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化

小说版
大雄的月球探险记

宋博虎

第一章 异说俱乐部徽章

“大雄!”

野比家的早上总是能听见妈妈的声音,这一天早上也是如此,妈妈的声音在整个家里回荡着。

用“是是是!”来回答这个声音的是这个家的长子——野比大雄。

总是迟到,总是失败,不擅长运动,学校成绩总是持续0分——然而,他却是个非常温柔,带着一副眼镜的上小学的男孩子。

“迟到了,迟到了,要迟到了!”

大雄背着扣着盖子的双肩背包匆匆忙忙地下楼梯,因为太着急,一下子跨了两层楼梯,脚一下子踩空,就势脸跟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因为这个跌倒,书包搭扣崩开了,教科书、笔记等散了一地。

“哇,怎么这么倒霉!”

教科书扣在大雄脑袋上,下巴仍然贴在地板上,大雄感叹道。就在这时,他听到一个声音。

“接下来是一则月球的不可思议的事件”

声音是来自起居室的电视机。大雄一边摸着被摔红的下巴,一边被新闻的声音吸引,来到了电视机前。

电视上正播放新闻节目。播音员的身后是一个圆圆的大月亮的照片。

“月球探测机嫩竹捕捉到神秘白色影像。接下来请看视频”

电视此时切换了视频。就是那个叫做嫩竹的探测机发来的影像吧。视频里是月球上面旷阔无垠,十分昏暗的地面。

“荒凉的月球表面上突然出现的白色影像——”

大雄“啊”地惊叫一声,眼睛瞪得大大的。

的确出现了“白色影像”。

岩石阴影似的地方,显现了某种白色的东西,然后这个影像很快就在大雄的眼前消失了。看起来就像是某人在向自己发送信息一样。

播音员继续说道。

“以上就是嫩竹最后发来的影像,嫩竹也在发回影像后断绝了通信,专家们认为这是受到了太阳耀斑的磁暴影响出现的影像……”

画面再次切换到演播室,画面也变作了关于太阳耀斑的介绍。大致就是说太阳耀斑爆发会影响电子通信等等的说明,大雄此时对这些电视画面已经失去了兴趣。

“刚刚的,莫非是……”

就在此时,大雄感到身后某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氛。

“大雄!”

大雄僵硬地转过身来,妈妈站在走廊里。脚下是从大雄书包里飞散出来的教科书和笔记。妈妈紧紧盯着大雄。

“现在是看电视的时候吗!”

大雄听到妈妈的怒吼,慌忙捡起散落在地上的教科书,背上书包。一边“是是是!”地回答着,慌慌张张蹬上鞋子,飞奔出家门。身后的书包搭扣都忘了扣上。

“我上学去了!”

书包里的教科书和笔记剧烈地晃动着。大雄狂奔向学校。

等大雄到达校门的时候,上课的钟声也响起了。

通常大雄到达校门的时候,钟声早就已经响过的情况要多一些,所以今天对于大雄来说属于好的了。只是,再在这里耽搁的话就真的迟到了。耳边一边响起“叮咚叮咚-叮咚叮咚--”的钟声,大雄一边飞奔过空无一人的操场。

此时,正是让人感到秋天真正到来的时节。

校园里的银杏叶不知何时已经悄然变作黄色。明明前些日子穿短袖还没有关系,如今却是不得不穿上长袖的寒冷了。到了夜晚,更要添上一件羽绒上衣之类的厚衣服,这样的日子逐渐增多起来。

“早上好。呼哈~赶上了”

大雄赶到了教室,胸口仍然在大幅地起伏。但是却没有人回应他。大雄有点奇怪,所以抬起头来,只见同学们都聚集在教室中央,乱哄哄地在说着什么。老师还没有过来。

同学们聚集的中心是胖虎。

胖虎本名刚田武。身材高大,是大雄同学间的孩子王。声音洪亮且粗暴,运动神经虽然不错,可是学习一般。大雄的玩具和漫画总是被他抢走,还动不动就被他暴揍一顿,但其实他也有心软的一面。他总是大声歌唱,虽然他五音不全,让人难以忍受,但是他本人却是从心底里喜欢唱歌,将来的梦想也是要成为歌手。

胖虎说道

“那则月亮的新闻,是说出现了外星人了吧?也就是月球上的——月球人!”

