比你先动手了,你没有利用价值了。”说完拿一‘抢’(不知哪来的‘抢’)把武大叔的左臂打了个洞,武大叔居然不用武器,一拳打过去,把自己打醒了,立刻慰问自己的左臂“安在乎”,左臂果然完好无损的连在武大叔身上,武大叔看太阳都没他起的早,就继续睡。

武大叔第二次醒来是八点,他约定买‘抢’的时间是十点,还有两个小时可以使用,武大叔咸鱼翻身,再鲤鱼打滚,最后说:“我怎么睡在地板上?”太阳还没出的时候睡在床上,出来就睡在地上,绝对有问题,武大叔头脑清醒后就把问题搞清楚了,原因是他的床太小了。处理了一些每天早上都干的事后,武大叔看时间:八点二十八分,他打开电脑,按了开关后,电脑依然黑屏,武大叔也黑着脸对电脑,电脑与人脑相对持以后,武大叔坚信今天再拿去修却没修好的话,这台电脑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武大叔其实一直很想自己把电脑拆了,看看里面有什么,或许他真的准备这么干了。看,他一手拿着螺丝刀,一手操着铁锤,电脑没有人的意思,不知道自己快玩完了,依然黑着显示屏,武大叔在快要砸下去的时候恢复了理智,只是对电脑恶狠狠威胁了几句,转身打电话找人来修,顺便把桌子上的锁拆了研究--这才是他拿这些工具的原因。最后带了家伙到楼下,他原本干就是开锁的,到楼下摆摊等人请他来开锁。

至于有没有人来请他开锁这不重要,他又不靠这个为生,他唯一要防备是凶神恶煞的城管人员,如果不眼疾手快的话,恐怕会在自己的摊子上瘫痪。一般来说开锁专业户的人都处于不惑之年(40岁)和古稀之年(70岁)之间,见到武大叔这么年轻也是开锁的,大家都感到困惑和稀奇,武大叔并不在乎他人的眼光,依然我行我素,直到被当地电视台发现,当地电视台实在无新闻可播,就把“为什么武大叔这么年轻也开锁”当新闻播了,结果就是有一段时间城管大队对武大叔视而不见,可见公众人物的魅力真是大。

现在,大家可以看到武大叔摆了一个华丽的姿态等客人来,在某个瞬间,他感觉到有件事没做,而且这事很重要,现在重要的是武大叔想不起来这件重要的事,在他苦思中,城管的面包车已经停在了武大叔视线之内,让他想起了自己所在的城市要评选文明城市,导致城管更加野蛮消灭摆摊者,武大叔在面包车的车门打开之时就把自己的带家伙背好,在城管的腿还未着地,自己拔腿就跑,等城管把头四望,摆摊者早就消失了,只见地上尘土飞扬,城管没找到沙包,回到面包车走了,武大叔成功保住自己性命,跑回了家。他又开始想那件他忘记的事,想的很痛苦,感觉就像有痒却扰不到……

最后,武大叔还是恢复记忆了,原来10点他要去公园拿一把杀伤武器,武大叔看表,不久以后就10点了,武大叔出发去公园。到了公园,只见公园以老人小孩居多,一群青年人正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顶着五光十色的头发,与其说他们积极着谈论着,还不如说他们在比赛抽烟。武大叔找了一张没有任何脏物的长椅,等待某人出现。果然,某人出现了,手上拿着蛇皮袋,他坐在了武大叔旁边,说:“你要家伙来了。”武大叔问:“真家伙?”某人说:“我们的交情不差,你不用这么怀疑我吧!”武大叔说:“是不差,可是你上次给我介绍买的电脑质量很差。”某人只好跳过这个话题:“你要杀伤武器干嘛?你又不是要抢东西。”

“这个你就别多问。”武大叔的手已经伸向了蛇皮袋。“等等。”某人护住了蛇皮袋。“如果你出事,不仅会给你带来麻烦,你把我供出来,我也会有麻烦。”“如果你现在不给我,我马上给你带来麻烦。”武大叔就这样拿到了蛇皮袋。 晚上,飞毯也来了,两人大摇大摆的来到研究所门口,好似他们是这里的主人一样,而这里真正的主人一向遵守“早九晚五”,准时下班了,连看门的都没有,这是他们不仅相信大门的锁,而且贪图安逸的结果。武大叔和飞毯带上口罩墨镜,往头上一装,把锁一开,进入研究所,他们眼前一亮,只见前途一片光明,只见一盏小灯泡的光芒四射,充满了这个大厅……


虽然我对此文接下会发生什么事不感兴趣,不过楼主好久没更新了。

看来他们走的还很匆忙,连灯都没关就闪了。武大叔连开手电筒的活都省了。可惜武大叔觉得这样不对,因为打开门的时间是去年的8月4日,这意味着,他们已经在门口站了快一年(详见第44楼发贴时间),之前的故事设定也快忘差不多了,接下来如果回贴的话,把这贴顶上去肯定会被围观。怎么办?我(武大叔:“什么?变第一人称了?而且前面那么多奇怪字是怎么回事?”飞毯对武大叔说:“我看剧情就放一边吧。话说我在贴吧消失也很久了。”)该怎么办,貌似这个还是精品,顶上去会被群喷的,好吧,故事放下一章更新,先体验下〔哔……〕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