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长篇

交织的命运,
牢固的羁绊:
六色魔方

首发于贴吧

我要去面基黑洞洞先森

2124/02/11

1

清晨的阳光透过不算干净的玻璃照进了室内,清澈,但是有着独属于冬日的昏暗。为了补充光明,房主人打开了室内日光照明灯,但是由于温度的原因,照明灯工作的也不尽如人意,整个空间因而弥漫着一股慵懒的气息,像是一条山涧中刚刚被封冻的小溪。

35站在卫生间里的镜子面前,仔细审视着自己的着装,那是五年前冬天他最常穿的服装。今天去见那个人,在服装上不一定要正式,但是必须要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心意。当然,如果他因为服装上所附庸的地位差异而选择不见他的话,他自然也会尊重对方的选择,从此两不相见。

深吸了一口气,35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经过阳台,瞥见了坐在桌子面前盯着笔记本电脑全神贯注的典戟。真早啊,这才不到早上八点,他就已经进入学习状态了。犹豫着,他打了一声招呼:“那个,我——”

“你要出门吗?”典戟转过头,注意力迅速从电脑屏幕转移到35这边来。

“对啊。”35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样就没有解释的必要了呢,“你看出来了。”

“早就看出来了。”典戟摘下了头戴式耳机,“从咱们刚刚放假那天开始,你就一直在网上找地点查路线,现在还换上了你日常根本不会穿的衣服。你说你不是出去有事的我都不信啊。”

“行,那我出门了。你在家好好呆着别乱出去啊。感染了病毒就不好了。”35提醒道,“咱们是有解药,但是还没经过临床试验呢。”

“好啊。”典戟忽然换上了一脸期待的表情,“你晚上回来吃饭吗?”

“呃,不一定啊。可能会比较晚。”35迟疑了一下,“要是你想我回家吃晚饭的话,可以帮我留点菜啊。不用等我了。”

“不是啦,我是想你继续教我做饭啦。”典戟说道,仿佛晚上无法和35做晚饭是人生一大憾事,“要是你吃晚饭前都不回来的话,晚饭又要被姨妈或者斯韦尔奇包揽了。”

“那你正好可以和斯韦尔奇互相切磋切磋。”35笑道,“那家伙学的比较系统,不像我做饭是玄学,肯定能给你解释清楚原理的。行了,我得走了。”

“好吧,拜拜。”

来到单元楼楼下后,35打开手机上的导航软件,沿着主干道向家属区外的一个公交车停靠站点走去。从LILAC家属区到塔特洛伊所在的剧组附近比较绕路,中途要换乘好几次公交,所幸的是不需要乘坐地铁就能够直达目的地附近。也不需要担心公交车太挤,未来的人可选的交通出行方式有很多种:空中飞的、电瓶摩托、地下轻轨或者空中单车,公交只是一个备选项。而且,由于公交车载客多导致自身惯性比路上其他载人交通工具的惯性偏大,未来的人们出于安全多半都会选择其他的交通方式。

实际上,除开主流的公共交通工具之外,人们的出行选项中还多了一种很能体现未来特色的出行方式——使用道具。根据教育部在人类的十二年义务教育和机器人的七年义务教育中指定的道具使用课程道具学的官方教材《道具学》中的描述,最受人们欢迎、也是最为主流的出行交通工具是任意门。任意窗也有类似的用法,但是更倾向于欣赏在使用地欣赏不到的风景;时光机也是一个不错的选项——如果不考虑你的经济实力或者需要在相关政府部门办的繁琐手续的话。

任意门的确很方便——事实上,它方便过头了。由于国家经济有一段时间在公共交通的一块处于低迷状态,政府在公共交通部门设立了紧急小组。紧急小组在任意门刚刚大规模开放使用一段时间后把收集到的各用户任意门使用数据、所有公共交通的ID卡红外扫描数据和任意门开放使用之前的一段时间内的所有公共交通的ID卡红外扫描数据整合在一起进行了比对,结果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没有使用任意门而是选择公共交通工具出行的所有市民,在任意门开放使用一段时间后,有94%以上多次出行时选择的交通工具全部且连续,都为任意门。

