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哆啦小镇入手浅谈《哆啦A梦》作品的都市性

导语

哆啦a梦所在的小镇不仅是《哆啦a梦》故事发生的场所,也是作品中的一个别有意味的要素,很多故事都花了不少笔墨去描绘小镇,为《哆啦A梦》作品增添了浓厚的生活气息。尤其是在水田版初期的剧场版中,以渡边步为代表的一些创作者,以极为细腻的笔法刻画的富有生活质感的哆啦小镇,不但给人以无穷的回味,而且也是藤本弘所推崇的“SF风”的完美再现。 但是近年以来,剧场版的小镇的则有着边缘化的趋势,刻画日渐单薄。这也使得剧场版中的生活气息减弱了不少。正如吧主暗影雪狼Husky所说[1]

由于剧情中生活感的缺失,也妨碍了观众更好地把自身带入电影哆啦 A 梦的世界,与主角五人组一起从熟悉的市街与日常生活,缓缓进入大冒险中去,而这种不知觉中的过渡,现实感与幻想的交错,正是《电影哆啦 A 梦》的魅力之一,也正是如此,小镇的刻画才显得如此重要,不可分割。

暗影雪狼Husky

因此,本文将结合哆啦A梦工作室主编的《哆啦A梦深入导览》,对哆啦a梦所在小镇进行彻底研究[2],同时,本文亦尝试通过对哆啦小镇的研究,浅谈《哆啦A梦》作品的都市性。

图片来源:剧场版《大雄与绿巨人传》

哆啦小镇的详细研究

位置

在收到署名不明给大雄的不幸信件时,利用“邮件逆向探测器”调查后,显示出骨川小夫家的地址“东京都练马区月见台铃木原3-10-5”而大雄家所在的地方,哆啦a梦也证实说是“位于后乐园球场(现东京巨蛋)的西北面”(单行本第27卷P87)。原来如此,如果说是练马区的话,在位置上也说得通了。也就是说,哆啦a梦的小镇就是 “东京都练马区月见台” ! 而大雄孙子的孙子小世所生活的2115年中,这一带又被更加的开发,名称变更为“东京都练马区铃木原街”(单行本第21卷P61)。

骨川小夫家的地址(单行本第15卷《连锁信》)

还有,在镇上有条被视为一级河川的大条河多奈川,多奈川位于高井山,见晴山之间,源头是高井山上的湖泊,而哆啦a梦的城镇则在下游近海位置。

原作中中出现的哆啦小镇地图:

单行本第42卷《镇内突围大作战》

水田TV版中出现的哆啦小镇地图(与原作中有较大不同):

图片来源:水田版TV2010年《镇内突围大作战》

根据以上资料,笔者推测哆啦小镇在东京都的大致位置如图:

图片来源:Google earth

自然地理

高井山

高井山是哆啦A梦小镇近郊的一处主要山脉,高井山上的巨大湖泊,不仅是经过哆啦小镇的主要河流多奈川的发源地,也是附近的人游玩的去处。

在剧场版《大雄与铁人兵团》中,哆啦A梦一行人将逆反世界进入油滴入这一湖泊之后,成功将铁人兵团引入了镜面世界。

图片来源:剧场版《新大雄与铁人兵团》(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多奈川

名为多奈川的大条河川发源于高井山,位置和大雄家有一定距离,附近有租船的商家。天气晴朗是有很多小船漂浮在水面上,也有JR通过的铁路桥,也是大雄给自己好不容易买到的模型船下水的地方。

单行本第31卷《摩西的手杖》

由于许多人把这里当做是就近的游玩场所,因此垃圾也就被丢在河底下。以至于这条河的卫生状况嘛……

单行本第31卷《摩西的手杖》

除此之外,多奈川还生活着不少举世罕见的迷之生物——例如酒瓶。

单行本36卷《在河里游泳的酒瓶》

它们洄游于多奈川和东京湾之间。由于酒瓶对于河流水质要求较高,当多奈川的河水受到污染时,它们便不再洄游至多奈川。于是哆啦A梦和大雄清理了多奈川中的垃圾。

单行本36卷《在河里游泳的酒瓶》

除了酒瓶之外,多奈川甚至偶尔还有恐龙的出没:

大长篇《大雄与恐龙骑士》

原来,多奈川是和《大雄与恐龙骑士》中提到的“地底世界大空洞”相连的。“地底世界大空洞”中生存着被哆啦A梦一行人拯救的恐龙,它们避免了小行星撞击带来的被灭绝的命运,反而在地底生存繁衍,甚至产生了文明。这样看来小夫在多奈川上看到恐龙也就不奇怪了。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多奈川之外,镇内另有一条较窄的河流,接下来会在介绍车站附近的篇幅中提到。

