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ASTERED:大雄与天使之城

长篇小说

REMASTERED:
大雄与天使之城

2018年6月17日|Loved Towele・首发于贴吧


003:矛盾的过往

本章码字BGM《溢爱》(上松範康 )
强势推荐网易云音乐!

大雄抬起头,发现静香正坐在自己旁边,双眼里满是害怕和忧虑。

大雄移开目光,双眼迷离,仿佛仍在梦中,尚未醒来。

“我这是在哪?”

现下气氛的尴尬,就算是大雄也有所知觉。

大雄并非有意打破沉默,但他依旧对此刻的两人独处感到不适。先前矛盾的记忆和梦境的狂乱涌来,内心千万缕思绪缠绕起来,实在混乱不堪。

“这是保健室啊。你中了暑,出木杉特意背你过来。还对我说,要我稍微照看你一下……”

静香双手搭在胸前,像是在极力抑制着自己疯狂的心跳。她的脸颊红一块白一块,此时也并不冷静。

……时间在沉思中凝固。

梦中巨大的人影。

大雄在那一瞬间承受的,如同哀悼般的记忆。

沉重至极,让他无法呼吸。

“那是什么……是天使?”

大雄低着头,静香的声音在身旁如幻境般消散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呢喃自语。

可是,不对。只是个梦而已,为什么那么在意?

为什么完全不像是梦?

虽说梦中人都不觉得自己做梦,但真实至此,没道理吧。

“大雄?”

静香轻唤。

“……天使……”

低头呢喃着的大雄太过专注,甚至没听到静香的声音。

“大雄!你在自言自语什么?从来没见过你那种表情……”

直到静香刻意拉高分贝,大雄耳边才响起静香温和又有点沙哑的嗓音。

再度抬头,大雄才发觉,静香的情绪波动不太对劲

“大雄,我从来不记得你会这样!”

静香紧抿双唇,牙齿上下紧压,嘴唇血色尽褪。不知天气太热还是激动过度,一张瓜子脸本只是微见血色,此时却鼓得像仓鼠,憔悴的苍白下透着丝丝赤红,仿佛摸一把都要烫手。

“大雄!!”

静香瞪着大雄,两汪清泉似的眼里,眼泪隐约打转。

“我……?”

这时,大雄还没意识到静香为什么会这样反应。因为刚才梦境的缘故,大雄的大脑几乎宕了机,现在可能连烧都还没退。

“你是不是中暑太严重了,脑子烧掉了!”静香泪汪汪地瞪着大雄,“我说话都不理睬了!”

情势转变之快令人无法接受。刚从纷乱的梦境和思绪中脱身出来,又猛然面对静香莫名其妙的抱怨,已经宕机的大脑再次温度骤升,高烧的感觉顿时袭上额头。

静香扭过头去,和在赌气一样。

“出木杉很明确地说过,”静香的声音小了点,眼睛却不知在看哪里,“就算天气很热,就算是你,稍微跑跑就倒下,也是几乎不可能的!”

大雄赶忙反驳静香:“他太抬举我了——”

——没成想静香转过身来给了大雄一耳光。

火辣辣的痛感,在大雄的脸颊蔓延开来。甚至另一边脸的肌肉,几秒后也酥麻了起来。这一记的力量不容小觑,甚至,静香可能用的是全力。

“大雄!!为什么我们越走越远,你不知道吗?!”

这句质问,声嘶力竭、直达心底。即使来由不明甚至莫名其妙,静香心中焦灼的恐惧、忧虑和痛苦也毫无保留地宣泄在外。此时即使迟钝如大雄,也不免狠狠地挨上一记重击,仿佛一柄巨锤,在胸中猛烈地四下冲撞。

此时第一时间涌现在大雄心中的想法,竟不是为自己开脱、解释。更令他惊讶的是,这想法竟也不是安慰、不是劝解。这从虚无的潜意识中猛然跳脱而出的想法……是罪恶感。

属于背叛者与辱命之人的罪恶感,像大海一样深邃。

大雄用手捂着脸颊,竟半晌没作得出声来。

“大雄。”静香的声音终于低下来了,“拜托了,看着我的眼睛,好吗?”

一阵凉凉的触感,覆上大雄热辣的双颊,仿佛烈火湮没于霜雪,剧烈的疼痛慢慢淡去,寂静的房间中仅留下怒气剧烈燃烧后、名为悲伤的灰烬。

静香的双手攀上大雄的脸颊,一双水灵的眸子闪烁着渴求后者的注视,仿佛那里面的灵魂囚禁在凄凉的躯壳之中,孤寂了万年之久一般。大雄的视线模糊了,他恍惚地望向静香渐渐凑近的面庞,淡淡花香钻入鼻腔,宛如沙仑玫瑰、谷中百合……

大雄再一次从半真半假的幻境中惊醒,眼前的静香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而方才的花香,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能是严重中暑和纷乱梦境的缘故,大雄开始感觉阵阵头痛。最终,他还是从静香的双眼前移开了视线。