为了挽回公共交通方面经济的低迷状态,政府实施了一系列强有力的举措。用户使用包括任意门在内的全部空间系道具之前需要购买使用权限(事实上这部分费用已经包含在了购买任意门的费用当中),付款模式分两种,一种是高昂的终身付款,另一种则是按月付款,月底续费的付款模式。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把这笔每月上交的费用看成是使用道具缴纳的税,而这也成功保证光是不低的费用就吓退了不少贪图方便的人。至于那些已经购买的群体——绝大多数是按月付款——政府设置了一个合适而精巧的比例,各公共交通工具提供公司可以按照这个比例和道具提供公司分摊用户缴纳的税费,这样一来,公共交通经济没有损失,道具提供公司也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收入,一举两得。

看着窗外变换的风景,35坐在公交车的空位上,在心里默默计算着。他发现,为了保障公共交通经济活跃以及让道具提供公司有足够的资金运作自身,这个合适而精巧的比例可以在一个比较大的区间内浮动。而为了应对每月不断变化的国际油价,它也确实在变动。不过,对于LILAC来说,道具分成比例究竟调成多少并不会产生多少影响——虽然从未向外界公开,但LILAC是日本一家规模较小的道具提供公司的合法法人;另外,也是东京规模最大的公共交通工具提供公司的小股东之一。

在LILAC待了这么长的时间,总会知道点什么,特别是在LILAC官网和其他网站收集到的零碎信息,你总可以从这些信息之中找到某种关联。想到这里,35脸上显露出一个明显的笑容来。信息的整理、归纳与分析,这是他为数不多自豪的一个能力。

透过公交车的玻璃窗,35可以很清晰地看见窗外的景色。虽说现在是国家法定的寒假期间,外边却人影稀少,不论是公园还是商场,都是一副冷冷清清的景象,一反常态,完全不像往日那般热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瘟疫流行期间,非常时期只能采取非常举措。

去年7月份,由于南极冻土融化所释放的病毒,美国爆发了大规模的、以发烧和痢疾为主要症状的冠状病毒疫情。虽然美国政府控制的很及时,还是有几例冠状病毒患者跑到日本,在去年年底使日本爆发疫情。幸运的是,LILAC早在美国爆发疫情一周后就想办法拿到了病毒样本开始了实验,在日本爆发疫情时差不多已经完成了疫苗的制备。

在疫苗通过临床诊断之前,大家也只能尽量做好隔离防护。35想道,回家之前,他得想办法给自己消消毒。

公交车几经周转,手机导航软件上代表35所在位置的地标图案离目的地越来越近,终于——

“慧眼广场,到了。下车的乘客请注意安全。下车请按铃,请不要忘记随身携带的物品,开门请当心。”

2

下了公交车之后,35环视了一下四周,见西边的大街人相对稀少,于是便往那边走去。但是这并不是一个必要的举动,由于疫情期间东京全面封城,街上早就没什么人了。来到一家尚未停止营业的必胜客门口站定之后,35摘下了口罩,从裤兜里掏出了电话。

日本此次爆发的冠状病毒并不对35之类的机器人起发生反应,所以戴口罩并不会起任何的防护作用;相反,由于害怕机器人通过口腔吸入病毒后使自身变成一个巨大的移动病毒培养皿,在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一点上,口罩很好的起到了防火墙的作用。这么想着,35打开通讯录,按下了塔特洛伊的号码。

舒缓的音乐从手机的播放口中流淌而出,女声的唱腔中带着些许的哀恸色彩。35知道,这是歌剧CAT的主题曲Memory,看起来塔特洛伊在生活中的许多方面上都保持着自己的鲜明特色。正当女声重复唱第一小节的时候,音乐戛然而止,只留下一片空白的电流音,仿佛海面在经过一片狂风骤雨之后突然变得平静如水。有那么一瞬间,35心里还有些许遗憾,想着或许能把这首歌听完会更好些。

“喂?塔特洛伊?”35向话筒另一边试探性地问道。

“Um,我在。”对方的声音听上去明显很低,但35清楚这不是播放设备的问题,毕竟那话语中透着很明显的刻意。

“最近冠状病毒肆虐整个日本,你们剧组没事吧?”

