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长篇

REMASTERED:
大雄与天使之城

首发于贴吧

002:影子

现在是春天,四月中旬,连五月份都不到。

但是,天气已经反常得让人害怕——已经连续好几个星期的天气预报,报出了直逼七月末、八月初的超高气温,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让必须面对体育课的学生们防不胜防。

上个周末更是飚出了将近40℃的气温,家家的空调都嗡嗡作响。而且与普通的高温不同,这是那种哪怕只在家里呆坐着,淋漓的大汗就已经让身体湿湿黏黏的湿热。

而且全国都出现了这样的可怕情况,连以凉爽著称的北海道,都在今年的春天开始饱受酷热的侵袭,本州岛和四国岛就更不用说了。

而无论哪个地方的气象台,都无法针对这样的异常天气做出合理的原因分析。大雄无奈地为自己假设着,如果哆啦A梦还在的话,会做出什么应对的行动来。

可惜如今,所有关于哆啦A梦的想法,都只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喂,大雄?大雄?你没病吧,没病就打起精神来啊!”

大雄听见有人在喊他打起精神。但是,自己班上一副路人脸的同学,和这种廉价的打气喊话,又怎么可能对天生就身体孱弱的人有用。

“太热了,让我一个人静静。”

大雄只回应了一句话,极尽所能地减少移动的幅度。

当然,翘掉体育课一样要受罚,这点大雄是清楚的。只是他实在不想给人看笑话……毕竟,从小学到现在,他的运动细胞几乎是一点都没有长进。

“好的,大家请注意分组列队!”体育老师一贯的大嗓门把大雄的注意力吼了回来,“今天是B、C两班一起上课!直人、静香,你们各自负责的班所有人都到齐了吗?”

“到齐了!”B班体委直人,用不亚于老师的分贝吼道。

“是的,都到齐了。”静香温和的声音紧跟在后。

说起体育委员,静香能在C班当选还真是有些出乎大雄的意料。

虽然静香超人一般的运动能力从小就有体现,但大雄没想到她还真的把这一身好体力练到了高中。何况除了偶尔的粗暴之外,她这种邻家姐姐一样的性格,怎么看都和这种职务不沾边。

但那些先不管。

扎起单马尾、一身轻便体操服的静香,确实自内而外透着一丝与平日迥然不同的气质。平时裹在略显宽松的校服中看不出来,然而换了一套打扮,才蓦然察觉,她越来越有女人味的身形曲线,在同龄的少女中已极近完美。就算退一万步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她在C班是公认女神也是不争的事实。

男大变不变姑且不论。而至于女大,岂止十八变,七十二变都嫌少。

“虽然体育课作为学校的课程,大家是一定要出席的,但在这里还是要说一句大家辛苦了!”

和学生们东倒西歪的站姿相比,体育老师站得像军人一样笔直,瘦削黝黑的脸颊上即使有汗不断流下,双手也一直背在身后而没有去擦。

“尽管今天天气很热,但因为春假后马上要为运动会做准备,所以很遗憾大家没有休息的时间!”

体育老师的声音,像是自带高功率扩音器,即使站得很远,都能震得大雄耳膜隐隐作痛。

“对青少年来说能够多让身体得到锻炼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我们不能因为一点点小困难就退缩不做!年轻时多下点苦功夫换来一副健康的身体,今后也绝对不会后悔的!八百米训练现在开始,请大家按照分组编号依次上跑道!”

八百米。

简直是不可逾越的距离……从前和哆啦A梦跨越的那些艰难旅程,现在想起来简直是幸福的度假。

顶着压力、怀着沉重的心情,大雄看着自己第一组的编号,垂头丧气地走上了跑道。

强烈的阳光,将远处的塑胶打得白花花地耀眼。而还没有开始跑,三十多摄氏度的气温就已经要把跑道烤化一样,大雄甚至觉得自己难以站稳。

大雄、出木杉、直人、不知名的C班男生。大雄在最内道,应该说是占据了最有利地形,但他心里的无力感,却没有因此减弱一分一毫……因为这场赛跑,还没开始,他就已经输了。

在静香的眼前,输了。

“啊,大雄,我们在一组啊。”

出木杉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大雄无奈地转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就只能尴尬地相视而笑了。

“是啊,大家都要看我丢人啦。”

大雄轻擦额上的细汗,深深呼吸了三下。太阳的强光越过焦灼的空气,几乎要在眼前映出海市蜃楼;灰红的跑道踩在脚下,感觉变软了不少。后颈、后背和胳膊直迎着剧烈的高温,连站着不动都有汗滴从皮肤下渗出。

大雄偏过视线,本想躲避出木杉,又正和静香双目相对。因为相隔稍远,听不到对方的声音,大雄只能看到静香在对自己微笑。大雄心里依旧很温暖,只是他看得出这微笑没了多少热情,只不过是残留的余温罢了。

发令枪响!

