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

大雄真的有
创业经商的才能吗?

岚雨_I_澜风首发于贴吧
以下内容带有个人的主观推测,甚至可能有背于主流观点,请谨慎观看。

众所周知,大雄有三大才能:睡觉射击翻花绳,这些都是作品中有明确说明的。

在此之外,作品中有一个经常涉及却并未明确说明的点:大雄是否有经营的才能?

在《哆啦A梦深入导览》中,认为大雄有当创业家的才能,对此大加赞赏。但我在第四期里也讲过,《哆啦A梦深入导览》更像是一本粉丝研究性质的书籍,会因对作品的理解产生一定程度的偏差。

而在《哆啦A梦大事典》[1]中,指出大雄只是一位天才的空想家,经常会不着边际地打秘密道具的小主意。当大雄利用秘密道具做生意时,无一例外都会失败。虽然没有明确指出大雄是否有相关的才能,但言下之意就是大雄并不适合去创业经商。

我个人也认为大雄并没有经营的才能,不适合去创业经商。下面我将会在阐述认同方(认同大雄的经营才能)的意见来源时,逐一提出我的反驳意见。


认同方认为大雄有经营才能的意见,往往出于以下两大理由:一是大雄经常会用秘密道具去做生意;二是在大雄原本就是一个经营公司的老板。

我先来介绍下第二个理由,认同方认为依据“第1话”《来自遥远的未来》中所显示的信息,在大雄的原定命运中,大雄没有去就职,而是选择自己创业开办了公司,并且使这家公司稳健运营了5年之久。最后公司也不是因为经营不善而破产,而是因为大雄的过失才导致公司被焚毁,从而倒闭。这说明大雄有实力创业,并且有经营的才能,只是运气不好。

大雄的原定命运

  

首先我们要清楚,大雄之所以选择去创业,是被迫的选择,因为找不到工作(就職できない),只能选择自己创业。然后,公司虽然开了五年,也难以说明公司是在稳健运营,只是在勉强维持也是有可能的。

我也可以这样较真:一场火灾导致破产说明这家公司没有抗风险的能力;一般情形下公司是仅承担有限责任的,公司破产后不再追究自然人的责任,大雄在公司破产后还要清理超巨额的个人债务,说明他在公司经营前后以个人名义对外借债,生活窘迫。当然这只是我说个笑,也是在超出了作品内容的情况下去理解作品,并不能呈现作者的意图。

所以,单看《来自遥远的未来》这一话,虽无法确切证明大雄没有经营才能,但也无法确切证明大雄有经营才能。


如果觉得我前面的意见有些勉强,不妨来看看作者笔下的另一个“第1话”《从桌子出来的哆啦A梦》,连载于《小学三年生》的1970年1月号,跟《来自遥远的未来》同时连载,只是后者连载于《小学四年生》[2]。

另一个世界线下大雄的原定命运

  

看来上面那些认同方似乎是没看过这一话吧,毕竟这一话没有被常见的《45卷本》所收录,不太好找。在这一话中,展现了这个世界线下大雄的原定命运:20后年大雄因中彩票而当上公司的老板,再一年后该公司就倒闭了,之后大雄要归还超巨额借款。

我觉得这应该算是能说明,在作者的意图中,大雄是没有经营才能的吧。


现在我们再来介绍最前面讲的认同方的第一大理由:认同方认为,大雄总是能发现秘密道具的需求点,经常爱用秘密道具去做生意赚小钱。

首先我得承认,对于秘密道具的使用,大雄确实是爱动脑筋的。比起秘密道具的拥有者哆啦A梦,有时大雄表现得比哆啦A梦还要更会使用道具。

比如在《贩卖夜晚》和《用镜子做广告》中,哆啦A梦都想不出秘密道具的用途,却被大雄想出来了,并利用来做生意。但其实,在这些秘密道具“被大雄”成为商品之前,它们就已经是商品了。大雄所做的生意,大部分是在把已经是商品的东西再作为商品为别人提供服务,中间没有创造新的商品(相对于未来世界而言),所以大雄所做的生意不算是新事业。

如果在大雄发现这个秘密道具的用途之前它没有用途的话,那它还需要被作为商品制作销售吗?