“有两个龙套感染去世了,我们很痛心,还有一个演女主角的演员是重症,目前还在医院抢救。其他人还好,隔离防护等工作都做得不错。”塔特洛伊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放宽心,我防护工作做的还好,我也没事,也没感染其他人。”说着,塔特洛伊发出了笑声,似乎是想让35安心,可是他还不够成功,这笑声似沙漠小城的风滚草,干硬又突兀。

“没事就好哦。你们现在因为疫情停演了对吧?”

“对啊,但是——”

“我现在在你们剧组工作的办公楼的附近,这里有个必胜客,我在门口哦。”

“啊?这……”

“我前几天就和你说过要来找你的吧?”

“是啊。但是……我以为你是在和我客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一次是客套,两次可能是客套,可是当我连续和你说过三次呢?”35平静的说道,话语中透着的波澜不惊好似上好了弓箭、已经绷紧的弓弦,“还是说,咱们之间的关系在经过五年时光的洗刷后,变得连一次相约都变成客套这样虚假脆弱了吗?毕业时你说的那句‘常联系’,你可能已经忘了,但是我还没忘。”

“不是这样的啊,我现在不在你以为的我们的排练的地方啊。”

“哦,那你在哪里啊?”

“我……我在家里隔离来着。”塔特洛伊的声音听上去如同一把钝刀子,“疫情期间要做好隔离。”

“怕传染给其他人,那就戴口罩啊。”

“嗯……”

“还有,你确定你真的在家吗?”没有给对方留时间进行含糊的回答,35接着说了下去,“给你打电话之前我还看了看你手机的GPS定位,定位显示你在你们的办公楼中。”

“那个啊?你不是知道吗?我有两部手机啊,一部是公开的,方便接工作上的电话和一些骚扰短信骚扰电话之类的,另一部只有你们知道。公开号码的手机我放在办公楼忘了拿回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但这样一来你们剧组的事情你又怎么联系的上呢?”

“呃……是这样——”

“我刚刚的表述可能有问题,我的意思是说,你的两部手机,私人的和工作用的,GPS都定位在你的办公大楼。如果按你说的,你确实在家,你又是怎么打电话给我的呢?”

“唔……那是因为我用了道具,我——”

“塔特洛伊,我没在和你开玩笑。”35认真地说道,“你就这么不想来见我吗?”

似乎是被问住了,电话那边,撕扯声、呼吸声、敲击声……一切无意义的声音都消失了。过了几秒钟之后,在一片虚无之中,之前消失的声音都在某种意志之下转化为锋利的刀刃,果断而决绝:“没有。”

“究竟是什么样的不可抗力,让你即使有超过三天的时间,也无法克服并且履行你的约定呢?”

“没有。”

“听着,老兄。”35说道,“自从毕业展示会之后,咱们已经有足足四年时间没见过面了。这四年咱们也就是通过电话交流了几次。现在,四年之后,我想约你见个面,只是和你见一面,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不过分。但是……”塔特洛伊似乎还打算辩解,“要想见面,不一定非得拉近物理上的距离啊。你看,我们还能够视频通话啊。”

“所以你还是不打算出来对吗?”35叹了一口气,“好的,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塔特洛伊问道,话语突然变得小心翼翼。

“既然你这么不重视咱们之间的友情,那我也只好顺从你的意愿咯。我总不能强迫你是吧?”35的语气变得轻快了不少,“按照你的要求,咱们这就挂掉电话,来个视频通话呗。“

“你……“

“这个视频通话就当这是咱们现在还是朋友关系时,见的最后一面。打完之后,咱们俩就没什么关系了。我是LILAC的一个不起眼的士兵,你是剧组的一位有梦想的演员,而我们俩之间以后,从这之后也就仅此而已了。”

“……”

“怎么样?没意见的话,我就挂掉——”

“不要!”

