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友文

猫拉面

首发于贴吧

算是将近两年前写的一篇旧文。当时小夏召集大家来写三词作文,于是每人出了一个词就这么开坑了,标题的“猫”和“拉面”就是其中两个词。

Part 1

第一次听说「猫拉面」这个名字,还是在日本小说家森见登美彦写的小说《四叠半神话大系》里。传说这是一家位于京都鸭川旁的一家神秘拉面摊,因为用的是“猫熬制的汤底”,所以拉面的味道尤其鲜美。当然了,估计就是个噱头而已,好吸引眼球。

所以,在a君那家伙问起我,“最近才开的、那家神出鬼没的「猫拉面」,你听说了没”之前,我一直以为这仅仅是存在于异国怪谈中的事物,没想到近来在猫吧也有了同名的都市传说。

不过这京都作家小说里描写的拉面店,怎么就开到猫吧来了呢?嘛,大概是名称上的巧合吧,又或许这店主也是《四叠半》的爱好者呢?不过不管怎样,这“猫熬制的汤底”,如果哪天传到了向来爱猫的小夏的耳朵里,那小夏怕不是收不住她“那40米长的大刀”了。

我可不能去这种地方,要是被小夏误解了就不妙了。更何况我的守护兽就是黑猫哩。

Part 2

“啊,雪狼,听说姻缘之神也会去这个叫「猫」的拉面摊噢。”

吧务下班以后常常到附近的岛岛酒馆里小聚,今天因为大家伙都忙于夏日祭的工作没能同去,只有我、a和小库三人,因为提前办完了手头的活,得以享受这吃串闲聊的悠闲时光。

小库不知道怎么也说起了这个话题,不过感觉又牵涉到另一个都市传说了。

“姻缘之神?牵红线的那种神灵?”

“没错”,他又故作神秘地小声补了一句,“周末的傍晚。”

不过虽然我自认半个吃货,也有着对各种传说的好奇心,但是一个人去“姻缘之神眷顾”的「猫拉面」吃饭什么的,显然过于微妙。

“那让aid陪你去好啦,我晚上要连夜补习,过明天辅修的考试。”

“行8,小雪,周六晚上,就8点吧,在拉面摊碰头吧。”

“OK.”

我寻思着,到时候就算小夏因为“猫熬制的汤底”这一都市传说的误会怪罪起来,“你怎么也去吃猫(拉面)”,我也可以以“我只是对姻缘之神的传说感兴趣啦”的版本给自己一个说辞。

现在想来,我的想法还是太简单了。这些事情也太巧了。

Part 3

盛夏的猫吧,正逢夏日祭开幕不久,版聊区热闹非常。还记得高中那会儿,周五都会来这里巡逻,所以我对这块理应是非常熟悉的。但我尽管太阳还没下山就出门,花了许久时间,仍没找到名为「猫拉面」的铺子。

怎么去那个「猫拉面」呢?还记得我当时就这么问到他俩,结果小库顾左右而言她,而a君则这么回答我,“只要有心,就能到啦”。喂喂喂!这不是你当年写《猫吧爱情故事》用的台词么!这么串戏不行的呀!

寻找无果,肚子咕咕叫,时间也快到八点整了。正准备打电话给a这家伙时,忽然闻到一阵一阵的肉香。准确地说,是叉烧的香味。

只要有心,原来是这个意思嘛,饿了肚子自然就对食物的香味敏感了,虽然这明显是在强行意会……

循着香味,我快步跨过月色下清冷的石桥与脚下湍急的溪水,终于在一个平缓的小丘上发现了一家拉面摊,隐没在热气腾腾的烟雾中,确实颇有都市传说的味道。

啊,终于到了,随着我的走近,铺子暖黄色灯光,飘着的热气与香味,在猫吧夏日清凉的夜晚渐渐清晰浓郁。

Part 4

啊,隐隐约约能看到几个人,果然a君已经先到了,还有别的客人坐着聊天,挺热闹的呢。哎…这几个人…怎么那么面熟,呃,小夏、芒果…还有那个坐在铺子里抻面的是豆糕?!豆糕除了吧务工作之外还会这营生嘛!

“噫,小雪果然来了啊,看看,我就说吧。”

A君迫不及待地露出坏笑。

“诶!小雪也会信这种传言嘛。”

小夏的脸上充满了担忧。

“啊小夏不要打我啊!我绝对不是为了那什么猫汤来的!”

雪狼心态逐渐瓦解。

“诶你在说什么啊…我知道啊…是为了那个传说吧…嗯,我们理解你。”

小夏勉强摆出理解的微笑。

什么情况?

“姻,缘,之,神”,a君坏笑着说,“没错吧小雪,你是听了小库说的才来的吧。嘛也可以理解,为了打破只要吧主在任一天就一天没法现充的诅咒,不至于步铜锣烧的后尘。”

“我不是……我没有……其实是……”

“啊,不用解释啦,我们理解,理解”,他摆出深沉地姿态说道,接着,他凑到我耳边,“小雪啊,小库他呢,说这次的拉面由他来请客,为了感谢你上次那个“小库必过十”的毒奶噢,他特地为你拉了一根,红,线,呢。”

“原来你们…”

“咱没想到雪狼也会这样呢,看来也是处男一个。”

芒果露出了“看透你了”的微笑。

“我…”

“小雪啊,别解释了,多说无益,不如先来碗热腾腾地面,然后再由a哥哥我给你支支招”,a君从豆糕手上接了碗面递过来,从脸上的表情看,他憋笑也到极点了。

热腾腾的叉烧拉面,看着就很诱人,也给了几乎处于绝地的我一些安慰。

“话说…为什么这家店会叫「猫拉面」呢…?”

“这个啊,因为面里放的是蜜汁叉烧,夏酱说这个蜜汁可爱,然后又联想到她最喜欢的猫啦~所以说就叫猫拉面啦!”

豆糕开心地说起店名的缘由,显然是很喜欢这个名字的。

但是这误会把我害惨啦,本来就是小夏起的我还怕她误会啥啊…倒是姻缘之神的套真把我套牢啦……

“啊,原来如此啊”,我往小夏望了望,呃…从她狐疑但宽慰的眼神看,估计是完全相信了a君的说辞,诶…以后有空再解释吧…

Part 5

用筷子夹起一块叉烧,放入嘴中,蜜汁与肉的味道互相融合,融化在口中美妙无比,再来一口面,劲道爽滑。 啊,还不算太糟,至少还没让天好这小子听信。今天恰好是周六,他和铜锣烧应该还在版聊区那边巡逻,应该巧到正好碰上吧。如果让a这家伙蛊惑了他那还了得,就他那纯真话唠还爱水贴的个性,怕不得做成“吧务日常”广而告之,那到时候就真的不好解释啦。

“啊,狼子!还有a子,你们在干什么呢!”

身后,顺着我来时的方向,传来了天好的声音。

不妙。

“小雪、aidlam、豆糕,小夏和芒果也在啊,晚上好,我们巡逻完正饿着闻到香味就来了。”

还是铜锣烧带着他来的?

“那还真巧,是吧,小雪”,a君露了坏笑,“刚刚围绕着雪吧主啊,发生了些有趣的事呢,天水想听嘛?”

“好啊!”

一碗名叫「猫」的叉烧拉面,就这么把暗影雪狼Husky逼入了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