  

当然,大雄的能力不只于此,他还爱在秘密道具上耍些小聪明,用非正常的方式去使用秘密道具,开发不一般的用途,比如《风神扇》和《改装玩具车》。

而这源自于大雄他丰富的想象力。我在第三期曾提到过,大雄是作者藤子F不二雄在一定程度上的化身,大雄的想象力主要来源于作者本人的奇思异想。藤子F不二雄是一位创作了那么多优秀作品的漫画家,所以他必然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人。

那么,藤子F不二雄适合创业经商吗?虽然藤子F不二雄确实是有一家公司啦,不过这是依托于他漫画家的身份的,随着《哆啦A梦》引发热潮,公司也不过是顺其自然的事。那么准确来问,如果藤子F不二雄不画漫画,那他适合创业经商吗?

应该是未必吧,虽然想象力对于一名老板是加分项,但一般不会有人回答想象力丰富的人适合的职业是老板吧。

  

一般都是认为想象力丰富的人适合当像是漫画家这类创作型职业吧

    

然后我们再把关注点放在“经常爱用秘密道具去做生意赚小钱”中的“经常”这个字眼上。毫无疑问整个作品中大雄是利用秘密道具做生意次数最多的人,但从这个实情推导出大雄的经营能力,是不是有些幸存者偏差呢?

大雄是这个作品戏份最多的主角,是哆啦A梦的秘密道具的主要使用者。在本作中,除了哆啦A梦和大雄外,很难再有其它人能够使用秘密道具。而且从设定上讲,秘密道具是不能用来为个人赚钱的,所以哆啦A梦一般也不会利用秘密道具赚钱。虽然他们也常常打破这个设定,但多数时候,哆啦A梦都会阻止大雄利用秘密道具赚钱。

“秘密道具不是拿来给你赚钱用的”

     

结果就是,利用秘密道具做生意的任务,在一般情形下只能交给大雄。

我们来看看,大雄利用秘密道具做生意,最后都有些什么下场吧。下面这些是我整理的《45卷本》里的短篇,大概所有大雄在脱离哆啦A梦“单干”或哆啦A梦曾表示反对的生意,都出现在里面了:

第7卷《器官出租公司》、第17卷《超声波振荡机》、第11卷《自己开电视台》、第11卷《时光贩卖机》、第20卷《房间里的大自然》、第20卷《袖珍型平面照相机》、第25卷《脐气带来的舒畅感》、第27卷《四维楼房扩建预制板》、第28卷《动画形象商品购物机》、第30卷《发明机的大发明》、第37卷《万事通公司》、第39卷《去厚针》、第41卷《七孔喇叭》、第45卷《地图注射器》。

在上述所有的生意中,竟然全部是以大雄玩脱为结果,失败率高达百分之百。要我分析的话,除开大雄的天生霉运,大雄对于做生意还存在着这些问题: 定价过低。虽然利用秘密道具基本等于是没有运营支出,但大雄的定价甚至难以维系人工成本,感觉跟帮妈妈做家务赚零用钱也没多大区别。

  1. 没有考虑退换货这些售后服务。
  2. 在做生意时没有打理好周边事物,给第三人添麻烦。
  3. 没有仔细审视商品的需求。
  4. 不计后果地先行进货,导致资金链断裂。
  5. 不仔细思考商品所存在的问题,疏忽大意,没有去针对性地采取避险措施。
  6. 违法经营。在一般设定下,法律规定是不允许利用秘密道具为自己营利的,所以大雄将会面临被处罚的风险(不过因为是小孩子可能不会真的处罚吧)。
利用秘密道具赚钱是要面临高额罚款的

    

当然以上内容有一些过度分析啦,不过大雄做生意基本都会以失败告终这点倒是无法质疑,他应该当真不是这块材料吧。

上面这是大雄方面的情况。

为了削弱幸存者偏差对思维判断造成的影响,有必要再引入对照试验,我们不妨再来看看哆啦A梦是怎么做生意的吧。偶尔,哆啦A梦也会利用秘密道具去做生意,下面这是我举出的两个有代表性的例子:

1.《小猫开公司》

在这一话中,哆啦A梦为了解决猫咪们的温饱问题,提出了一个方案:先与周围的客户签订契约,让猫咪们定期到客户处“巡逻”,赶走老鼠。再与宠物店签订契约,将从客户那边拿到的报酬转交给宠物店,宠物店再将食物送给猫咪们。

这个可持续运行的方案,顺利地运行下去了

   