大雄顿感脚底滚烫,高温烧燎的灼热感好像脚底起了水泡。他艰难地迈出步子,才发现自己还尚未完全开始,已落了绝对下风。

直人早已遥遥领先,大步迈出、上身前倾,一副快要摔倒的样子,几乎像是最后的冲刺,全然没有要为了余程保存体力的打算。

出木杉落后了直人,但他的跑法保有一种仿佛他独有的从容。他看起来并不累,也不像直人那样拼命,虽速度不及裕和,然而步伐和呼吸都很平稳,即使在这种天气下,跑完全程大概于他而言也不是多难。

第四人和出木杉则始终保持着前后紧跟,衣衫的后摆在被身后带起的气流中微微飘动,热空气仿佛也被他们的速度甩在外面。

在落到最后的大雄看来,他们好像已经脱离了闷热的天气,越跑越凉快、越跑越舒服,已经完全没有了体力消耗的概念。

此后,在钦羡和叫苦不迭的心情里挣扎了仅仅一分多钟的时间,大雄就发现自己的呼吸不平稳了。

两边胸口灼痛,像被塞了钢针。

因为速度无法跟上,汗滴渗进了眼睛。疼痛的同时,连视野也模糊起来。

跑道本应是平直的;但是,在现在的大雄眼里,跑道变得像山间土路一样凹凸坑洼。

身边掠过的人也好、树也好,已成了一条条弯曲不堪的折线。

而太阳的光芒,在天上本是白花花的一片,而迎面照在大雄的眼里,却成了发黑的一团影子。

这团影子越来越大,大雄开始觉得一脚深一脚浅。

心跳开始紊乱,视野被诡异的影子逼得越来越小,到最后,已仅剩下眼前最后的一丝光芒。

中暑了。

“啊……”

大雄感觉浑身发冷,不由自主伸出了手,朝着眼前最后一点点微弱的白光冲去,直到脚下踩空、栽倒在地。

跌倒的瞬间,大雄看到从那点白光中,出现了模糊的人影。

人影背后长着翅膀,形状怪异,不像蝙蝠,更不像鸟。

怪异的人影白若冰晶,张开双翼,足有躯体数倍之大。

它从容走来,站在跌入黑暗的大雄身前。

巨大如山、高高在上,光华炫目,俨然神明。

“你是谁?”

大雄只能趴在地上发问,他无法站立,也动弹不得,甚至抬眼观察这怪物的模样都做不到。

张着双翼的人影没有说话。但大雄能感觉到,它高大无比的身躯变得低了些。

“这是哪?”

人影依旧没有说话。但是,身形再次变得低了些。

“为什么…不说话?”

大雄想要挣扎,却倍感虚弱、无能为力。

“回答…回答我啊……”

这次,人影有了明显的缩小。

它的翅膀不再铺天盖地,而是收在背后,山巅般的压迫感顿减,但旋即一股恶寒爬上大雄的脊背,令他颤栗不已。

巨大的人影变得更低、更小,身高缩减了不知几倍,才看起来更像是个正常的「人」。

“……”

大雄说不出话。

他不知道心里这股汹涌而来的情感是什么。绝望?恐惧?愤怒?嫉妒还是失落?

复杂。太复杂了。

这万般心绪当中,承载着太古至今的悠远记忆,乃人所不能承受之重。

张翼的人影静静在大雄的面前蹲下,伸出枯瘦的手,摸了摸他的头发。那动作万分温柔,只是大雄脊背后的恶寒丝毫未褪,好像蛇缠绕在他的身上一样。

“你是谁?”大雄绝望地质问,“你是什么——”

“——是天使”

人影站起来,身形再次巨化,高耸入云、直抵青冥。它无声地转身,巨大的双翼带起一股剧烈的强风,将大雄吹入黑暗,他这才醒了过来。

大雄揭开被子,发疯一样地坐了起来,连眼镜都从脸上滑下,掉在地上。他这才感觉到自己满身是冷汗,留长的头发凌乱不堪。

“大雄?你没事吧?脸色差成这样。”

大雄抬起头,发现静香正坐在自己旁边,双眼里满是害怕和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