听见这兴奋的声音,大雄明白大家也都看到今天早上的新闻了。看来那条月球神秘事件正在热烈讨论中。

掩盖住胖虎声音的是另一个声音,是小夫。

“哎呀,月球探测机的影像,那是分帧发送过来再重新合成的哦,有人说那只是在拍摄间隙无意间闯入的宇宙垃圾之类的东西而已。”

很像是小夫发表的意见。骨川小夫的父亲是公司社长,所以他拥有很多玩具和漫画,是富裕人家的孩子。所以尽管他说话傲慢自大,令人厌烦,但类似这样的微妙的知识却是经常发表一番。

“分帧传送又合成什么的是什么意思?”

大雄心中的疑问被静香问了出来。神妙的面容抬起,这个可爱的女孩子就是源静香。头脑聪明,温柔,还有就是十分喜爱洗澡的女孩子。可能是因为有女孩子问他,小夫甩了一下自己标志性的尖尖的头发,得意洋洋地回答道。

“那并不是像摄影机那样拍摄的持续不断的影像,而是一帧一帧短时间拍摄的大量照片合成在一起,使其看起来像动起来一样。而且新闻说了通信马上就断绝了,所以那很有可能只是在那个时间点闯入镜头的尘埃或者宇宙垃圾之类的影像罢了”

胖虎、小夫、静香,他们连同大雄至今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冒险,他们是患难与共的伙伴。明明他们平时并不是总站在一起的,特别是胖虎和小夫总是大雄对立的一方,为什么呢,这恐怕是不可思议的缘分吧,大雄认定他们就是自己的伙伴。

伙伴,也就是——朋友。

大雄一边听着这些朋友的意见,大雄一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为什么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如此简单的事情呢——大雄就是这么想的。

小夫的意见一出,班级里的同学们又开始各说各的了。

“才不是宇宙垃圾呢,是幽灵啊”

“幽灵?”

“那么,灵气如何?人的魂灵似的东西”

“为什么是那种东西啊”

乱乱哄哄,大家兴奋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是却没有一个大雄认为是对的答案。

大家,好像真的没有意识到啊!

“嗯~咳咳”

大雄仍然背着书包,发出很大的咳嗽声,热衷于讨论的同学们一起转向大雄的方向。大雄沐浴着众人的目光,一边高高抬起右手,伸出食指。

“月球上的那个白色的身影的本来面目是……”

大雄俨然一副侦探的模样,就像推理出犯人的名字要公布于众之时那样,食指缓缓落下,然后大声宣布。

“那就是月兔啊!”

那是很久以前就有的传说。传说月球上有月兔,他们不断地做着年糕。看见月亮就能想到打着年糕的月兔,小时候大人总是这样说。今天早晨看到那则新闻,大雄就确信无疑。

大家瞬间都不说话了。

接着,大家一副为什么我就没有想到呢的惊讶,纷纷称赞大雄,大雄是这么想象的。可是,现实并不是这样。

接下来的一瞬间,大雄并没有如预期的那样接受大家的赞誉,而是被一阵阵巨大的,就像是嘲弄人那样的笑声所包围。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雄,你是认真的吗”

“很有大雄的风格啊”

虽然被大家嘲笑,但是大雄还是不明白这有什么可笑的。这样说的话,胖虎说的月球人还有那个灵气什么的不是更可笑吗,他们的那些意见,跟我主张的月兔又有什么区别呢。

“为什么?不能说月球上存在月兔呢!”

大雄无法接受众人的说法,就这样被大家嘲笑,被大家盯着看,大雄向身后黑板的方向不住后退,突然手似乎碰到了什么。那是老师授课时使用的长长的尺子。

各位,你们难道不知道月球的表面上,那些跟兔子一模一样的生物吗。大雄手里拿着尺子,一边模仿兔子打年糕的动作。

“就像这样,他们不断地打着年糕……”

大雄就这样挥动着尺子,就在这时,教室的门划拉一下打开了,大雄由于太投入并没有注意到门打开的声音。

啪地一声,手上传来一种打在什么硬东西上的冲击感。

大雄这样想着,一边抬起头来,眼前站着的正是老师。大雄手里的尺子正中老师的面门。

“野比君……”

老师愤怒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被吓坏了的大雄倒吸了一口凉气,老师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大声吼道。

“给我去走廊里罚站!”

