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长篇

交织的命运,
牢固的羁绊:
六色魔方

首发于贴吧

诶呀,好痛

2124/03/26

1

一个普通的周日,一束阳光如往常一样从阳台的落地窗照进室内,在瓷砖地面上形成一片斑驳的影子。天气不好不坏,天空还是像往常一样灰蓝。由于缺乏光源作为补充,厨房如往常一样开启了日光照明顶灯。柔和的光线洒在案板的食材上,给它们增添了几分鲜活。

“哥们,帮我洗一下西红柿,拿过来。”斯韦尔奇站在厨房的案板前思考良久,发话道。

“行。要几个?”35本来正在一旁玩手机,听到这话后马上把手机锁屏揣进裤兜,打开冰箱冷藏室翻找起来。

“用大的西红柿吧,两个就够了。”

“欸我说。”35一边洗西红柿一边问道,“你工作日的时候都在学校学习知识,周末了也好好放松一下呗,你逮着一个周六周日就在厨房站着,不嫌累啊?”

“这是我的爱好。周末没事做做饭做做菜,我就感觉特别舒服,就像……就像一周以来的压力有了一个宣泄口。”斯韦尔奇接过35递过来的西红柿,“平时学习紧张,还不能让我有个爱好放松放松?”

“不是,你平时不就跟着那个院士学学心理吗?怎么还学习紧张压力特大?”

菜板和菜刀相接触发出的清脆而有规律的笃笃声突然就此停止,在35诧异的注视之下,斯韦尔奇盯着菜板默默沉思良久,开口道:“最近……发生了点事情。”

“哦。”

“是这样的,之前教我们心理学的那个教授,他向LILAC军事部门引荐我了。”大概也是知道35的脾气,斯韦尔奇直接敞开了心扉,“他看我在做心理疏导这方面有点天赋,昨天特地通知我的。”

“你们教授军衔挺大的呀,居然能跑到军事部门去?”35手抚着下巴思忖道,“那有消息了没?他们打算让你做什么?心理咨询师?”

“都不是。”斯韦尔奇迟疑了一下,“是政委,政治委员。”

“嗯?虽然我是文科白痴,但是在这方面还是有点了解的。”35一挑眉头,“日本是资本主义国家,实行多党制,怎么会学习中国和苏联搞政委这一套?”

“日本的武装力量自卫队里面确实没有政委这样的职位,但是不代表LILAC没有啊。”斯韦尔奇解释道,“不管怎么说,LILAC和日本自卫队也没什么关系,而且高层觉得近代苏联那一套更高效,就把里面精华的地方搬过来用了。更何况……”他停顿了一下,“军队中总得有谁来做政治思想工作以防出现不良风气,LILAC在军事部门的政治部设立的政委这种职位就是干这种活的,所以也不算完全照搬,算是套了个名字。”

“我明白了。那就是说军事部门已经给你留位置了?”

“对的。但是我现在还在做培训之类的技能提升课程。”斯韦尔奇补充道,“和我们的……院士。”

“那恭喜你啊。”35由衷地说道,“但是……这么好的事情你怎么不和我说啊?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啊?”

“我这不是怕以后咱们地位不对等吗?”斯韦尔奇话语中带着歉意,仿佛自己已经接受了这份工作,“以后咱们俩地位不一样了,就算为了继续这份友情而努力忽视这份落差,也还是有什么地方回不去了吧?”

“你怎么整天都在瞎操心啊?”令斯韦尔奇诧异的是,35直接笑了出来,“照咱俩的性格,你觉得这种事情会发生吗?更何况,要是真的发生了,你现在不管怎么做都没办法改变啊。”

“不,可以改变的。”斯韦尔奇认真道,“只要我不接受这份工作——”

“斯韦尔奇,听我说。这不是你接不接受这份工作的问题。”35收回笑容,仔细解释道,“咱俩目前主攻的方向都不重合,你钻研人文方向,我探索技术领域。现在咱们还在一起努力,既然你能够得到政委的工作,那么我也能够得到相应的技术方面的工作。而且……”他也迟疑了几分,“有些事情我也没告诉你,但是LILAC军事部门中的技术部最近几个月都在和我合作一个项目,虽然都是线上工作,我也只是提供一些代码优化方面的思路,但我也还是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真的吗?”很自然地,斯韦尔奇脸上浮现出笑容,“这么说技术部以后而会把你吸纳进去?”