常见场景

地点1 有水泥管的空地

这个空地是距离五人组家最近的地方,也是五人组常常集合的地方。空地上有三根水泥管,应该是堆放建筑材料的地方可是不知什么时候成为了五人组集合地,是胖虎棒球队的训练场以及胖虎演唱会的会场。

然而令人头疼的是,空地的面积相当之小,面向空地的住户家中的玻璃时常因为棒球而破碎。因此附近的住户对胖虎他们向来十分不友好。更糟糕的是,空地附近的住户大多脾气暴躁,比如说空地右侧的神成家。

图片来源:水田版TV2010年《镇内突围大作战》

地点2 多奈川旁的空地

位于铁路桥附近,多奈川河堤下方。是一个面积很大的空地,设有棒球场。一般来说胖虎队和奇拉诺鲁斯队的正式比赛就在这里进行。

图片来源:剧场版《大雄的猫狗时空传》

地点3 车站附近

日本被称之为“建在铁轨上的国家”,首都圈拥有极为发达的轨道交通系统。在二战之后的首都圈规划中,新市镇都是以途径的铁路车站为核心进行开发的,因此,JR等铁路的车站一般都位于镇上最为繁华的地区,不仅聚集了各式各样的商铺,也是镇上人流最为集中的社会活动中心。

哆啦A梦小镇作为典型的首都圈近郊小镇,自然也不例外:

站前大马路

站前大马路双向通车,有公交车经过。马路两边是商业街,是镇上最繁华的地带,图的右侧是公园的大水池。

单行本第33卷《镜子里的世界》

车站

这里的车站是离大雄家最近的,每天爸爸都从这里搭JR去新宿上班。车站有东西口,人流量非常密集。

单行本第19卷《千奇百怪的伞》

在爸爸还是孩子时,车站前有许多空地(单行本第41卷P165)。

水田版中对车站的描绘更为具体:

图片来源:哆啦A梦水田版TV2009《来自45年后的我》

站前商业街

站前商业街是小镇中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原作中出现的大型百货有三根毛为标志的“小羽急百货”,另外还有“四越百货”“西部百货”等(单行本32卷P123)。TV动画中出现的店铺就更多了,在此就不一一列出了。

小羽急百货 PLUS第2卷《替身器》

马路旁的河川

并不算宽的一条河流,是流经城镇的臭水沟,以前曾经很干净。能够钓鱼的多奈川与它有一定距离。

单行本第30卷《还是过去好》

由于在车站附近且人流量大,所以常有小孩掉下去。

单行本第37卷《感觉监视器》

另外,在水田版中,还提到这条河川是在隔壁镇由两条河流汇聚而成的。

图片来源:水田版TV2009年《45年后的我》

哆啦小镇中的游玩的地方

有大池塘的公园

在有公车和JR通过的站前大马路沿线,有一座有一个大池塘的公园,这个公园的池子里可以划船,大雄和静香曾经在这里划船去了无人岛(单行本39卷《鲁滨孙漂流装置》)。还在这里养过小恐龙(大长篇《大雄的恐龙》),把尼斯湖的水怪带到了这里(单行本第6卷P136),还有这个公园的喷水池也常常用来拍摄外景。(PLUS第4卷P48)

这个公园里靠近车站繁华地区,因此后面有一些高楼大厦。公园相当庞大,大雄曾经把这里和北海道的大雪山分支——夕日岳相调换过(单行本第19卷P172)。

单行本第40卷《胖妹别哭》

高地与后山

大雄居住的城镇上也有高地,而高地上有一处视野广阔的地方,高地上还有后山。是大雄等人的秘密基地。有时还有一些老旧房屋(单行本第14卷《外星人的家》)

后山是大雄常去的治愈之地。笔者认为,后山是哆啦小镇中的一个具有独特象征意味的场所,这一点会在后面加以分析。

图片来源:剧场版《大雄与梦幻三剑士》

  有沙场的小公园

位于城镇内部,靠近五人组的家,主要是给小孩子玩的社区公园。

单行本第19卷《天棚顶上的宇宙之战》

水田版中的小公园:

图片来源:水田版TV2009年《45年后的我》

大雄的秘密治愈场所

下决心和静香分开的大雄首先来到的就是这里,还有吃了“丢弃丸子”的大雄也来过这里。在高地景色很美的地方是治愈住户的秘密场所,静香在金丝雀死时和难过时也来过这里。

左:单行本第32卷《再见吧,静香》 右:单行本第8卷《欢笑人生》(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花野山公园

