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人?浅谈《哆啦A梦》中人物的工具性

研究

工具人?
浅谈《哆啦A梦》中
人物的工具性

3月24日|Sky


  • 本人观看的《哆啦A梦》作品主要为2005年以后的水田版TV动画,对大山版TV动画及原作漫画了解较少,对“哆学”的研究也并不如大家深入和透彻,部分观点可能带有一定甚至强烈的主观性。
  • 如有不同观点还请多多包涵,也欢迎在评论区告诉我(很抱歉我不上贴吧……)。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

我在作为“哆啦迷”的同时也是一名“ETO(地球三体组织)[1]成员”。前段时间在观看大刘[2]的历史采访视频时,了解到他对于《三体》[3]中所设人物的看法:

相比传统文学作品,我小说中的角色工具性更强一些。

——刘慈欣在某节目中的访谈,原话内容经过修改

之后在浏览猫吧中的专栏文章时,突然想起这则访谈,心想《哆啦A梦》中的人物或许也存在某种“工具性”,前去翻阅往过文章,却发现对《哆啦A梦》中人物工具性的分析较少,故对此做了略微研究,并在此简述一下我个人的一些看法。


首先,不可否认,《哆啦A梦》中的人物都具有一定的工具性,无论是核心人物五人组,或是那些常见的“贴身”配角,甚至是周边的龙套角色,其对于作品剧情走向、世界观等各方面的推动影响都是不可忽视的。这其中尤其是五人组的存在,其工具性所产生的影响甚至直接影响《哆啦A梦》这部作品本身。这篇文章当中,我们就单独从五人组和周边一些常见的配角出发,简单地分析一下《哆啦A梦》中每个人物身上的工具性。

主角篇

野比大雄

之所以不从哆啦A梦开始讲起,不仅仅是因为大雄相较哆啦A梦更靠近第一主角身份,而是因为大雄身上的工具性比其他人身上的影响更大,这可能也是大雄更靠近第一主角的原因之一。

在《哆啦A梦》的原作故事、大山版和水田版TV动画中都提到过哆啦A梦来到21世纪(原作为20世纪,水田版动画后迎合当前年代改为21世纪)的原因。即大雄直到晚年甚至去世依旧一事无成,还给后代欠下了一屁股直到百年后的2124年[4]依然无法还清的债务。大雄的玄孙[5]野比世修为了改变家族的现状,找到了家族命运改变的节点——野比大雄,并将哆啦A梦送回过去照顾并帮助大雄,企图改变未来。

由此,大雄的第一个、也是最大的工具性便显示出来——其身世促使哆啦A梦到来,为《哆啦A梦》的故事提供了大背景,使《哆啦A梦》故事的发生成为了可能。

除了引发故事这样看似并不十分明显、但影响巨大的作用之外,大雄的其他工具性则更为详细且细微地体现在了剧情之中。在短篇动画中,大雄经常因为过度使用道具而倒大霉,或是合理地使用道具并最终得到完美的结果(一般来说前者会更常出现),这些情节安排的作用旨在向观众传递正确的价值观,而大雄则当之无愧是承担这些情节演绎的不二之选。

除此之外,大雄的形象塑造亦可以称之为一大“工具”。曾有人说过,《哆啦A梦》中塑造得最真实、最成功的角色毋庸置疑是野比大雄,作者对其性格的每一处设置都非常恰当地与一般孩子天真、贪玩、善良的性格一一吻合起来。虽说大雄的角色塑造可能并非他所说“是最完美的”,但也正因这种真实的性格塑造使得这样一部偏子供向的作品能够与观看的儿童产生共鸣,通过受众极强的代入感向现实中的人们传递价值观,这也正是《哆啦A梦》最本源的目的。

哆啦A梦

相较野比大雄而言,哆啦A梦这个角色的工具性就十分显而易见了。其“从22世纪远道而来的猫型机器人”的设定,直接造就了整部作品的世界观,即“以当下的年代为舞台,展现未来的生活”的形象,使得那些神奇道具的存在变得合理且不突兀。

或许很多人喜欢《哆啦A梦》的原因并非是那些便利的道具,而是其表现出来的价值观、感情观,甚至仅仅只是因为哆啦A梦这个“蓝胖子”本身。但同样不可否认,作者通过哆啦A梦向我们展现了一个庞大的“哆啦宇宙”,透过哆啦A梦和他的道具,我们看到了未来人类科技与生活的无限种可能,他将我们难以想象的未来通过手中的神奇道具“狂妄”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与此同时,他也很好地解答了人类自“机器人”构想被提出之时便一直在探讨的问题——未来人机究竟能否共存。在这部作品中,我们看到了一个美好的肯定回答,哆啦A梦可以被当成家人,大雄会为了哆啦A梦不顾一切,而哆啦A梦也同样会为了大雄铤而走险……这是我们想要看到的结果,亦是我们正在努力追求的美好图景。

刚田武(胖虎)&骨川小夫

将胖虎与小夫放在一起讲,并非只是因为我不想多打字,而因为在漫画和TV动画中,两人对剧情的推动效果通常是同时且共同表现出来的,个人的独角戏较少,故将他们放在一起论述。

