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友文

风波

本文改编自鲁迅《风波》

傍晚的猫吧里,绅士们已经蠢蠢欲动地想收集新鲜的本子了。白天的新闻贴和周边贴,也已经收集到了不少的回复,一摞水笔仍辛勤地在水楼里刷着经验。首页上的帖子顺序,懒散地浮动着,吧务们开始在群里直播互黑;人知道,这已经是临近深夜水的时候了。

星翼开了一个帖子,和林控隔着半个地球对骂,首页上有晒妹晒女朋友的,有深夜发食物图的。种子吐光了黑8号,打赌输了的在直播吃键盘。河里驶过文人的酒船,文豪见了,大发诗兴,说,“和谐热闹,这真是深夜乐呵!”

但文豪的话有些不合事实,就因为他们没有听到晨曦公主的话。这时候,晨曦公主正在大怒:

“我当了段时间的吧务了,当够了,——还是跑路的好。”

“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这贴吧的规矩有点特别,吧主物色吧务,多喜欢看看他网盘的存货,便用本子数量和节操值来进行考核。晨曦公主自从年中以来,便渐渐的变了不平家,常说她上任的时候,吧里没这么多广告,没这么多撕逼;总之现在的时世是不对了。吧务里根本没本子看,这真是一条颠扑不破的实例。所以伊又用劲说,“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一代不如一代!”

忽然看见盐从小巷口转出,便移了方向,对他嚷道,“你这厮怎么这时候才出来瞎晃,到那里去了!吧里水笔早就开始发本子了!”

盐主要混迹猫吧,早已是发言十多万的存在。包括宇宙和铜锣烧在内,他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吧主的朝代了,对他的考核没有根据本子来,据称因为时任吧主看她作为一个妹子竟然乳此平坦;她也照例的每天删帖,白天删删帖子卖卖傻上上微博,傍晚又偶尔发点水贴,因此很知道些时事:例如吧主什么时候又上了新的吧务,如何叠衣服能够节省空间等。他在吧友里面,的确已经是一名出场人物了。但夏天水贴不按时,是该骂的。

盐一手把玩着蓝色的吧务牌,低着头,慢慢地走来,坐在矮凳上。

“一代不如一代!”晨曦公主说。

盐慢慢地抬起头来,叹一口气说,“太上皇要复辟了。”

八号呆了一刻,忽而恍然大悟的道,“这可好了,这不是又要开闸放水了么!”

盐又叹一口气,说,“我没有本子。”

“太上皇要本子么?”

“太上皇要本子,而且是八号的。”

“你怎么知道呢?”八号有些着急,赶忙的问。

“猫吧里的人,都说要的。”

八号这时从直觉上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妙了,因为猫吧是消息灵通的所在。她一转眼瞥见盐的光头,便忍不住动怒,怪他恨他怨他;忽然又绝望起来,“还是赶快水你的贴罢!唉声叹气,就会长出本子来么?”

八号水完三个深夜水,偶然抬起头,心坎里便禁不住突突地发跳。他转头看了看群里,看见又矮又胖的白菜刚刚睡醒,而且好像没完全清醒过来。

白菜是猫吧菜大的校长,又是这偌大猫吧的少有的极品中二兼键盘哲学家;因为很中二,所以看起来跟一般的人不太一样。他有十多本《中二语录》,时常坐着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他不但能说出这个世界谁来承担,甚而至于知道生命只有一次。太上皇去年下台以后,他便私藏了很多本子和GALGAME而不分享,这是太上皇不允许的;常常一边笑哭一边说,给的GALGAME真是有质量,作为一个成年人自己都受到了极大震撼。八号眼睛好,早望见今天的白菜居然又出来分享自己的存货,便知道这一定是太上皇要复辟了,而且一定须有本子,不然就会被踢出吧务。

盐记得,自己几天前曾经说过白菜是“逗菜”,这货老喜欢作死,经常玩脱还不知悔改。

白菜一路走来,小法笑盈盈地说道,“白菜,拿你做泡菜怎么样。”白菜一脸惊骇,一径走到盐的桌旁。盐连忙招呼。

“听到了风声了么?”白菜站在盐的后面说。

“太上皇要复辟了。”盐说。

八号看着白菜的菜叶,竭力陪笑道,“太上皇已经当上了吧主,几时开闸放水呢?”

“开闸放水?——大赦是慢慢的开闸放水罢。”白菜说到这里,声色忽然严厉起来,“但是你们的本子呢,本子?这倒是要紧的事。你们知道:本子与吧务职位共存亡。”

盐比较傻,不很懂得这古典的奥妙,但觉得有学问的白菜这么说,事情自然非常重大,无可挽回,便仿佛受了死刑宣告似的,耳朵里嗡的一声,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一代不如一代,——”晨曦公主正在不平,趁这机会,便对白菜说,“现在的吧友,只是伸手拿人家的本子,一点奉献精神都没有。”

八号站起身,自言自语的说,“这怎么好呢?这样的一班老小,都靠吧务职位装逼的人……”

白菜摇头道,“那也没法。没有本子,该当何罪,潜规则大家都是明白的。不管他后台有些什么人。”

八号听到潜规则,可真是完全绝望了;自己急得没法,“简直是自作自受!平时不收集点本子以备后患,还说什么太上皇不会回来了,这下可好,太上皇再根据本子数量考核吧务,我没有办法混进吧务组不说,一点本子都没有,说不定还会关小黑屋。”

群里人看见白菜出来了,都赶紧冒泡,在群里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

看客中间,aidlam是心肠最好的人,他此时正在八号身边看热闹;这时过意不去,连忙解劝说,“八号,算了罢。人不是神仙,谁知道未来事呢?太上皇是我丫头,到时候我跟他通融通融,现在公告也是没出来……”

白菜本来是笑着旁观的;但自从aidlam说了“现在公告也是没出来”这话以后,却有些生气了。这时他已经绕出桌旁,接着说,“ 生命只有一次,就是要用有限的生命无尽作死,就是要和太上皇正面刚,根本不能怂!”

吧友们呆呆站着,心里计算,都觉得自己确乎干不过太上皇,因此也觉得盐便要被关黑屋。盐既然犯了皇法,人们想起他往常删帖时的样子。所以对盐的犯法,也觉得有些畅快。他们也仿佛想拿此事水一贴,却又担心太上皇查上他们的水表。嗡嗡的一阵乱嚷,他们也就慢慢地走散各自水贴去了。八号咕哝着,也继续去吐自己的种了。

盐心里但觉得事情似乎十分危急,也希望想些方法,想些计划,但总是非常模糊,贯穿不得:“本子呢本子?太上皇复辟。潜规则大家都清楚的,不知道太上皇能不能放过飞机场!哎呀不想了……”

第二日清晨,盐依旧早起删帖。

此后盐虽然是照例日日删帖。

过了十多日,群里又有人问,“你在猫吧可听到些什么?”

“没有听到些什么。”

“太上皇复辟没有呢?”

“他们没有说。”

“猫吧没有人说么?”

“没人说。”

“我想太上皇一定是不复辟了。我今天走过白菜的菜大前,看见他又坐着念中二语录了,本子的网盘共享也取消了,又偷偷去找喵要galgame了。”

“…………”

“你想,不复辟了罢?”

“我想,不复辟了罢。”

现在的盐,是八号和村人又都早给他相当的尊敬,相当的待遇了。到夏天,他们仍旧在猫吧水贴;大家见了,都笑嘻嘻的招呼。撕逼的继续撕逼,直播的依旧直播,热热闹闹,深夜乐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