“只是给了一些不算模糊的暗示,具体还没明说,但是我觉得快了。”35笃定地说道,“以后我真的进了技术部,咱俩就多了一层不同部门之间的同事关系啊。这样一来还用得着担心咱俩的关系吗?”

“嗯……我明白了。”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别忘了你的出生。”听到35的这句话,斯韦尔奇内心深处不禁颤动了一下,“刚出生那会,你不是因为双人格不稳定才被当作废品随便传送到监狱的吗?那时候谁能想到你会有今天的辉煌?政委?负责武装力量的政治思想工作?”35轻轻笑了几声,但是和之前的笑声不同,这笑声中充斥着某种力量,“为了把你判定为废品的人,为了小卢,也为了我和拉蒂,请你接下这份工作,证明你自己,好吗?”

“好。我再想想。”虽然无言,斯韦尔奇内心却充斥着对对方的感激,“但是在那之前,咱们能干点别的吗?老是聊这样沉重的话题,我感觉有些超负荷。”

“行啊,继续做菜呗,做你最喜欢的。”35点点头。

斯韦尔奇转过头,注意力又集中到菜板上,开始机械的切菜动作,企图用这一举动把脑海中的杂念驱走。之前他略微对35难以启齿,他对两人友情的挂念确实是原因,但不是全部。从他在政治部门得到的信息,他发现,如果他真的进入政治部门的话,那么他的顶头上司正是进LILAC这几年来教他心理学的学校权威院士。但是这样的事情没必要告诉对方。就算告诉了,他又怎么可能懂呢?谁会想知道自己的铁哥们爱上自己的妈妈是什么感觉?(此处neta某兽大学)

“斯韦尔奇?”

铁哥们……

“斯韦尔奇??”

爱上自己的妈妈……

“兄dei你还在吗?”被推了一把肩膀,斯韦尔奇总算从脑海中那一团莫名的意象中清醒过来。

“你没事吧?”35皱着眉头问道,“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在那切,菜切没了也还在切,菜板也经不住你这么折腾欸。”

斯韦尔奇低头看了看菜板,确实是这样。在菜刀的刀刃刚刚接触过菜板的地方,表面多了几处鲜明的切痕,一看就知道是自己刚才的所做。

“要不你还是稍微休息休息?还是我来帮你做点什么?”

“帮我切点西红柿吧,我来热锅。”

“行。”

2

斯韦尔奇走到旁边的电磁炉前,打开加热的开关,把锅放了上去。就在他等待锅变热并且倒腾准备好的干辣椒时,在他的思维处理器中,他的思绪还在汹涌奔腾。按照他的年龄和他在LILAC待的时间,想要成为一名政委,他的资历都还不够,在人类中是这样,而在机器人中……

实际上,由于LILAC在建立之初并不重视机器人,或者说成立LILAC的人中有相当部分人对待机器人的态度甚是轻蔑,在LILAC的所有部门员工中,机器人的数量屈指可数。也许他自己被当选为政委或35成功进入技术部可以打破这一局势,但这并不意味着——

“诶呀,好痛。”

虽说同之前一次一样,他依然在进行头脑风暴,但这一次,他却能够将外界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干辣椒在锅内受热跳动的噼啪声,电磁炉默默工作的嗡嗡声,窗外不知名麻雀的婉转鸣叫,还有35切菜时菜板和菜刀接触时清脆的笃笃声。但是在刚才那一刹那,他在潜意识中注意到,清脆的笃笃声突然变成了一种极为沉闷的声音,就像优雅美丽的天使突然被绑上了一个粗糙的生锈船锚。

斯韦尔奇的思维还在自己那里。他迷惑地转过头,发现35也同样在看着他。对方像刚才一样,用那种一如既往的平静语调淡定地说道:

“我刚刚切到手了欸。”

“没大碍吧?”斯韦尔奇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抓起35没拿刀的那只手端详起来。与他想象的惨状不同,35那圆乎乎的手上并没有难看的切口和静静涌出的机油或者血液,只是多了一道明显的按压痕迹而已。再看那把摊在菜板上的菜刀,刀刃处倒是翻卷了起来,看上去已经不能用了。

“这应该是没事了……你有什么不舒服吗?”斯韦尔奇紧张地问道。

“没有。”

“但是你刚刚不是还在喊痛吗?”