大雄没等老师命令,就已经站在了走廊里。

好不容易没有迟到一次,却还得一个人在走廊里罚站,大雄感到肠子都悔青了,感到一阵阵地悲伤。他仰起头来对着天花板,大叫道。

“哆啦A梦!”

大雄此时想起的是另一位十分重要的伙伴。那是他朋友的名字,大雄用求救般的口吻大声地喊道。

然而,就是这个大雄认为是十分重要的伙伴——哆啦A梦,在他听完大雄的讲述之后,换来的是一阵及其无礼的打着滚儿的大笑。

“月兔?噗哈哈哈哈哈哈。亏你能想到这么愚蠢的想法”

看着正在阅读的书放在一旁,在一边撒欢着踢着腿大笑的哆啦A梦,大雄情不自禁叫了起来。

“啊啊!连哆啦A梦也嘲笑我!”

大雄觉得很后悔,他觉得至少哆啦A梦会认真倾听他的意见,会相信他,大雄在回家的路上就是这样认为的。

哆啦A梦,来自二十二世纪的未来机器人。大雄孙子的孙子,一位叫做世修的少年,为了拯救直到上了年纪直到去世都不见起色的命运的大雄的可怕的未来,从未来带着哆啦A梦来到了现在的野比家。

哆啦A梦肚子上的四次元口袋里面有无数未来世界的秘密道具。他就是凭借这些一次又一次地帮助大雄——当然,由于大雄得意忘形或者不好好记住使用方法,也总是倒霉。

“好了,算了。你们都随便嘲笑我好了”

大雄背向哆啦A梦,坐在房间的角落里。板着脸,低着头。大雄心想不管何时,不管我说什么,只有哆啦A梦从来没有这样不问青红皂白就否定我。

“明明大人总是跟我们说月球上住着月兔的,什么时候变成没有这回事了?”

首先,为什么能这么肯定月兔不存在,其次,明明谁也不能说自己了解月球的全部。站在一旁看着大雄的哆啦A梦,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很为难地低下头,但是,接下来,哆啦A梦一副好像想到什么似的样子。

“嗯,你的想法的确不能说是错的,不能一概而论”

大雄“哎”地一声,转了过来,看着哆啦A梦。哆啦A梦正伸手从四次元口袋里拿出道具。

“异说俱乐部徽章!”

像句号一般圆溜溜的东西,那是一枚小徽章。没有反转,哆啦A梦把徽章拿到大雄面前,徽章上刻着椭圆形的圆圈,中间一道线型的纹路。看起来像是字母“e”的文字。

哆啦A梦手中只有一枚徽章,旁边的盒子里放着许多跟这枚一样的徽章。后面则是类似台子一般的标志。

“异说?”

这是没听说过的新名词。大雄不再看向旁边,跑到哆啦A梦身边。哆啦A梦重重点点头。

“世界上持不同观点的人很多。带上这个徽章就会成为拥有共同观点的伙伴”

“不同观点?”

大雄看样子还没明白的样子,哆啦A梦就继续说明。

“比如,地球是圆的围绕着太阳转。这个谁都知道吧?即使是大雄你也知道”

“你说即使是我,你什么意思!”

“好了好了。很久以前这种地动说却被人们看做是错误的想法”

“那么,以前的人是怎么认为的?”

大雄继续问道,哆啦A梦将手中的徽章一托,继续说道

“以前的人们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太阳、月亮、星星全都绕着地球转。这个想法叫做天动说。而且在很久以前,人们做梦也想不到地球是圆的,很多人相信地球是平的”

大雄一边听着哆啦A梦的说明,一边想象着。只有地球不动,其他的星星都围绕着地球转的世界。

“啊哈哈,以前的人都是笨蛋啊”

大雄情不自禁地说道,哆啦A梦小声嘟哝“真是的,你也别太抬举自己了”。哆啦A梦将徽章戴在胸前,然后把刚才和徽章一起取出来的标志放在大雄的桌子上面。

“其实天动说是正确的!”

哆啦A梦话音刚落,标志上方的类似天线的部分,发出嗡地一声,光芒旋转着射了出去。

“你戴上这个徽章”

哆啦A梦递过来一个徽章。大雄一边看着那个标志,一边将徽章别在胸前,这个徽章不用像别的徽章那样用别针别在胸前,啪嗒一下就贴合在胸前了。

与此同时胸前的徽章发出一阵清风拂过湖面似的柔光。

不知何时,哆啦A梦拿出了任意门放在房间里。

“好了!跟我去世界的尽头看看吧!”

