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ASTERED:大雄与天使之城

超长篇

REMASTERED:
大雄与天使之城

4月9日|Loved Towel・首发于贴吧


040:望海长风

被叫做望海长风的少年一言不发,静静地站在那里,只是盯着至宝逸歌。

他瘦削的身体,像一根巨柱般钉在地上,明明看起来羸弱不堪,却散发出惊人的压迫感。连周围的阴影,都仿佛在朝她们拥挤过来。

至宝逸歌失声痛哭,而静香不明白为什么。

背叛吗?静香记得至宝逸歌曾经说过。或许是这样,遭到背叛的感觉,换到谁身上也不会好受。

“望海长风……为什么?”至宝逸歌绝望地嘶声道,“为什么丢下我…这不像是你会做的事……”

“至宝逸歌…”

望海长风走出了阴影,静香本能地向后退却。她听见望海长风口中呼唤了一声至宝逸歌的名字,却没有再说下去。

他的表情并没有敌意,但他周身的压迫感丝毫未减。

望海长风缓慢地、坚定地走上前来,距离至宝逸歌仅两步远。动作分外优雅,脱离了阴影的目光却阴晴不定。

他两手向前伸展,而随着他的动作,这整片区域都开始无声地震动,有如巨大的次声波在撼动着这片空间,并且振幅越来越大,直到静香失去平衡,仰面跌倒在地。

她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以同样的频率震颤着。

没有恐惧,也没有惊慌,有的只是喘不过气来的压抑。

转而看向至宝逸歌,她的状态更加糟糕,除了同静香一样在浑身颤抖之外,她还拼命地抱着头,像是头痛欲裂。

静香第一次看到至宝逸歌真切地流下了眼泪。

她不懂这两人究竟有什么恩怨,但这悲伤哪怕隔着数米开外的距离,她也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

两人在震动中被一股诡异的力量㨦起,固着在半空当中,失了重力,也没有了对自身的感知,仿佛所有的触觉感官都被切断,唯有意识漂浮在没有实感的空间里。

被抓住了。

静香脑中飞速地蹦出这一想法。

不知要被带往何处。

“你要…做什么?!”

静香拼尽力气想要质问望海长风,在失去了本体感觉后,她只能勉强低头。而本来想要大喊出声的质问,却也像泄了气一般。

“源,静香。”

望海长风忽然准确地称呼起静香的全名,因为这词不是母语,他念得格外用力。

“和至宝逸歌一样……你有自己要见的人。”

“什…你怎么知道?”

望海长风没有回答,只是说了下去。他的声音低而轻,语调温文尔雅。而这种温和,反让静香寒毛直竖。

“我带你去见你要见的人。而后会怎样,取决于你。”

“你认识我?我…我……见过你吗?”

“或许吧。曾有一天,我不得已潜入了你们的世界。看来记忆没有删除干净,不过,也无妨。”

“你动了我的记忆?你动了我的记忆?!”

静香忽然回想起那天自己脑中浮现的奇怪画面。绝美的国度,优美的音乐,弥漫着的几近绝望的哀痛,以及一个深深刻在意识中的概念。

天使。

“你想起了那个画面?”

“是你…是你把那画面放进我记忆里的……”

“我曾来自那里。我本没必要解释这么多,就当做是对违反你们意愿的补偿好了。”

静香感觉大脑分外混乱。

望海长风看了一眼同样被束缚在空中的至宝逸歌,眼神有一瞬间充满了怜惜,但立刻又恢复了原样。

“很抱歉,我给你看那些东西,本是为了安抚你。那样,消除你记忆的过程会更加顺利。”

静香不再说话,只是拼命想要回忆起那天自己昏迷在后山前究竟经历过什么。

“你本来可以彻底放下那段经历,正常地过好平凡的人生。但我没想到,年轻的人类们会如此好奇,好奇到不惜以身犯险,前来探寻真相……这么说或许不合适,毕竟你是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冒着巨大的危险,顶住巨大的恐惧,前往深渊的。”

望海长风的语调没有变化,但此刻静香却觉得自己受到了嘲讽。

她怒火中烧。

“闭嘴……你根本什么也不懂……”

“别急着这样说。我懂。我非常,非常明白。生物在进化出感情后,爱就成了世上最神圣的概念。谁不是为了自己所爱的人或事物行走在世间?我并不是在嘲讽你,我很敬佩你,你是个勇敢的少女。”

“……你到底做了什么?”

“没什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我要保护的。你如果想知道的话,也可以。”

“告诉我…”

“你并不是第一次接触深渊之子的势力。”

“什么?!”

“你早就见过深渊之子。那天你曾与至宝逸歌相遇,曾卷入一场血雨腥风的战斗。但你应该已经完全忘了。如果你有所记忆,或许会是你一生的阴影。”

“今天给我留下阴影的已经够多了!”

