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友文

穿越了吗?

第一章 我穿越了?

这是一场游戏。

最开始,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睁开双眼,尧有些惊诧,周围的环境变了,自己从未来过这个地方,但却有些眼熟。

身体很重,自己平日里虽然有锻炼过,不过刚刚睡醒,还是有些乏力。但即使这样,尧还是第一时间将精神集中,环境的变化让其警觉,但真正让其感到紧张的,是自己身体的变化。

“眼镜?这是什么?”尧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的视力是绝对达标的,怎么会有眼镜这种东西。

尧直接将眼镜摘下,视线却立刻模糊。

“人体改造?”尧瞬间就害怕了起来,自己不过是个24岁的大学生,也没什么特别的经历,真正碰到这种诡异之事,无法保持冷静。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发现毫无疤痕。

“还好,什么部件都没缺,嗯?等等。”尧站了起来,发现了个严重的问题,自己怎么好像小了一个尺寸?

虽然不是什么九尺大汉,但是大学男生的平均身高,尧还是很有自信能达到的。眼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让尧一下子想到了十年前在网络上爆红过的词:“穿越。”

“我是穿越到自己小时候,还是穿越到别人身上了呢?”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做别的也无济于事,只有分析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那才会有走到下一步的可能。

“不过无论哪种,对自己都不是坏事吧。”尧虽然对曾经火爆网络的穿越剧,穿越文了解的不是很多,但也知道,作为穿越者,自身的优势无非三种,一种是背后始作俑者赐予自己的特殊能力,一种是未来带回过去的记忆,还有一种则是······”

尧在心中慢慢回忆,唐诗宋词,化学元素,数学公式,物理定理······自己长达16年的学生生涯,所积累的东西,能让自己在新天地达到怎样的高度?

“不管怎样,先确定情况吧。”自己身边有张课桌,自己则是躺在地上。

不,准确来说是榻榻米。

“原来如此,我是穿越到日本人身上了么。”尧有些失望,其实变回自己才是自己最希望的。

事情已经发生,没有余地给自己挑三拣四,那么,就来看看自己有哪些情报吧。

课桌高大约70-90厘米,是小学生使用的课桌,桌子上有本数学习题集,自己能看懂日语,想来是穿越者自带的天赋吧,而在习题集下面则是一本漫画。

“呵,这副身体的主人,看来不是个好学生啊,不过没关系,我来了。”尧非常有自信,作为天朝考试大省学习到高考结束的幸存者,尧对解决日本学生中小学的课业还是很有把握的。

“这是镜子吗?”尧右手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从自己醒来到现在,从未想到过先看看自己长什么样,看来还是心乱了。

既然到了这一步,只能勇敢面对现实了。

尧看向这面镜子,镜子中出现一张稚嫩的脸庞。

尧一时间愣住了。

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个环境如此的熟悉,为什么第一时间自己对这个环境没有产生恐慌,原来,虽然未曾亲身临境,但这个环境,这个摆设,自己看过无数次。

“穿越成野比大雄?这么傻缺的设定,这幕后之人,有够无聊的。”

“那么,接下来就是等外挂登场咯。”

尧一时间丧失了斗志,只想享受生活。

自己的积累对一个二十二世纪的机器人毫无作用,始作俑者赐予的超能力也不会比来自未来的外挂强,至于从未来带回来的记忆。

尧抬头一看,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距自己昏睡过去不过多了一天,穿越并没有改变自身所处的时间线,自己回不到过去,也没有所谓的经验。

那么,接下来只有等自己的外挂了。

不需要多做改变,保证自己的初心和维持自己的知识水平,等外挂一到,自己知道未来旅行的剧本,然后再好好表现,抱得美人归,人生双丰收。

虽然很俗套,不过这对自己是个福利吧。

尧这样想着,拉开了自己的抽屉。

“嗯,还是个普通的抽屉,看来外挂还没来,等等吧,过来先要把他的铃铛弄坏,再找回来。”

尧回忆起动画中的剧情,嘴角不禁微微上斜。

一年, 没有来。

二年, 没有来。

十年, 没有来。

尧,没有等到自己的外挂。

知道小学毕业,尧才清楚,自己的外挂出于某种问题并没有如期而至,等到自己发现的时候,由于扮演“野比大雄”这个角色所造成的恶果,自己与曾经的伙伴无法升至一个学校。

虽然拼尽全力去学习,也取得了成效,但仍未能拉近自己与女神的距离,当尧大学毕业的时候,发现自己心中的女神已经和别人走到了一起。

“这是为什么?”临终前,尧看着自己身边哭泣的子孙和妻子,虽然极力避免,但冈田武的妹妹还是成为了自己的妻子,而自己,从未爱过这个女人,只是感觉被命运操控一般,像木偶一样行事。

“原来,我只是在扮演没有哆啦a梦的大雄啊,那还不如一开始就认真学习,拉近与静香的距离,说不定还能改变命运。”

“爸爸,债务怎么办?”

是啊,自己承办的公司,毁于一场火灾,虽然曾经想尽各种措施避免,但最终还是无法逃离。

“希望下辈子,不要做野比大雄了。”

尧溘然长逝,留下妻子与儿子,面面相觑。

“刚才你(我)爸爸说了什么,怎么听不懂?”

尧再一次睁开双眼,看见熟悉的榻榻米,熟悉的课桌,熟悉的镜子。

“啊!”尧惊叫起来,数年的回忆一下子涌上心头,意识断弦了。

第一位,不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