大雄将竹蜻蜓放在头上,哆啦A梦用手拉着大雄,飞进了门的另一面。

“等等!”

还有点懵的大雄,就这样被哆啦A梦拉着一起穿过了任意门,那一边是天空。从在宇宙中漂浮的任意门出发,哆啦A梦引导着大雄,向下飞去。接着大雄听见某种声音,哗啦啦啦……这样十分巨大的声音。

是水声。

大雄抬起头,然后屏住了呼吸,眼前的一切是难以置信的一幕。

那是大海。只是跟大雄认识的那片大海不一样。如果非要形容一下的话,可以说是“大海的一端。”正如哆啦A梦所说的那样,这里是“世界的尽头”。

这个尽头就是大雄至今为止称作是地平线的场所吧。广大的海面突然切断,从那里大量的海水形成一条巨大的瀑布向下坠落。平坦的地球,这里是一端。这里是尽头。

这就是天动说的世界。

“这仅仅对戴着徽章的人是如此——也就是说成为异说俱乐部会员的人才会看到天动说所描绘的世界哦”

大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在他身旁,哆啦A梦抬头挺胸,看着胸前的徽章。

这时,大雄大声喊道

“啊!那艘船要掉下去了!”

一艘巨大的青色邮轮,现在正在向地球的边缘接近,那条飞流直下的瀑布的地方。马上就要掉下去了!

大雄急得伸出手去就要去帮忙,哆啦A梦赶紧伸手拉住了大雄。

“没关系的!因为别人看到的还是那个圆形的地球哦。你试着把徽章拿下去看看”

“哎?”

听到哆啦A梦这么说,大雄赶紧拿掉徽章。刚刚那艘就要掉下大海尽头的船,根本就没事儿,眼前又变成了那片大雄熟知的平稳的大海。地球尽头流下去的海水,连同那巨大的哗啦啦啦的瀑布声都消失了。

“什么啊,这不就是大海吗……”

看着平安无事的邮轮,大雄终于明白这个徽章的作用了。哆啦A梦则在一旁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他们通过任意门,回到房间里,大雄高抬双手“啊,真是太有意思了!”满足地大声叫道。

异说。

虽然对别人来说是错误的,但对某些人来说是他们相信着的另一种世界的可能性。

这样一想,就会觉得自身莫名地一阵兴奋。除了天动说以外,一定还有别的异说。其他的究竟还有怎样的想法呢。

“哆啦A梦,比如说,这个世界上还有相信槌之子和雪男存在的人,要是存在的话,也会存在相应的世界吗?”

“会存在的,但是你是要我拿出与槌之子玩耍的道具吗”

“你是为了什么啊?”

大雄一时间有点被问住了,就这么发着呆看着哆啦A梦。哆啦A梦说道

“你不是因为你说月球上有月兔而被大家嘲笑,感到非常不甘心吗?”

“啊,是啊”

“真是的”

马上就得意忘形,这可能是大雄不好的地方,但是当有趣的东西出现,会变得非常热衷于眼前的事物也许又是大雄好的地方吧。哆啦A梦暗暗地想。面对着笑嘻嘻的大雄,哆啦A梦重新开始说明。

“刚才我也说过,大雄的想法也不能确定就是错的。以前就有月球背面文明说

“那是什么?”

“为了更好地理解……”

哆啦A梦从口袋里翻找着。

“实物微型大百科!”

哆啦A梦拿出的是一本厚厚的书。用这个来学习吗?就像是一下子看透了大雄所想的那样,哆啦A梦呵呵地微笑着。

“月球的自转和公转”

这样说着,哆啦A梦按动封底的一个按钮。将封面打开了,书中竟然是空洞的。从里面一下子飞出行星来。

太阳、月亮以及地球。

微型的行星们,呈螺旋状运转着,一下子飞升到宇宙中,三颗行星,按照各自的间隔配置停止后,最终开始规则而正确地运转。

大雄也明白这应该是天体的实际位置。各自运行的方式,也跟实际的运行轨道是一样的微型模型。

“那个是太阳”

发着格外巨大的光芒,能够感到热量的行星。哆啦A梦指着它继续说明。

“这边是地球和月亮”

这么一看,地球跟太阳比显得好小啊。而绕着地球转的月球则显得更小一些。

“月球总是以相同的一面对着地球转动。所以在月球探测机和观测卫星发射之前,人们始终不知道月球的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因此有很多人认为月球背面有空气,有月球人创造着属于他们的文明”

比起地球转动的速度,月球转动的速度看起来就慢了很多。两人抬头看着微型月球绕着地球转的样子。

“好有意思啊!”

