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盘点

《哆啦A梦》
诸文明略考(二)

寂寞趴趴熊首发于贴吧

文明概况

No. 2 ㊣巴乌刚王国

文明所属:地球/非人类
时代:现代
种族:单一/平等
科技:无时间技术/空间技术弱/弱
政体:君主专制 信仰:祖先崇拜
社会形态:封建社会

王国位于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

王国的历史

根据扁扁的描述,狗文明独立进化的历程始于数百万年前的地壳变动——它使非洲的一片雨林(位于今刚果民主共和国)与世隔绝,而这片土地上的狗独立演化出了文明。值得注意的是,早期人科成员,以南方古猿为代表,也生活在非洲大陆上且时间大体吻合,那么我们也无妨大胆推测,在外部世界,古猿和狗类发生过生存竞争且古猿获得最终胜利(当然,这仅仅是个人猜测)。不管怎么说吧,一个不为人类所知的狗文明在非洲的密林中发展了起来。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接着,时间越到了约5000年前(约BC3000),此时狗文明已经产生了国家,并且拥有着发展水平不低的农业技术和极强大的军事技术,横向对比一下人类——文明尚处于起步阶段,我们就可以知道狗王国实力的可怕。鉴于巴乌刚一世时期狗文明已经有了完备的国家体系以及领先人类5000年的技术,我们有理由详细,在巴乌刚一世前还有其他君主。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好,下面我们就对这个巴乌刚一世做一个更深入的研究。首先看看他在位期间干的事:①废除科技尤其是军事科技,力图使臣民尽力于农耕;②建立巨大雕像,该雕像经实践检验是一个比所有兵器都厉害的兵器;③为后世的王族子孙留了充足的遗产,包括但不限于宝石、宝藏、预言。以上就是国王明面上干的事。但是,他干了但没有流传下来的事我们也可见一斑:第一:巴乌刚一世被称为一世,是王国的建立者。他的帝号也传了下来,直到扁扁这108代,但是上面提到过,巴乌刚之前,狗狗已经存在文明了,也就是说,巴乌刚绝不是狗文明的第一位君主,那么,他的身份也不外乎结束分裂的统一者/政变上台的贵族/推翻前朝统治的革命者(古代意义上的革命),等等。不管哪种假设,不可否认的是它是这个崭新国家的创造者。明确了这些,我们再来看看他为证举措的客观后果:禁止科技!这恐怕是巴乌刚做的影响最深远的的事了,用扁扁的话说,造成的结果就是“虽然科技退步了,但是人们幸福的生活着”人民是否幸福暂且不论,王国就这个状态保持了五千年倒是真的。而且,所谓的消灭武器也不是全部消灭,保留下来的有王族“代代相传的VR宝石”以及大杀器巨神像。说到这事情就很明了了,王族垄断了先进的武器,说穿了,这和秦始皇的“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没什么本质区别。造巨大雕像也不止“给子孙留个杀手锏”这一个目的,它客观上也造成了个人崇拜。《哆啦A梦》中的文明崇拜宗教不稀奇,但是祖先崇拜还真的挺少见。可见巴乌刚的形象被神化成了什么样子。由于巴乌刚的政策,狗王国没有发生过大的动乱,保持和平达数千年之久,同时,巴乌刚一系王族,也延续了同样长的时间。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王国的今天

巴乌刚的时代结束之后107代,到了扁扁父亲这一代。然而王国并没有什么本质变化,依然是自然经济为主体,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的生活。然而,乌托邦的幻影终究要破灭,土地兼并、资本主义萌芽这些东西的到来是不可避免、不以狗的意志为转移的。应当承认王国发生了某种经济变化——否则就无法解释达布兰达大臣的思想变化——无论是地主阶级开疆拓土的需要还是资产阶级广阔市场的需要,都迫使狗王国打开封锁已久的国门。而王族则否认这一需要,因为他会破坏王族存在的基础,当然,也会给百姓造成不小的冲击。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围绕这一问题,狗王国高层分为两派,姑且命名为保守派(扁扁之父、扁扁、公主、老大臣)和维新派(达布兰达、狗头军师、队长)。需要明确的是,这绝不是说维新派有多么正当、多么进步,恰恰相反,达布兰达没有给狗王国带来任何实际的好处,反而造成了动乱。维新的一方干的是非正义、丑恶的事,保守的一方却能使人民恢复到和平的状态,这不得不让人记起马克思所说的“对联式悲歌”。[1]这种矛盾激发的结果就是达布兰达的弑君、赶走扁扁、暂时掌握政权,但他的辉煌也就到此为止了,横征暴敛使他众叛亲离,甚至连士兵都感受得到这一点。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而扁扁的归来则彻底击碎了他的征服梦,狗王国又重归和平。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就太好了,不过很可惜不是。尽管达布兰达带领狗王国艰难的迈出了一步,但是,按照他的路子走下去,狗王国的毁灭是无疑的。他们的武器在5000年前足以干掉人类一百回,可是今天不同了,就凭他们的武器能不能走出刚果金都是问题(刚果金的原宗主国比利时和利用刚果金制约苏联支持的刚果人民共和国的美国也不会坐视不管),更重要的是,人类目前的主流意识形态还不能容忍另一个智慧种族和自己分享地球。所以,狗王国的扩张是灭亡的同义词(甚至大雄他们都没为人类担心)