拒绝的话语终于爆发开来,正如穿过层层充斥着美丽雕刻和扑鼻香气精致橡木盒子的圆润珍珠,其中散射出来的每一寸光泽都蕴含着最真实的情感(此处neta成语“买椟还珠”,不熟悉的读者可以去搜一下)。听到塔特洛伊拓印在话语中最纯真的想法,35也像线中人那般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他并不愿意这么做。

“哈?想通了?”

“没错……你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塔特洛伊真诚地说道,“过分的是我……我太自私了。”

“行,那说好了,我在必胜客这里面等你。十分钟后见。”

“别去必胜客!”

“……哈?”

“啊?必胜客?抱歉,我听成西街的真功夫去了。必胜客的话没问题。”塔特洛伊抱歉地笑了笑,突然间压低了嗓门,“真功夫的老板歧视机器人,在他那里消费的机器人,得到的服务整体上都比人类差。必胜客没有这种事情。”

“哈哈哈,OKOK。”

“好,十分钟后见。”

3

这一家必胜客的整体风格呈浅黄色,流线型的点餐台为进来的顾客所提供的视觉第一印象加分不少。虽说现在是大白天,但由于整家店所处的街道位于阴影之中,室内的光源主要还是来自镶嵌在天花板内的柔和日光灯,整体偏暖色调,和店面的黄色整体风格相得益彰。所有靠墙的桌椅板凳,边缘都是镶嵌在墙里面的,从旁侧看呈悬空设计。为了配合靠墙的镶嵌式桌椅,室内所有正常摆放的桌椅,所用的支撑结构都极为简化且近乎透明,加上这些桌椅的纯白色调,让人很容易联想到22世纪的时代特征。

……然而现在正处于疫情封城时期,在这里消费的顾客们比正常时候少了很多,而且完全没有平日的轻松氛围。35此时坐在靠窗的一张桌子旁边,漫不经心地翻着手机。虽说店内播放着轻松悠闲的古典音乐,35还是感觉有些烦躁,毕竟这看似贴心的背景音乐打断了他要听Memory的计划。他开始闭上眼睛,试图让内心平静下来,好在店内所用的能够激发食欲的偏暖色调的照明系统能够有效地缓解内心的浮躁。

“♪Batte Forte-Lollipop E'passato un anno e siamo qua Sotto i fari di questa realta'……♪”一段陌生语言的rap突然在他耳边响起,与此同时,一名身材和35差不多的机器猫做着神秘的手势来到了他的桌前。略显肥大的卫衣在他身上显的不够合身,卫衣帽子遮住了他的耳朵,在衣服的阴影之下,他的面部细节被隐去了,唯有那一双棕红色的双瞳在闪烁着精怪的光芒。

“你好,我是一名rapper。你可以叫我rapbot。”“rapbot”随意地坐到35的对面,脱掉了卫衣帽子,却见他的头顶带着另外一顶运动帽。35注意到,对方说的英语有着独特的法语口音,但是却并没有喧宾夺主,宛如被添加到纯可可巧克力里的鲜榨牛奶一样柔滑。

“你好,ra……rapbot。”35努力憋住笑意,好在这并不难,当你看着对方正经的面容时,你也会不自觉地严肃起来,“多年不见,什么时候转行了呀?”

“几个月前吧。”塔特洛伊手指轻叩桌面,叹叹气,“那时候乐队不景气,巡回演出也拿不到足够的门票费来弥补每日的开销,之后乐队就解体了。我作为吉他手,正好有点说唱的经验,就正好出来靠这个来谋生咯。”

正在这时,一名服务员来到了他们俩的桌前,在桌上放了两杯柠檬水。

“谢谢~”

“je vous remercie.”(法语,意为“谢谢”)塔特洛伊对服务员敬了一个手指礼,同时露出了绅士的笑容。服务员见了,淡淡的笑笑,轻拂发鬓,走开了。

“感觉在这里光坐着不消费对老板不太礼貌,但是我又怕点了你不爱吃的,所以就叫了两杯普通的柠檬水。”35解释道,“要是你饿了之类的,我可以再点点别的。”