大雄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哆啦A梦将大百科合上,放进口袋。大雄兴奋地凑过来。

“我们也相信月球能够居住吧!”

“那么,赶紧吧……”

两人,面向桌子上摆放的标志。深呼吸,然后大雄对着标志喊道。

“月球背面有空气存在,有生物居住在上面!”

标志上面类似天线的部分,开始从内侧发出微弱的光亮。然后就像是受到了看不见的风一样,呼呼地高速转动起来。

用任意门,打开通往月之世界的大门吧。

一开始两人都蹑手蹑脚的——,可是,等大门打开,吸进空气的时候,大雄和哆啦A梦两人都哇地一声欢叫起来。

两人走进了月之世界。

“不用穿宇航服!”

“不用照适应灯!”

大雄说道,哆啦A梦说道。两人一前一后这样说道。

“全都不用在意了!!”

哆啦A梦微笑着继续说道“而且重力也跟地球相同了”如同在地球上一如既往地呼吸,如同在地球上行走奔跑。

让人忘记了这里竟然是月球的背面这个事实。大雄步伐轻快,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继续往前迈进,可是接下来的瞬间。

大雄站住了,倒吸了一口气。

“哇啊啊啊啊啊”

大雄发出一声巨大的感动的惊叹。

在他们的头上,是广阔的满天星斗。对比在地球上看到的星空完全不同,星星每一颗都是那样近那样明亮。而光也是不同的。各自发着别样的光辉在空中闪耀,让人清楚地明白那就是“星星”。它们是那样的厚重那样的明亮,好像伸手就能碰触到一样。在地球上看到的星空,好像就是平面上的光的颗粒似的,在月球上的星星和星星之间并不在一个平面上,而是各自或远或近,若隐若现,仿佛再向空中深处行走一般。

星空,太美了——真的是太美了。

这样看着,将视线转向地上。前后地转动着头,月球山脉的正面,隐隐发着青色的光芒。

“看起来这里就是月球的背面了吧。等等,让我看看地球”

“果然是圆形的啊”

大雄想到的都是刚刚看到的天动说的世界,感到心情十分奇特。地球是圆的,现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很久以前的人们是无法在地球外面看到这些的。

“月球的背面如今是夜晚。月球的夜晚跟地球不同,是很漫长的。以地球的时间来计算的话,大约是两周时间”

“哎~”

大雄很赞叹的样子说道。正觉得很惊讶的时候,下一个瞬间就漫不经心地说道“可以好好地睡觉真让人羡慕啊!”哆啦A梦听到他这样说,啊呀一下摔倒在地。

“不过这么昏暗什么也看不见呢。而且,啊,啊,阿嚏!你不觉得很冷吗?”

大雄一边打着喷嚏一边哆嗦着说道,哆啦A梦一边说着“这就亮堂起来”一边在口袋里摸索。

“发光苔藓~!!”


哆啦A梦拿出来的是一个小瓶子。瓶底是方形的,里面装着闪闪发光的砂状颗粒。

“稍微撒下一点,就会附着在岩石上,并不断增加扩展哦”

哆啦A梦把瓶子左右晃动着,将里面的苔藓播撒了出去,正如他说的那样,撒下去的发光带,顷刻间扩散开来。从地面到峡谷,越过山丘,一直延伸到目不能及的地平线。眼前能看到的地方全部都变得像白昼一样明亮。

“哇——变亮了!还有脚下感觉变得很暖和呢……”

“因为发光苔藓有着跟阳光相同的作用啊。无论任何场所都可以繁殖,都会像春回大地般温暖哦”

“哎!不过虽然苔藓不错,可是我还想要其他的绿植啊”

“好的!把这里改造得更加适合居住吧!”

哆啦A梦取出竹蜻蜓,两人飞上天空,哆啦A梦指着一个巨大的环形山。

“我们在那个环形山创建一个月兔王国吧!”