这不仅是达布兰达面临的问题,也是扁扁必然面对的问题。扁扁比达布兰达有优势,因为他见识过人类世界,了解过人类的实力。人类之所以没有灭了狗国,仅仅是人类没有检测到他们。但是问题在于,人类早晚是要发现他们的呀!这就成了一个无法解开、怎么走都是死的难题。到了二十二世纪狗王国的命运无非是①灭亡②融入地球文明。这里,我们姑且当个甩手掌柜,交给扁扁处理。(事实上扁扁能文能武(在船上学会日语!),个人实力超群!)

与人类的交往

虽说狗王国与世隔绝,不为主流人类社会所知,但还是对周遭的原始部落有一定的影响,救下大雄的部落有着对狗王国相对完整的传说足以证明该部落同王国有过接触。并且这种接触使该原始部落形成了对巨神像的崇拜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大清的影子

也许是错觉,我再狗王国身上居然看到了大清的影子

好吧,不是错觉就是很像!无论中国还是日本都曾是这种发展模式的受害者,这也是我们需要反思的。

对于这一点,马克思的论断还散发着真理的光芒:“与外界完全隔绝曾是保存旧中国的首要条件,而当这种隔绝状态通过英国而为暴力所打破的时候,接踵而来的必然是解体的过程,正如小心保存在密闭棺材里的木乃伊一接触新鲜空气便必然要解体一样。”[2]

反思与结论

之所以写这些东西,不是为了证明巴乌刚王国有么蠢,也不是说王族多么坏,而是要得出一些有借鉴意义的东西。事实上,类似的争论在人类历史上也不鲜见:我国古代即有道家“鸡犬相闻,民治老死不相往来”的退步史观和法家的进步史观。西方哲学史上“人本主义”“科学主义”的争论也一直没停(反科学主义的代表为卢梭,见其《科学与艺术》)。工业革命后,看似科学大获全胜,但也给人类带来一系列问题,于是乎才有了中西文明碰撞中以中华“道德文明”去拯救西方“科技文明”的思想。而极左思潮泛滥时也有轻视科技而极端强调劳动(这里的劳动多指体力劳动)的做法。

总之,科技和人文的关系是一个永恒的命题。这两者也不是完全对立的,恰恰相反,他们相互促进。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因为一个想象中的乌托邦而放弃进步——这不意味着天堂而是灭亡

另一方面,军事科技和其他科技关系也是值得重视的。暴力并不是一无是处的,且不说他是“每一个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3]。文明所取得的一些巨大科技进步都是和军事联系在一起的,无论计算机还是核能,一开始都是运用于军事的。对于军事力量,关于这一点是绝不应该被忽视的。


最后,我之所以会喜欢《大雄的大魔境》,可能原因也在于此,这部的正派未必全“正”,反派也不是全“反”而是各有魅力,这大概就是这部的魅力所在。借用Shimmer  的话说:

《哆啦A梦》不止有一种颜色。

彩蛋

——貌似没有人提到: 胖虎冒着炸弹雨去找扁扁的一段,日文原版只有BGM而听不到胖虎和扁扁说了什么。而台湾中文版则为这一段剧情加上了台词:

胖虎:喂!我也要一起战斗!
扁扁:你快点回去,现在这是我自己的战斗!
胖虎:少啰嗦了!事到如今我还能退缩吗?
扁扁:我不准你擅自行动,这是身为王子的我下的命令!
胖虎:王子的命令那算什么!我的命是属于我自己的,你的命现在也归我管了!
(大雄、静香、哆啦A梦上)
扁扁:笨蛋! 胖虎:你们快点回去!
哆啦A梦:我们已经决定了啦。
扁扁:你们在想什么?这是我自己的战斗!
(小夫上)
小夫:危险!

台湾版台词
日文原版(左)台湾中文版(右)

参考文献

  1. ^ 马克思《鸦片贸易史》(《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第二版第一卷)
  2. ^ 马克思:《中国革命与欧洲革命》(《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第二版第一卷)
  3. ^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