“也许在你这样的世俗目光看来,杯子里不过是一杯普通的柠檬水……”塔特洛伊看着柠檬水的眼神充斥着柔情,他像拿着充满高脚杯一样优雅地拿起杯子,“但在我的眼里,它已经变成了一杯上好的醇酿白兰地。”他举起装柠檬水的杯子,向35致意道:“A notre amitie.”(法语,意为“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清脆的玻璃交错声之后,35举起那杯柠檬水,喝下去一半。柠檬汁特有的酸甜配合着刚出冷库的冰块的冰爽,让人仿佛置身于晨间的山川小道之上。

“我有一个问题,rapbot.”35放下玻璃杯,擦了擦嘴,“我现在还能够叫你……”他压低了声音,身体微微往前倾,“塔特洛伊吗?”

“理论上来说,当然可以。你甚至可以叫我别的名字。”这个过程中,塔特洛伊一直都在用一种审视艺术品的目光端详着手中的玻璃杯,“比如说,巧克力a梦。”

“明白,塔特洛伊。”35点点头,“我有点疑惑,你刚刚说的乐队……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这个乐队对我的人生来说非常重要。”塔特洛伊放下了玻璃杯,“要不是我的乐队,我怎么能够在法国拥有名声?我又怎么能够获得去巴黎展示自己的入场券?全靠我的rap了。我要去巴黎实现我的人生梦想!”他双手一扬。

“我算是明白了。不想当rapper的前法国绅士不是一名好演员。”35总结道,他轻轻笑出了声,“那么,你们女主唱还在医院里抢救的那个乐队,等疫情结束社会稳定后,是不是要上演一出励志演唱会?”

“当然了。”塔特洛伊认同道,“我要用我包含热泪的唱腔,把我们乐队对成功的希望传达给大家。”

“对了,渣渣,你是不是有个朋友,叫塔特洛伊?”

“嗯哼,听说他现在在剧组混的风生水起呢。”塔特洛伊笑笑,“作为他的朋友,我真的为他感到骄傲。”

“可是我听说舆论对他好像非常不利。”35思忖道,“如果是我的话,在这种相对恶劣的舆论环境中,在公共场合露面时,会选择出现在相对不容易被人找到的地方。不过现在看来,似乎还存在另外一种办法。”

“伪装成另外一个身份,并且换上一身他从来没有穿过的衣服?”塔特洛伊自信地笑道,“我很了解他,他确实会这样做。”

“听你这么一说,他似乎在生活中经常这样做。但是他这样不累吗?”

“怎么会累呢?这是他的工作,始终保持良好的入戏状态是一个演员的基本素养。”塔特洛伊摇摇头,“就像我,作为一个rapper,我就时刻在嘴里哼rap歌曲保持感觉。就是这个意思。”

“但是这样的话就无法敞开心扉,也就没有谁理解他了呀。”35又喝了一口柠檬水,“他这几年来一定很孤独吧?”

“总会有人理解他的。”塔特洛伊的目光黯淡下去,“比如说我。”

“不止你一个人。”35坚定地说道,“我也理解他。虽然这有点难,但是我能够做到。”

“话说回来,塔特洛伊最近好像遇到了点困难,但是我帮不了他。我觉得你能行。”

“是什么忙?”35抬起头,“如果是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的话,我会帮他的。”

“他也没和我细说。”塔特洛伊挠挠头,“回头我再问一下他吧。到时候WhatsApp练习哈。”

“你现在不能问吗?”

“唔,我也想啊。但是……”塔特洛伊抱歉地说道,“我得走了。乐队还有一些事情。”

“行,那你忙吧。”

“Au revoir.”(法语,意为“再见”)塔特洛伊戴上兜帽,站了起来。他的面部再一次隐没在兜帽的阴影之中。

35坐在原位,手里拿着那杯残余的柠檬水。看着慢慢走向店门口的那个落寞的影子,他第一次从玻璃杯感受到了冰凉的寒意。

我很担心你呀。

35在内心这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