“也就痛了那么一点点啦,也没有持续多长时间。”35冷静分析道,“而且正常人切到手的第一反应不都是喊痛吗?”

“你这样让我更不放心了……”斯韦尔奇叹了口气,在身上到处摸索起来。35注意到对方的头上冒出了几滴汗。明明切到手的是他自己,对方好像却要更着急些。

“你在干嘛啊?”

“找手机,求助。”

“你手机不在厨房,用我的呗。”35用没切到的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解锁后递给了对方。斯韦尔奇接过手机,打开号码簿,按下了那个号码。好在,对方并没让他等太久。

“喂哥,怎么了?”

“拉蒂,我是斯韦尔奇。”

“哦,那他在哪里啊?”

“就在我旁边。他刚刚切到手了,我想问问你他没事吧?”

“啊?没流血吧?”

“没有切口也没有流血或者流油。”斯韦尔奇快速说道,“但是我不知道他的手内部的机械器件有没有收到影响。”

“这个啊,没流血也没切口就好办。”拉蒂在电话那头放松了一口气,反而笑了出来,“咱们的手的内部材料是记忆合金做的。在极短时间内受到一定范围内的形变是可以自己恢复原状的。他没事,不用担心。”

“好……谢谢。”

“没事,他是我哥呀。”拉蒂此时的语气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紧张,“谢谢你这么关心他。”

“你没事。”斯韦尔奇把手机还给了对方,顺带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35接过手机,也没仔细看,就随手倒扣在了旁边的台面上。

“这可真是虚惊一场。”35轻松地说道,“咱们接下来做什么?”

“……咱们接着之前的项目来吧。”

“好嘞。”35把目光转向面前的那一大堆,“不行,我的手有点痛。”

“你刚才不是说不痛的吗?!”

“可能是心理作用吧。”35挠了挠头。

“妈呀,幸好干辣椒没糊。”斯韦尔奇想起刚才被打断时,自己顺手关了电磁炉,不禁暗自庆幸。

“斯韦尔奇,我的手好痛啊。”

“知道了。”斯韦尔奇闭上了眼睛,试图厘清思路。

“我的手痛~”

“嗯。”

“斯韦尔奇~~”

……

“哎呀!”斯韦尔奇猛地睁开眼睛,转头看向对方,“你究竟怎么了?”

“我说了我手痛啊。”35看上去一脸无辜。

“行,我明白了。”斯韦尔奇捂着脸说道,挥了挥手,“你自己去休息吧,我来做,好好养伤。”

“Okey-dokey~”35抓起手机,瞬间退到了厨房门口处,“去哪休息啊?”

“爱去哪去哪。”

“我不盯着你你真的行吗?不会再胡思乱想什么的?”

斯韦尔奇听闻这话,猛地一怔。他转过头去,正好对上了对方温暖的微笑。也就是在这一刻,他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选择。

“不会啦,我保证。”斯韦尔奇笑着回应道。

35转身离开厨房,在经过餐桌时顺手给手机解锁,这才发现它还保持着和拉蒂的通话状态。看来刚才通话结束后斯韦尔奇太过紧张,都忘记了按下挂断键。

“喂老妹?”35举起手机,试探性地问候了一声。

“老哥?你刚刚忘记挂电话了。”拉蒂在那头轻轻笑了几声,“手还疼吗?”

“哈,已经不疼了。”

“在厨房的时候还喊疼,一出来就好啦?”拉蒂别有深意地说道,“行,没事就好,我挂了啊。”

“晚上见。”

“晚上见。”

真正意义上的挂断电话后,35将手机直接拿在手里,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却见奥兰苣衣冠整齐地从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眼角还带着泪痕。

“姐妹,你没事吧?”35担忧地问道。

“没事啊,我很好啊。”奥兰苣的声音里带着很明显的哭腔,顺便又用手擦了擦滑上脸颊的泪珠。

“那你怎么又哭了?”

“想起了一些伤心事。”奥兰苣简短地说道,“以前做菜好多次都切到手了,那几次真的……”她突然哽咽起来,抛下一句再见就跑了过去。35听到她简短地和斯韦尔奇道了个别,开门走了出去。

做菜真的很容易切到手啊,35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