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友文

有钱的话就能
创造奇迹!
The Missing Time

首发于贴吧

写在文章之前的作者的话

OK,那么,大家好我是艾克,很高兴又和大家面了。 今天是七月二十⑨日,我悲惨暑假的第二天,没错就是第二天,你们千万不要同情我,否则谁也保不了你们。

首先有一点,在阅读这篇文时,请务必保证你已经阅读过本文的的前作,也就是所谓的《有钱的话就能创造奇迹》。这篇集合了日常、校园、搞笑、青春、推理、悬疑、学习、恋爱、律政、后宫(划掉)、工口(涂黑)……等多元素集结于一体的神奇的13万+字的吧友文。该文已于2014年4月5日也就是大家熟知的清明节正式完结,如此治愈小清新的结局导致不少热心读者要给我寄刀片,我向那些啥啥啥一类的作家一样迫于压力出了该文的续作,也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篇作品。

好了,出续作。出续作相信给大家的印象一定是什么【毁原作】啊,【毁第一季】啊,【辣鸡作者】啊之类的。哼哼,所以有人就会问了,“嚯?艾克你这么DIO,很自信啊,敢这样出续作。”是啊,我的确这么DIO,因为这篇续作完全符合我刚刚说的三点!!!所以呢……所以呢,期待如同第一季一样意识流超展开的读者们肯定又要给我邮寄刀片,反正我菜刀正好生锈了,多来点也无妨,还可以拿去卖钱。有钱的话就能创造奇迹嘛。

再次郑重声明吧,第二季,真的和第一季不一样。

这回,我将以一个新的方式,来传达我的故事给大家。虽然隐隐约约会猜到会被裱出翔……但是啊……但是啊……这是,我在高三前最后一次,想要表达自我的机会了。不管怎么说,期望着你能阅读到最后。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废话了,开始连载吧,争取暑假内完结10多万字。

我,也要加油的说!


PS:非常感谢镇楼图画师BAKA影给有钱画了一幅如此帅气潇洒弥漫着轻小说气息(划掉)的封面!


——这是个,深陷过往黑暗的孤独孩子们,在希望消逝之时,仍然紧握住彼此的手,寻找幸福的故事。

序章:如梦初醒

也许,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不是梦了吧。

——给我一种专属于梦境的朦胧感,以及触手可及的真实感……

但在我大脑内繁琐的记忆中,确确实实储存着这个片段的记忆。

无法验证是否是真实,只能默默低下头,不知在向何物祈祷着……


这是……我的房间?

被黑色笼罩的视野里,出现了那只有一丝月光越过玻璃而照射的天花板。

渐渐找回了自己的意识……或者说渐渐在梦中消逝了自己的意识?

但我似乎清清楚楚听到了,那尖锐而刺耳的声音,打破了黑夜的寂静,从我身后传来……

是开门声吧……即使意识依然模糊,我仍旧在心里默念道。

床像是新买的一样柔软舒适……似乎只需要一秒钟,就会让我再次进入梦境——亦或现实?

艰难地将瘫软的身子向右旋转了九十度——小房间的门,果然被拉开了一条缝。

是睡觉前没关好门,风将卧室的门吹开了吗?

不对……我记得睡前有将门上锁的……那么为何……

小偷。

一种紧张感不由得涌上心头,心脏的跳动也渐渐加快。

虽然自己作为一名高中生,拥有足够强大的战斗力……但倘若面对一个,不知是否持有武器的成年人的话,还是会显得有些力不从心的……

身体就像被固定在了床上,难以动弹。

就这样装作不知道,让他走了吗?

还有就是……他是怎么将我的房门打开的……明明卧室的钥匙是在我的书桌抽屉里才对的……

在各种疑惑以及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艰难地从床上坐起,揉了揉懵懂的双眼。

小房间的轮廓呈现在了我的眼前,借助窗外银白的夜光,勉强可以看得清眼前的事物。

将床头的学校制服披在身上御寒,我穿上床边白色的拖鞋,颤颤颠颠地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虽然尽力想不要发出声音,但拖鞋与地面摩擦而产生的“啪擦”声响,还是刺激着我的听觉神经,手上也不知不觉间布满了冷汗……

屋子里始终寂静地出奇,除了撕破沉寂的“啪擦”声,便什么也听不到了。

深吸了一口气,拉开了房间的门……无限的黑暗深渊。

如果说卧室还能够有月光的照耀的话,客厅完全就是没有任何发光物存在的可能。

“有人吗……”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弱气到问出这个问题。如果要吓唬小偷的话,不应该大喊一声“德玛西亚!”才更好么……

黑暗没有回应我,只给我留下无尽的空虚。

客厅灯的开关在大门口,所以我必须设法走到大门口才能够把灯给打开。

但我是不会害怕这些的……这并不是我真正害怕的东西。

鼓起勇气,闭上了眼睛两三秒种,好让我适应接下来的黑暗以及突发情况。

然后,我迈向了通往门口的道路。

客厅似乎被阴霾所笼罩,连大致的轮廓都很难分辨出来, 我也只好凭借摸索着道路,小心谨慎的前进。

直到快到门口时,都没有任何的动静……是我多疑了吗?