我顺便提几句,可能有些人也想到了:在这一话中,哆啦A梦虽然没有拿取多余的钱,但其实也算是利用秘密道具赚钱了。不过大家最好还是别在这一话提法律的事了,一是利用秘密道具赚钱将面临处罚算是比较后期才出现的设定(虽然前期也有类似的设定);二是给小猫开“公司”这是件多么浪漫温馨的事啊。

对一个漫画作品处处都比对设定,未免也太煞风景了。每个短篇都有它所追求的事物,会有所取舍,且《哆啦A梦》的设定也并不是非常严苛。有的时候,我们还是自动忽视一些设定的好。

2.《聚能冰块》

在这一话中,哆啦A梦没有抵制住金钱(铜锣烧)的诱惑,贩卖了未来世界的能源即聚能冰块。哆啦A梦为了推销聚能冰块,首先是提供样品,让客户免费试用,制造需求。等到需求量大了,再利用垄断地位,抬高售价,增加收入。

可以说,哆啦A梦对资本家的那一套玩得是很溜了。不过哆啦A梦也表现出了两个问题:

一是过于贪婪,不遵守自己说好的售价标准,坐地起价。相比之下,大雄做生意并不是以赚钱为唯一目的的,很多时候他是在满足自己的贪玩,而且让客户开心也是大雄所追求的。

大雄的“绿色”生意观

   

二是疏忽大意,导致最后生意失败。这点倒是跟大雄一样,粗心也算是两人大量的共通特点之一了,说起来以后我想讲讲哆啦A梦跟大雄的相似性(又开新坑)。

哆啦A梦利用秘密道具给自己赚钱结果也是以失败告终

    

从上面两个例子可以看出,哆啦A梦的经营头脑,虽然也不好说是否比大雄更优秀,但至少也能说是不亚于大雄的。


综上,我想说,利用秘密道具赚钱,是一个普通人都会产生的正常想法。如果真要将秘密道具交给你我去做生意的话,我相信你我大都能比大雄做得更好、赚得更多吧?

难道你就不曾幻想过,利用超常能力为自己带来利益?说一些羞耻的话,有的时候我也会幻想如果我要是有读心术就好了,这样我就能看到侵权人他们的心思,从中挖掘出证据,为我的工作带来收益。这样,不仅不违法,也没有伤天害理违背自己的良心,还能让权利人满意,又能给我带来巨额的收益。这样的幻想真是完美。

仔细想想,是不是那些有超常能力的作品,总是会谈及主角的个人利益问题。就好像讲时间旅行的作品经常要涉及到彩票问题一样,《哆啦A梦》有用时光机买彩票但没买成,《时间旅行者的妻子》里男主为了讨妻子的开心送了它一张将会中奖的彩票,《超时空同居》里买会中奖的彩票的话彩票号码会消失。

利用时间旅行买彩票也是一般人都曾幻想过的吧?

    

所以大雄会产生利用秘密道具赚钱的想法,都是你我都会有的很正常的想法,不如说《哆啦A梦》这样一个作品不去涉及到这一点反而还奇怪呢?所以为了遏制住这种想法,不让故事脱节变得无趣,藤子F不二雄又用“不能用秘密道具赚钱”这样的设定和“大雄的生意终将失败”这样的剧情来将故事拉回正规。

当然,大雄不仅仅只有赚钱的想法,他还总是能想出一些有趣的点子。这是因为大雄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孩子,正如《决定版 哆啦A梦大事典》中所讲,大雄是一个天才的空想家。可光是靠想象力是无法支撑起资本运营的,大雄缺乏一个系统的经营头脑,处理事务不周全,做生意也总是以失败告终。用哆啦A梦的话说,大雄只是爱耍些小聪明。

来自哆啦A梦的“赞美”

 

对于大雄而言,利用秘密道具赚钱不过是他在看到有趣的秘密道具之后的“每天过得都一样,偶尔会突发奇想”。这跟他用秘密道具去帮助别人或恶作剧,在性质上其实是相近的,很多时候只是出自于贪玩。

来自大雄的“坚持”

   

所以,我认为大雄并没有经营的才能,不适合创业经商。

尾注

[1] 此处提到的《哆啦A梦大事典》指的是由藤子F不二雄原作,矶保裕介作画的《决定版 哆啦A梦大事典》一书,而不是同名短篇。

[2] 《从桌子出来的哆啦A梦》和《来自遥远的未来》两个故事没有直接的剧情关联,里面介绍的未来的时间点也不能互相对应,可以把两者看成平行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