是看樱花的好去处,在春天樱花盛开的时候总是挤满了人。

单行本第31卷《墙壁景物更换机》

浅谈《哆啦A梦》作品的都市性

文化艺术的都市性,指的是在文化艺术作品中,具有以现代都市为背景,反映都市生活、关注都市人生存和心理状态的性质。《哆啦A梦》以其庞大的故事体量与完善的背景架构,不仅还原了昭和时代首都圈外围城镇居民的生存状态,同时也融入了藤本弘老师对都市生活的看法和价值取向,因此具备着一定的都市性。接下来,笔者将从几个方面浅谈《哆啦A梦》作品的都市性。

都市生活与自然生态之间的微妙距离

在《哆啦A梦》这部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都市生活与自然生态之间的微妙距离,这个话题可以从后山谈起。在藤本弘的笔下,后山是一个有着特殊意义的地方。后山虽然面积不大,但却是哆啦小镇的制高点(没有明确证据但至少视觉上是这样),其顶端还有一颗高大的千年杉,整体看来有着“纪念碑式”的形式(有些类似于埃及金字塔),这可能是藤子老师赋予了后山某种象征意味的缘故。实际上,后山的原型正来自于藤本弘少年时期与安孙子素雄时常结伴去玩的一座山[3]。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哆啦A梦小镇中,后山是一个绝对的地标(landmark)的原因了。藤本弘的确有通过后山寄托自己少年时代的美好回忆。

图片来源:丰田哆啦A梦系列广告

不仅如此,在《哆啦A梦》的故事中,后山也是大雄的治愈场所,总是遇到麻烦的大雄在后山睡个午觉或者看看风景就可以得到安慰,这其中又怎样的原因?笔者猜想或许是因为后山作为大雄所在的小镇之中唯一的一座“原生态的孤岛”,这里的自然环境使他暂时脱离了种种来源于都市生活中的种种压力,例如老师、家长的责骂、胖虎、小夫的欺负等等,久而久之,后山也就成为了他心灵中最柔软的一隅。

藤子老师笔下哆啦小镇的存在,也是不少当代都市人生存状态的直观体现——人们在都市的核心区域(中央活动区)内工作学习,而居住地则偏爱相对偏远,但却拥有自然环境相伴的区域。虽然地价是决定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但其实也另有它因可寻:都市的拥挤、压抑、速度和高度秩序感不仅是都市的现实环境给人们的普遍感觉,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人们的情绪,包括拥挤和压抑带来不安全感、焦虑感,速度感给人带来的振奋和激情,秩序感给人带来的淡漠人情和孤独感等。这些过于刺激的感觉都使得都市变得不够宜居。但是居住在类似于哆啦小镇这样较为偏远,与自然环境相对接近的人们,即便在都市中可能会感到疲惫,但至少能够偶尔让自己的心灵回归宁静,所谓“闹中取静”,应该也是这里的居民们独有的一种幸福吧!

实际上,藤本弘自己也过着类似的生活,在1960年代搬离常盘庄之后的“零工作室”时期,藤本弘居住在川崎市,工作地点则在东京市(虽说是两个市,但是实际上川崎市相当于东京近郊),两位老师每天都要乘坐JR通勤[4]。而藤本弘老师所居住的地方,与哆啦小镇的环境也颇为类似。想必藤子老师也很喜欢都市生活与自然生态之间的微妙距离吧。

多奈川铁路桥上经过的列车挤满了通勤的乘客 图片来源:剧场版《大雄的猫狗时空传》

潜藏在平凡生活中的力量

哆啦小镇表现了一种典型的都市生活的方式。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则是考察《哆啦A梦》作品都市性的关键要素。

哆啦小镇在昭和40年代以后就进行了开发,可以说是典型的首都近郊城镇之一,也是十分平凡的一个小镇,小镇上的人也是平凡的人,笔者在这里谈到的“平凡”,是指哆啦小镇和藤本弘塑造的小镇居民(也就是作品中的主要角色)皆为当时首都圈近郊(乃至于东亚地区)最常见、最典型的,换句话说,你还可以其他镇子上找到无数个大雄、静香、胖虎、小夫(实际上藤本弘在他的作品中也的确出现了很多类似的组合)。

单行本第35卷《给哆啦A梦放假!》

即便是五人组当中最有钱的小夫,也不得不为了省钱而在旅游中租漏雨的别墅,所以也只是有些小钱而已。

单行本第31卷《用体验机来享受》

《哆啦A梦》塑造的正是这些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普通人的平凡人生,在这部作品中,无论是大雄,还是大雄的父母、朋友,我们都能在他们平凡生活中感受到力量。正如吧友“我简直狂”所说:

藤本老师永远描写着平凡人的平凡,而能给人带来力量的 正是这些平凡的瞬间。

吧友 我简直狂

大雄的父亲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工资不高,每天乘坐JR通勤,往来于哆啦小镇和都心之间,有时候在外工作被上司欺负,受了委屈,也只能以大醉一场的方式来应付。支撑着他的,是一家人幸福生活的朴素理想。

大雄的母亲虽然情绪化,令自己和孩子的关系因课业问题而陷入僵化,但她一直十分信任大雄,以至于在大雄唯一一次考100分的时候丝毫没有怀疑。

大雄虽然懒懒散散,而且还三分钟热度,但是他也不断地在错误中反思,最终在哆啦a梦的陪伴下逐渐发掘了更完善的自己。藤本弘说“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比昨天过的更好,但是往往重蹈覆撤。这就是所谓的人性吧”[5]。这句话也暗示了大雄对完善自己人格的愿望与日复一日的平凡生活之间的抗争与妥协,抗争,妥协,再抗争,再妥协,不断抗争……当然,这不就跟我们每一个人一样吗?

静香虽然看起来似乎与大雄并不在同一个层次上,但是她能够意识到大雄对自己非同一般的珍视,并最终选择了大雄作为自己的终身伴侣。她本可以选择更有钱或更有地位的人作为配偶,但她明白自己择偶最重要的原则。

胖虎和小夫,他们虽然平时时常霸凌大雄,但却依旧各有各的伟大瞬间,虽然比较少,但回想起来也令人感动,例如胖虎对于妹妹的关心,以及在大长篇中体现出来的勇气和义气,即便是小夫,也曾经在大雄要搬家去美国(实际上没有)的时候对自己的行为深深懊悔,在大长篇中,他也同样克服了自己的胆怯,例如在大长篇《大雄的宇宙小战争中》,他也克服了内心的恐惧,驾驶RC战车护送静香前往皮力卡星,甚至于帮助静香挡住了致命一击。

大长篇《大雄的宇宙小战争》

而正是因为哆啦A梦——这个从抽屉里钻出来,有着圆圆脑袋的蓝色机器人,它给日复一日的平凡生活带来的那一点“sukoshi fushigi”(一点点不可思议),让我们看到了潜藏在平凡生活中的力量。

藤本弘通过塑造这些最为典型的人物形象,讴歌这些普通人的平凡。《哆啦A梦》式的感动,虽然也有类似《铁人兵团》《魔界大冒险》那样拯救世界、气魄宏大的壮丽史诗般的感动,但更多的是类似《奶奶的回忆》、《试着说再见》、《我出生的那一天》、《那天那时那个不倒翁》等这种每一个人身边都可以找得到的、润物细无声的感动。它不断告诉我们,珍视亲情、友情、爱情,平凡日常的生活中蕴藏了多少力量。

同时,藤本弘笔下的人物有着很强的带入性,相信不少人都有“看到野比大雄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感觉。因此藤本弘不仅仅塑造了野比大雄,某种意义上来说更是在为我们每一个读者、每一个这个时代中每一个的普通人塑像。

总结

藤本弘通过塑造哆啦小镇这一普通的首都圈近郊小镇和典型的人物形象,不仅寄托了自己童年时期的美好记忆、表达了自己所推崇的都市生活理念,更刻画了都市生活中千千万万普通人的日常,挖掘并讴歌了“普通人的平凡生活”。彰显出其重视自我观察和人生体验,热爱生活的人生态度和现实主义的创作思想。

他的《哆啦A梦》,以“一点点不可思议”与平凡的日常相结合所发生的奇妙化学反应,让我们看到了普通人平凡生活下蕴藏着的力量,这正是《哆啦A梦》作品探讨都市生活中普通人的生存与心理状态的核心,是其“都市性”的集中体现,也是《哆啦A梦》成为一部不朽的名作的重要原因。

参考资料

  1. 暗影雪狼Husky《大雄与绿巨人传补完计划 第四部分》
  2. 小学馆 哆啦A梦工作室《哆啦a梦深入导览》
  3. Dorawinnie《藤本弘老师小传 第一章 少年的梦想》
  4. Dorawinnie《藤本弘老师小传 第三章 零・工作室》
  5. 小学馆 哆啦A梦工作室《感动人心的名言集 哆啦A梦语录》

請勿於未經授權的情況下轉載本站文章。

取自「https://www.dora-family.com/index.php?title=Column:从哆啦小镇入手浅谈_哆啦A梦_作品的都市性&oldid=11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