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长篇

REMASTERED:
大雄与天使之城

Loved Towel首发于贴吧

001:寓意何在

托斯乐的海岸,阳光和煦、微风怡人,倘是没有了硝烟和刀剑的喧嚣,没有了正义与罪恶的呐喊,那么这里会一如既往,安乐太平。而打破了托斯乐王国平静的海盗入侵,如今依旧没有停止。即使人人传颂托斯乐海岸是世上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一柄尖锐的长矛和一滴猩红的鲜血也足以将这一切颠覆得面目全非。

「你们的船已搁浅,你们的武装已被解除!」大将军的宣告如若响彻天边的钟声,甚至压过了海浪的咆哮,「不要继续抵抗,上岸投降归案,你们是逃不掉的!」

史上最‘作恶多端’的海盗团,和史上最‘英勇无畏’的皇家卫队,今天要在海岸进行登陆决战。正如托斯乐王国的大将军所见,王室的军队如日中天,而这海上的乌合之众,却已没有一片像样的钢铁。这场大战的结果会是如何,毋须想便可知。

然而,身为船长的他知道,无论现今局势多么不利,甚至已到了绝望的地步,他的职责都必须得到合格的履行。

「为了我们被强取豪夺的家园!」

「为了我们被践踏的尊严!」

「为了我们不屈的生命!」

「我的船员们啊!!与我同在!!」

没错,他的生命就是船员的生命,他的尊严就是船员的尊严,哪怕今天就要死在这里,当年骷髅旗下与手足立下的誓言,也绝对不可背弃。

就这样,将海洋都染成血红的恶战在托斯乐的海岸告捷……不,说是恶战,其实只不过是单方面的屠杀而已吧。斜阳西下的时分,将军佩戴着闪耀的勋章,立在沙滩的尽头,而双臂尽断、须发凌乱的独眼船长,就跪在他的眼前。

「你要对我忏悔在托斯乐王国犯下的罪行吗?」将军这样质问船长道。

「只要你们腐化的王国还在蚕食这个世界的土地一天,」船长瞪着他充满血丝的独眼,「只要你们贪婪的国王还觑觎着这世界最珍贵的财宝一日,只要你这衣冠禽兽还大权在握一时,我就凭着我这即将被你刺穿的心说,我永不忏悔!」

「你错了,大错特错,」将军残忍地微笑了起来,「我从来、从来不会做出刺人心脏那样残酷的举动。」

话音戛然而止,船长人头落地。将军踏着染血的长靴,迎着夕阳离去。

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除了那位船长的手足之外也没有人知道,他不是江洋大盗,也不是吃人恶魔。从被大火焚烧的家园逃窜而出,流亡世间,他本是海上的难民,却被扣上无数顶罪恶的帽子,寻找家园之旅被绝望阻塞,活路被一条条地断绝。或许,他这一生最值得庆幸之事,就是死时有人陪在他的身边。


“真是……好久没看过这样扣人心弦的故事了。”

许久未被合上的书页不知何时落上了点点灰尘,桌前的少年微微倾身,将灰尘轻轻吹去。

他依依不舍地将书合上,有些笨拙地把它小心放回书架上原来的位置。

“《成为海盗》……这本小说的书名,还真是看完了才知道寓意——”

“啊呀,大雄,果然在图书室啊。”

“——何在嗯啊?!”

少年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吓一跳,原本踮着脚的动作顿时乱七八糟,失去重心从书架旁四仰八叉摔倒在地上。

“我在这里啊,什么何在……而且大雄你不至于摔倒吧,真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不小心。”

被叫做大雄的少年躺倒在地,用倒过来的视野打量着来人。之前如此熟悉的声音,再配上这没什么特点、但就是很吸引人的温和面孔,是出木杉没错了。

“全神贯注的话是很容易被吓到的啊。还有,是你让我摔倒的,还不赶紧扶我起来。”

出木杉耸了耸肩,把手上拿的东西放在桌上,半俯下身向大雄伸出右手。大雄抓住出木杉的手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轻叹了口气。

“你看完那本书了啊。”出木杉瞥了一眼大雄刚放回书架的小说。

“你推荐的书还有不看的道理?”大雄甩给出木杉一个斜眼,“我可是深有感触啊。”

“心得什么的晚点交流,”出木杉指指身后的桌子,“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呃…我忘记什么了么?”

大雄知道自己一旦全神贯注做着某件事情,记性就变得很差。就算忘了什么,过后恐怕也会想不起来吧。

“这个啊,这个……”出木杉边说着边把刚才放到桌上的东西递到大雄手上,“这你也能忘。”

大雄拿到的是个塑料盒子,半透明。里面装着香喷喷的让人有食欲的东西。还有双筷子。这是……什么来着?

“午饭?!”

面对给自己送饭的出木杉,大雄惊呼一声,猛然意识到自己错过了午饭时间。彼时他大脑突然间变得一片混乱,对现在的时间开始拿捏不定了——毕竟全神贯注的话,不仅记性会变差,甚至连时间观念都会被抛到脑后去。

大雄紧紧抓住出木杉的肩膀,大惊失色地质问道:“我该不会在图书馆泡了一下午,把下午的课全翘了吧?!”