就在我想要松一口气的时候,某种颜色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

——那是种被黑暗所覆盖,对我来说却依然耀眼的翠蓝色……

说到蓝色,很多人首先联想到的应该是天空、大海之类的事物。

而我的第一反应,却是那被风轻轻拂起的短发……

不知为何,意识在那一瞬间有种瞬间清醒的清爽感……

但是,在下一个瞬间,我否决了“短发”的可能性……因为即使是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是个正常人的话,也能分辨出中长发与短发的不同。

蓝色发丝的末端消失在了防盗门的死角中。

但是,那熟悉的身影、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感觉……不会错的……

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但潜意识告诉自己:追上去。

疲倦感依然未完全退散……拖着沉重身体的我缓缓地推开了防盗门。

冰冷的夜风从睡衣里灌入,一股寒意顿时占据全身。虽然批了一件制服,但只穿了睡衣的我依然无法抵御初春萌芽般的寒冷。

吹打着脸颊的夜风,使我稍微有些睁不开眼……

面前是一条两米长的走廊,以及对面的住户的防盗门。两条走廊之间相隔着的,是通往楼上与楼下的楼梯间……

即使面对寒冷有些不太情愿,但我还是毅然决然地走了出去。

遭了,没带钥匙出来……门先留个缝吧……

将防盗门微微敞开,确定不会受风的影响而关闭后,我换上放在门口,准备第二天穿出去的运动鞋,摸索着走了出去。

两米的距离十分漫长,当皎洁的夜光通过楼梯间的窗户撒在我脸上时,我才再次看到她的身影。

蓝色的、随风飘动的长发……没错,是长发……

月光与月影交相映错,那个少女穿着着我从未见过的某个学校的制服,像是在眺望着远处夜景一般,伫立在这黑色与白色混合的世界当中。

呼吸变得急促,但我仍然没有开口,就这样默默地仰望着站在楼梯上方少女。

两个人仅仅只是半层楼之间的距离,在此刻却又显得如此遥远。

——是她么?

心理不禁产生了这样的疑问……感觉气质,和以往的她完全不一样……

况且……为何,她会出现在这种地方……是为了来见我吗?

无数的问题在脑袋中沉浮,让大脑稍稍出现了暂时还能容忍的疼痛……

关于一年前的那件事的回忆……

不要。

不要都涌现出来啊!混蛋!

正当我的感情即将如同火山一样爆发出来时,少女轻轻地回头了,向着更上方的楼层走去……

背着月光,我没能在那一瞬间看清她的表情——双眸几乎被刘海所遮掩,嘴角没有看到任何可以称地上是“感情”的特征……

她应该已经注意到了我的存在了吧……等等……她要去哪……

——我得跟上。

意识告诉我必须这样做……即使这可能只是我在梦中创造出的虚伪现实。

寂静的楼梯间内,只有我,和始终和我相隔半层楼距离的少女。

仿佛,每走出一步,她就会远离我一步……

除了我的断断续续的,恼人的呼吸声,还有我那运动鞋与地面摩擦所产生的脚步声外,便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是的,似乎根本无法听到她的脚步声。 鬼魅的风呼呼地从身后的窗户外吹来,窗外摇动的婆娑树影此时也显得更为阴森。

少女一步一步地,很平缓地走着,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可言。蓝色的发梢也像有了魔力般向后飘舞着……

三楼……四楼……我数着我所上的层数,来计算着楼数……感觉,马上就要到顶层了呢……

除了迈出脚步之外,少女什么都没有做,像是在戏谑我的愚钝一般——宛若,幽灵。

楼梯就像无穷无尽的螺旋迷宫一样,向漆黑的上方,无止境延伸着……

不知不觉,疲倦再次像潮水一样涌了上来,自己似乎有些支撑不住了……果然还是因为感冒了,所以身体太虚弱了吗……

某种信念强迫我继续坚持下去……扶着已经锈迹斑斑的楼梯扶手,我踏着沉重的步伐,继续向上走着……已经是……第七层了吗……

突然间,如同触电一般——她在第八层的时候并没有继续向上走去,而是径直走向了左方走廊的尽头!

不能说得上是瞬间清醒,但像是获得了某种奇异的力量,我也猛得加快了脚步,一鼓作气冲上了八楼,朝走廊尽头的防盗门望去……

原以为可以再次见到到她的身影的我,最后看见的却是漆黑的,空荡荡的走廊……

——And then,there were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