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

差点毁掉日本漫画业的
“禁止有害图书运动”

首发于微信公眾號

相信很多人在学生时代都有过被家长和老师将课外书没收的经历,在很多家长和老师眼里,课外书就是学习的天敌,尤其是漫画。很多人也会羡慕我们那个二次元产业异常发达的邻国——日本,但是也有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的日本,被手塚治虫称为“像空气一样不可或缺”的漫画也曾被家长和老师视为公敌,甚至差一点因为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而被毁掉,这场运动就是席卷整个日本的“禁止有害图书运动”(日文:悪書追放運動)。

1945年,投降之后的日本进入了战后重建时代。因为物质的匮乏,使得看漫画成了当时人们为数不多娱乐形式。1947年,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漫画——手塚治虫的《新宝岛》发表,这部奠定了日本漫画未来表现形式漫画,一经推出,便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从而推动了漫画的发展,很多人都是看了这部漫画之后,走向了立志成为漫画家的道路。另外,此时被美国接管的日本,倡导的是新闻出版自由。所以,在此影响下,包括漫画在内的各种出版物也是质量参差不齐,这当中尤以“赤本漫画”最为严重。所谓“赤本漫画”是对当时一些地下廉价出版物的一种统称,因为封面多采用红色,所以便被称为“赤本”。这些“赤本漫画”为了搏人眼球,往往在封面和内容上打色情擦边球,甚至还有鼓吹军国主义的内容出现。客观来说,包括这些廉价的“赤本漫画”在内的很多出版物内容,确实对青少年的身心产生了不利的影响,所以在这种大环境下,日本的文化部门和相关民间文化团体开始进行提倡净化出版环境的运动。

1955年3月,日本的一份叫《日本读书报》的报纸刊登《儿童杂志真实情况》系列报道,在这份报道中,详细的分析了当时日本漫画的现状,并提出了一个观点:目前日本漫画的内容让人感到忧虑。并且举出多部当时正在连载的漫画内容加以分析和批判。由于当时很多漫画的题材都是以冒险为主,主人公难免会遇到各式坏人,并会与之交战打斗,而这些内容也恰恰是这份报告所批判的主要论点之一,因为当时的日本正处于战后的重建阶段,对战争这种字眼是极为敏感的,虽然书中所描写的重点并不是打斗本身,而是强调主人公在冒险过程中所展现出来的精神和品德。

实际上,这场“禁止有害图书运动”最初并非只是针对漫画的,但是漫画在当时还是主要做为儿童读物,所以便首当其冲。同时,在学校方面,很多家长也反应自己的孩子经常看漫画会影响学习,希望学校和社会有关方面可以出面。甚至在有些学校还出现了在操场上将没收的漫画进行焚烧的场景。后来更是有相关民间团体加入,类似的情况也愈演愈烈,全日本各地都开始了类似的焚书事件。面对种种压力,许多书店甚至将漫画下架,这里面就包括手塚治虫的《铁臂阿童木》。很多评论家甚至认为,漫画中,阿童木诸如从天台飞出、打斗、破坏等等这些动作会让儿童模仿,从而引发危险。

作为当时日本漫画的领军人物,手塚治虫愤慨的评论道:“这简直就是像中世纪的时候,随便抓到一个女人就说是魔女然后就处于火刑!漫画本身没有错,漫画能带孩子无限宽广的梦想,这也是我成为漫画家的理由!” 但是手塚治虫的观点并没有得到那些批评者的认同,在批评者看来,漫画的流行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问题,这些批评者和一些民间团体(包括家长与教师的联合组织和文化人团体)还煞有介事的成立了一个“良书推荐委员会”。而以手塚治虫为首的这些漫画家还跟各杂志社的编辑以及一些教育家们商讨一下对策,虽然这些漫画家一再表示:“漫画会成为在内涵上不输给儿童文学的艺术形式。”但是批评者始终坚持“漫画只不过是一种娱乐工具”这一观点,双方根本无法达成一致。随着事件的持续发展,漫画家除了无奈,也拿不出相关对策,此时的手塚治虫也同样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其家人甚至劝他放弃漫画家这一职业,而手塚治虫则说:“我坚信漫画的力量!”

这场运动持续了一年多之后,有不少教育家和文学家陆续站出来,对漫画表示了理解,同时还在舆论层面表达了对漫画的支持。他们认为,好的漫画并非是不良书刊,它对儿童来说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一种文化形式。于是这场轰轰烈烈的运动便像流行风潮过后那样渐渐平息了,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完全结束,这场运动的余波甚至一直断断续续的持续到了1960年代末。

黎明前的夜晚是最黑暗的,这场运动对于漫画来说,也是如此。因为越来越多的文化人士的关注和深入地研究漫画,使得人们开始重新审视漫画这一新兴的艺术形式,为未来二十年内漫画的蓬勃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次事件过后,手塚治虫说:“在禁止有害图书运动的影响下,那么多焚书之火也没有让漫画消失,这足以证明漫画的力量,而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东西会让这股力量消失!”

月见台17600是由哆啦A梦爱好者创立的公众交流平台,如果你喜欢请分享给你的朋友,如果你有什么建议或者有兴趣进行投稿,请加入QQ群:1131976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