在短篇作品中,胖虎的形象是蛮横粗暴,而小夫则是奸诈油滑。他们经常联合起来欺负大雄,使大雄不得不常常向哆啦A梦寻求帮助。因此,其工具性也表现出来——为每一集的剧情发展提供背景,使得获得及使用道具的情节显得自然而然。常常看到有人说,为啥胖虎和小夫天天有事没事就欺负大雄,而大雄又为啥这么窝囊废,天天找哆啦A梦?答案很简单,不这么安排,道具怎么顺理成章地出现?总不可能一开篇就拿道具吧,多尬啊~。因此,胖虎和小夫的存在在作品当中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源静香

在《哆啦A梦》中,静香承担着一个不折不扣的“镇花”形象。她是所有男孩子的追求对象,当然,大雄也不例外。如果2014年上映的《Stand By Me》可以作为《哆啦A梦》作品研究的参考资料之一,那么静香在《哆啦A梦》中的作用就显得更加明显。在《Stand By Me》中,哆啦A梦将大雄与静香结婚作为大雄获得幸福的标志并为之努力,让大雄与静香结婚并将未来保持在这一状态就成为了哆啦A梦的使命。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静香可以被称为《哆啦A梦》剧情延续不断的“能源”。

配角篇

由于大多数配角的工具性并不十分明显,故这里只作简单介绍(绝对不是因为我不想打字)。

野比大助&片冈玉子(野比大雄的父母)

在漫画与TV动画中,大雄的家境并不好[6],导致大雄的一些要求常常遭到父母的拒绝,因此与胖虎、小夫、静香等人一样,大雄的父母大多数时候也承担着引发剧情的作用,使道具的出现合情合理。

出木杉英才

出木杉英才在《哆啦A梦》中有多个作用。第一个作用比较明显,出木杉作为大雄的“情敌”,同样起到了引发剧情的作用。第二个作用则与出木杉的设定有关。在漫画和TV动画中,出木杉的设定是一个活生生的“别人家的孩子”——五官标致、做事谨慎、学习标兵、十好青年,因此在动画中作者常常请出出木杉作为“科普专员”,在为动画中的道具做科学解释时,也同时向观众传授科学知识。

哆啦美

哆啦美在作品中也有多个作用。一是代表着22世纪较为前沿的机器人(毕竟众所周知哆啦美的性能高出哆啦A梦数倍),且通常以较为自然的方式为观众带来全新的道具;二是为《哆啦A梦》创造一些使作品更加自然真实的情节,如催哆啦A梦做身体检查,在哆啦A梦因急事返回未来时代为照顾大雄等;三是使《哆啦A梦》的角色观感更加多元化,使观众不会对哆啦A梦感到视觉疲劳。

野比世修

《哆啦A梦》故事的直接缔造者。


以上就是我所做的一些整理,如果您有其他的看法或补充,可以评论告诉我。我是个刚入站的新人,如果观点有失公允,也请多多包涵,谢谢!

本文同时在机器猫吧大全和作者本人的Bilibili专栏发表。Bilibili专栏文章同时由「@百度机器猫吧」转载

注解

以下部分简介资料源于百度百科:
  1. ETO(地球三体组织):《三体》中以三体世界为“主”信奉的人类叛军。“《三体》迷”乃至“大刘迷”常用的自称。
  2. 大刘:即刘慈欣,山西人,本科学历,高级工程师,科幻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第九届全委会委员,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阳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同时也是中国科幻小说代表作家之一。
  3. 《三体》:刘慈欣创作的系列长篇科幻小说,由《三体》、《三体Ⅱ·黑暗森林》、《三体Ⅲ·死神永生》组成,第一部于2006年5月起在《科幻世界》杂志上连载,第二部于2008年5月首次出版,第三部则于2010年11月出版。讲述了地球人类文明和三体文明的信息交流、生死搏杀及两个文明在宇宙中的兴衰历程。其第一部经过刘宇昆翻译后获得了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2019年9月23日,该小说入选“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目前《三体》正在动画化制作,预计于2021年在bilibili开始连载。
  4. 根据多方资料可以得知野比世修的出生年份大致为2115年,又根据漫画与TV动画中的表现可以看出世修与大雄的年龄相仿,应该也是小学五年生(原作中大雄的设定原为小学四年生,后改为小学五年生)。再根据日本小学生的入学年龄是5岁可以推断,世修送哆啦A梦回到21世纪时的年龄为9岁,故时间应该为2124年。
  5. 玄孙:孙子的孙子。
  6. 大雄家位于日本东京都练马区的一个虚构地点月见台,根据网络数据得知练马区的地价最高时达到了319万日元,漫画中体现的大雄家建筑面积(算院子)约为200平方米。若只按地价算,大雄家地价达到顶峰时为6.38亿日元,合约4100万人民币。同时从漫画和TV动画中,我们得知大雄家夏天经常买一整个西瓜食用,一个夏天一般会有2-3次。日本的西瓜整只价格在2w日元左右,且果肉并不好吃,所以大雄家吃的甜西瓜价格可能更贵,保守价格约3w日元左右,一个夏季买三次就会花费约9w日元,合约5800人民币。并且大雄的爸爸也在一件较大的公司有着稳定的工作和收入,由此可看出大雄家在日本应该是属于具有一定的资产的。(那小夫的家境嘛……)

請勿於未經授權的情況下轉載本站文章。
取自“https://www.dora-family.com/index.php?title=Column:工具人_浅谈_哆啦A梦_中人物的工具性&oldid=11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