“静香……”

大雄低着头,轻轻念着静香的名字,却早忘了自己刚刚想说些什么。

静香的双手从他脸上慢慢滑落。

“果然你还是没意识到……”

听语气,静香似乎没那么生气了。但大雄却更觉得这是放下了某种希望后的失落,一种他尚且不明白原因的失落……大雄反而开始希望静香能像刚才那样生起气来,而不是这样露出一副绝望的表情。

“我们刚刚走近的那段时间……你对一切都很满足。”

静香的声音里没了大起大伏,变得平淡冷静起来;然而这冷静在大雄耳中则更像是冷冽绝情,让他如坠冰窟。

“我还记得,以前的你对我的事情特别上心。”

静香也将视线从大雄的脸上移开,不抱什么希望似地垂下了眼睑。

“但是……时间一天天、一月月地过去,我发现你变得冷淡了起来。你的热情越来越淡薄,你的黑眼圈越来越重。你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和我在一起的时光感到厌烦了一样。”

大雄涣散的瞳孔骤然收缩,但很快恢复了正常。

在静香面前,他宁愿装作对一切都冷静对待,也不愿意再向外表露自己的软弱。可是这句话,着实戳痛了大雄本就在抽搐的心。

于是他暗暗握紧拳头,努力绷起脸想向静香辩解:“静香,那不是……”

又一个耳光,毫不留情招呼过来。只是这一次力道轻了很多,也不带什么过激情绪了。

大雄默默受了下来,没用手去捂,也没移开视线。但静香只甩甩手腕,动作漫不经心,她甚至没看大雄一眼。

“大雄,你不要说话。我知道,你那不是冷淡,不是厌烦。我知道,我刚才说的,一样都不对。”

静香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声音毫无起伏,继续平静地叙述着。

“你只是对现实的一切失去兴趣了而已。你丢了你的勇气,活在回忆里……我成了你回忆里的牺牲品。”

大雄本感震惊,但他再次强行压抑住了自己的反应,咽回肚子里。他静默了好久,才沉痛地问道:“从何说起?”

“从哆啦走的那时说起。”

终于,一道晴天霹雳。

大雄的拳头攥得更紧了。他表情绷得快要扭曲起来,脖颈上青筋暴起。他感觉得到,体内一团剧烈的火焰在燃烧他的五脏六腑,在他的胸腔里到处乱窜。他的牙齿已经咬得吱吱作响,浑身却还是不受控制地抖若筛糠。

那是初中时的事了。哆啦A梦没有与他道别,没有任何预兆。在寂静的夜晚,他沐浴着月光穿越了隧道,一夜恍惚,竟已相隔百年。清晨的阳光洒下时,留给大雄的只有空荡荡的壁橱和抽屉。

当真是来去如风。来时如梦似幻,去时无影无踪。

大雄记得很清楚。他记得自己早晨醒来,满家疯找,却没有一丝踪迹可循。爸爸和妈妈发现哆啦A梦已经不见,自然没有比大雄好受到哪里去。

他记得那天是考试,自己却依然请了假。

他记得自己流着泪,从早晨,到半夜,在自己的抽屉前长跪不起。

他记得自己那时的无助和迷茫,撕心裂肺的剧痛。

但他明白无论自己怎么做,也再等不到哆啦A梦回来了。

次日的补考,他还记得自己拿了全科的满分回家,却呆立在抽屉前不知所措。

最值得自己炫耀的人,早就不在自己身边了。那,考这几个破分数,拾起那点不起眼的自信,又有何用?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从那时起直到现在,没有几个夜晚是在安眠中度过的。

回忆被窗外的阵阵微风打断。大雄扬起视线,恳求地望着静香,无声地恳求着她,别再说下去了。

但静香依旧看都没有看他。

“……唉。大雄。哆啦还在的时候总是说你要坚强点、坚强点。你现在看起来是对什么都淡然了,对什么都不抵触不抗拒了。但那真的是坚强,而不是刻意为之的逃避么?”

“静香……”

大雄徒劳地呢喃着她的名字。

静香站了起来,依旧别过头去,不看大雄一眼。然而大雄察觉到,她并非是真的不想见到他,而是在努力抑制着想要扑进他怀里大哭一场的冲动。

她抑制得很成功,直到走前,她也只是回过头与大雄淡淡对视了一秒钟而已。只有一秒钟。

但这一秒钟足以让大雄发现,静香早就哭成了泪人儿。

“真的很抱歉对你说这些话。但是,大雄,从现在的你身上,我真的看不到一点坚强。”

静香夺门而出,而大雄瘫倒在床,嘴里满是苦涩的味道。


請勿於未經授權的情況下轉載本站文章。
取自「https://www.dora-family.com/index.php?title=Literature:大雄与天使之城/3&oldid=12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