“我救了你,消除了你的记忆。无辜的人不应被凭空卷入。除了你之外,被卷入的,还有许多许多人。不过他们没有你那样的勇气去深挖真相,也没有受到进一步的影响。所以,会来到这里的,只有你而已……不,不只有你,还有你忠诚的友人们。”

“我是为了大雄而来的,不正是你们抓走大雄的吗?!你口口声声说着爱人爱人,是谁把我的爱踩在脚底蹂躏的?!”

“我不太希望,你把我和那些……算了。就当我们是一丘之貉吧,毕竟,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们卷入这股你们本不应涉足的漩涡,或许是命中注定。大雄…是的,你所爱的人,请恕我直言,他正是因为自己的爱心,才深陷于这场对你们而言堪称灾难的战争中。我没有怪罪的意思,但这一切的起因,或许是至宝逸歌。”

静香感觉气血直往头上涌。

“至宝逸歌?她又做错了什么?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但她冒着如此危险前来寻找背叛了她的你,你反而不觉得愧疚吗?她才十三岁,在我们的世界,她这个年纪,还只是刚上初中而已!” 虽然她并不了解至宝逸歌,但不知为何,面对这个温和却可怕的家伙,她无可抑制地想要开口袒护至宝逸歌。

或许潜意识里,这短短的同行中,静香已把至宝逸歌当作了朋友?

“当然愧疚。”

然而,仅这一句话,却将静香原本想倾泻而出的指责噎在了喉咙里。

“我的愧疚不是你能理解的。所以,只有这件事,你没资格指责我。”

“……”

“亡命徒的生活,你自然无法理解。我的想法,你也自然不知道。让我来告诉你——那天你所遇见的深渊之子,正是冲着至宝逸歌去的。而她摆脱攻击后,身负重伤。野比大雄,你所爱之人,收留了至宝逸歌,给了她所需要的关爱和温暖,给了她恢复元气的时间。至宝逸歌与你们不同,她是更加高贵的种族的成员……但不可否认,她同时也是个孩子。”

“孩子…呵…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孩子’的?”

“那天起,大雄的生活就与至宝逸歌挂上了钩。大雄知道至宝逸歌的所在,知道她的状态。他因此被深渊之子盯上,被深渊之子掳走……你知道深渊之子要的是什么。”

沉默许久的至宝逸歌,此时忽然啜泣着开口了。

“我是…为了找到你啊。望海长风。为什么…背叛圣丘?为什么…抛弃我?”

“很抱歉,小可爱,我不能告诉你。”

“小可爱…你有多久都没有这样叫过我了……?”

“很久了吧,我想。”

“我好想念你的拥抱…好想念你的安慰…好想念……你在圣丘时每天都会唱给我听的歌啊……”

“那就好好记住,不要忘记。”

“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这样对我们?求求你,回来吧……我好想你……”

“至宝逸歌。你爱我吗?”

“你是我唯一能拥抱的人……我…怎么会不爱你?”

“那真是太不幸了。从今天起,你要学着恨我。”

“我…做不到……”

至宝逸歌无助地悬浮在空中,泪如雨下,她委屈的哭声让静香心脏打颤。

望海长风的表情更加阴郁了。他不再理睬至宝逸歌,转向静香。

“……自那天起,大雄的生活就与至宝逸歌挂上了钩。大雄知道至宝逸歌的所在,知道她的状态。诚如你所知,此后他被深渊之子盯上,被深渊之子掳走……你知道深渊之子要的是什么。”

“…至宝逸歌?”

“此时至宝逸歌已经等于落入他们手中了。大雄那点可怜的记忆,对他们而言没有用处。一个注重效率的社会,会怎样处理无用的物品?”

“你们…你们……”

“我要带你们尽快赶往我们的要塞,你想见的人,正在那里等着你。”

静香崩溃了。

“你们这些怪物!!恶魔!!混账!!放开我!!放开我!!可恶……放开我……!!”

望海长风转身,翩然离去。他的步伐轻盈、沉稳、优雅,在静香眼里,却像个可恨的恶魔。大雄此刻或许凶多吉少,但急切的心情与被束缚的肢体只是让静香感到无比焦躁。

不知道索菲娅和哆啦A梦他们会不会找到这里,不知道是否会有奇迹在大雄遇难之前发生。静香此时无比希望神明存在,哪怕她上了高中以来就变成了坚定的无神论者。

静香焦急的嘶喊,与至宝逸歌轻柔的抽噎,回响在空荡荡的浮游堡垒中,而浮游堡垒仍像座死寂的坟墓般沉默着,在无止境的黑暗中向深渊之子的要塞开去。


請勿於未經授權的情況下轉載本站文章。
取自「https://www.dora-family.com/index.php?title=Literature:大雄与天使之城/40&oldid=12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