“没…没有啊。”

出木杉眨了眨眼睛,摆上一副无辜的表情。

“离下午的课还有好久呢。而且你冷静点啊。”

出木杉的声音丝毫不显慌乱,拜此所赐大雄第一时间意识到了失态,立即恢复了冷静。他只好放开出木杉,兀自摇了摇头。

的确,最近反常的天气,热得让人有点不清醒。

“……咳咳,抱歉。”

大雄看书的速度这几年来有了很大长进,现在的午休时间不会过半。不过,通常意义上的午饭时间,现在已经过了,那就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实,无法改变了。

也就是说,原本去找静香一起吃午饭、顺便化解最近莫名其妙的矛盾的计划,被彻底打乱了。

没错……初中以来,大雄和静香一直在努力地走向正式情侣的目标。那个时候的他们,无论摆在哪里的人群中,都像星星一样夺目。

无论是在旁人,还是在两人的父母看来,这样的结果已是命中注定。两个正在慢慢走进彼此心中的孩子,更是如此相信着。

但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近来的时间,或者说从高中开始,两人的感情好像变得淡泊,关系开始疏远,而至于原因,静香缄口不言。

而每次大雄借故问起,静香总是闪烁其词,不愿意过多解释。

本来大雄是想借今天的午饭时间和静香谈谈此事的,没想到……

大雄望了望灰白的天花板,心脏被某种微妙的挫败感狠狠地抨击着。

“还在想静香的事?”出木杉察觉到了大雄的异常神情。

大雄登时脸颊滚烫:“哪有……!!”

“嘛,算了。总之,刚午休的时候我就来你班上了,”

出木杉把大雄放回桌上的便当盒重新塞给大雄。

“然而你人不仅不在,带的便当都忘在桌洞里。问了好几个人才知道你又往这里跑……该说像你还是不像你?”

“那要看是哪个年龄的我了吧,”大雄苦笑了下,“你吃饭了?”

“没呢。”

“你的便当呢?”

“我放在天台旁边了。毕竟你在这里,就先把你这份带来了……”出木杉语气轻快地解释着,“天台可是个吃饭、思考、看风景的胜地,你要一起来么?”

没等大雄回答,出木杉已率先转身,朝门外楼梯往上走了。

……初中高年级开始,出木杉就和大雄越走越近。原本他以为,只是自己成绩提升的关系。

可是到了最后,他和出木杉居然成了关系不亚于当年五人组的好朋友。这个曾经的情敌,居然主动从追求静香的竞争中退出,选择将可能的幸福拱手送给了他……

见出木杉没等自己回答,大雄干脆也没有回答,只是快步跟了上去。

出木杉说得的确没错,天台是个一边吃饭一边思考一边看风景的好地方。这种感觉并非是所有人都有福消受的,因为这种全然天人合一的状态需要某种先决条件。

大雄咽下一口炸虾仁,思考着这个先决条件到底是什么。

是饥饿吗?是深沉吗?还是二者兼具?还是一种完全放松的状态下,没有任何压力的心境呢?

“是个哲学问题啊。”大雄脱口而出。

“哲学问题?”

出木杉抬起头,正好与大雄对视。

“难得思考哲学问题,说来听听?”

歪打正着就是这么简单,偶然说漏嘴的一句话,开启了刚才一直没能开启的话题。

大雄自然不会承认刚才那只是一时自语,于是把早就准备好的问题摊在了出木杉的面前。

“你说……明明知道对方是世上最值得同情的弱者,”

大雄花了点时间组织自己的语言。

“还要为了自己的那一丁点小利益,去把他仅存的希望毁掉呢?”

“这个嘛。”

出木杉轻轻嗍了一下筷子。

“是《成为海盗》里面的故事吧?”

“被你发现了啊。”

“看完故事之后会回味好久,也是你的特点之一了吧。”出木杉有些佩服地笑笑,“我觉得,这是人类这种生物,不对,是所有能够被称为生物的东西的共性吧。”

“怎么讲?”

“要一两句话说清楚也很难……”出木杉皱下眉,“这么说吧。你发了点低烧,你把这个过程想象成一场你自己和病毒争抢地盘的战争。”

“嗯。”

“病毒离开你的身体就无法存活,很可怜吧。但是,我们要吃药、打针,把病毒赶走、杀掉。为什么?”

“……这个,因为生病很不舒服啊。”

“如果你接纳病毒,今后它可能和你共生呢?”

“不可能。”大雄摆手,“大肠杆菌和病毒又不是一回事。”

“答案很明显嘛,让你不舒服,就是损害到了你顺利生活的条件,”出木杉啜了一小口水,“不可能共生,就是说谈和反而不会有用。所以你没别的选择了啊。”

“这个比喻有问题吧?”

大雄放下筷子和便当盒,茫然直视前方,还是想不通这个问题的原因。

“故事中的角色可都是活生生的人,不是病毒啊。同类相残,怎么可能用治病打比方……”

“因为本质上都一样……不同的生物个体,永远无法真正体会对方的感受,”出木杉放下水杯,“也谈不上什么高尚和卑劣,如果抛开道义情感,从理性出发,一切就都为了生存。能生存,就是正义,再没有更高的正义了。”

出木杉的话音归于沉静之后很久,望着前方发呆的大雄才有所动作。

“……嘛,像是你会说的话呢。”大雄捋了捋垂到耳边的头发,“不过如果是我的话,还是想为船长报仇。”

“这个嘛……”出木杉拍拍大雄的肩膀,“作为人类而言,大雄你相当高尚呢。不过对难题还是不要思考过度了,思考是很消耗体力的,当心下午的体育课累趴下哟。”

大雄半垂着眼睑,轻轻点了点头。出木杉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两人就只是静静地吃着午饭。

“不知道静香现在在午睡…还是在忍着困意学习呢……”

依旧放不下思虑的大雄一边轻声念叨着,一边往嘴里扔了块原本很讨厌的青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