环形山的中央有一座隆起的小丘。他们降落在小丘上面,哆啦A梦将手伸进了口袋。

“植物生长必须要有空气、光以及水。如意水龙头!”

这是不论何时何地,只要小手一拧就会出水的秘密道具,只见从水龙头里哗地一声,涌出大量的水来,逐渐将整个环形山中变得湿润起来。

“然后,速成植物养料!”

“这会是怎样的植物啊?”

“呵呵呵。这个很快就会成长起来,你就瞧好吧”

两人借助竹蜻蜓在空中播撒养料。

“好厉害!已经发芽了!”

深吸一口气,是泥土的芬芳。但直到刚才这闪闪发光的地面发生了明显的不同,吸收了水分的温暖的土地开始散发出青草的芳香。简直就像是春天开始的气息。

大雄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情不自禁大声呼喊。

“哇啊!这跟我说的没有任何区别!月球是适合生物居住的!”

“对了!还有最后一道工序……发射圆顶!”

哆啦A梦取出的是一个类似烟花的筒状道具。仔细看的话,上面还有类似导火索似的引信。在一副茫然的大雄面前,哆啦A梦手法娴熟地点燃了引信。

“快,快点躲开”哆啦A梦推着大雄的后背喊道。

类似弹珠似的东西嗖地一下飞向天空。

发出像烟花一般biubiu的声音,那颗弹珠飞到了高空中,在空中弹射出一些东西。咚的一声,弹珠爆炸,弹射出的东西随之落向地面。

接下来的瞬间,大雄他们的头顶上隐约被一层透明的光膜覆盖。透过这个天井,可以看到星河闪烁。

巨大的圆顶迅速覆盖住整个环形山。

“这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有陨石坠落,圆顶就可以保护这个王国”

“喂,哆啦A梦。快点把月兔也制作出来吧!”

“好嘞,那么……动物黏土!我们一起作出月兔吧!”

“好!”

哆啦A梦从一个画着可爱动物的篮子里双手捧出一大堆黏土来。

“月兔、月兔!”

大雄一边像唱歌似的哼唱着,一边想象着长长的耳朵、可爱的眼睛、尖尖的门牙——兔子尾巴的确是细长的来着对吧?大雄就这样一边想一边捏着,然后——

“完成了!”

大雄站起身来说道,哆啦A梦一副“如何如何”的样子看过来。可是当哆啦A梦看到大雄捏出来的月兔后,表情一下子晴转阴了。

“啊!?就这个吗?”

眼前的月兔,眼睛异常的大、尖尖的门牙疯狂地向前突出,跟可爱这个词真是一点也不沾边。这是一个“长残了的”月兔。还有就是月兔屁股后面那根长长的尾巴都可以抓着它“耍大刀”了——

“怪兽?”

哆啦A梦说完,大雄也蹲下来看着自己捏出来的月兔怪兽。他短暂地思考了一会后,说道

“那我就再捏一个可爱一点的吧”,然后就把这个月兔怪兽扔在一边了。

“完成了!”

重新制作的二只月兔完成了。圆滚滚的小身体。类似拖鞋一样的软乎乎的双脚,加上两只耳朵,这次看起来很可爱。尾巴也是一个小圆球。“如何?”大雄询问道,哆啦A梦则笑着回答道“相当不错啊”。

“得取个好名字啊。因为是月球上的兔子……”

“也就是moon和rabit,叫他木比特如何?”

听到哆啦A梦的提议,大雄喊了声不错,高兴地跳了起来。

“就叫他木比特了!”

大雄说完,之前还是黏土的两只月兔的身体眼看着开始注入新鲜的色彩。脸颊和眼眸也开始充满生气,身形也变得更结实。随后这两只月兔开始用力抖动身体。

“mumu”

“bibi”

看起来这是他们的语言。非常活泼,两只月兔在一边来回追逐,开始跳来跳去。

“哇!动了!”

“这是月之世界的亚当和夏娃啊。如何?让小夫和胖虎看看吗?”

“嗯”

红着脸一把抱住月兔的大雄,仔细端详起月兔的样子。

这是月之世界最初的两只月兔。从今往后一定会共创属于他们的月之王国。

“总之等王国建立的更加气派宏大以后再给他们看吧,我想让他们更惊讶一些!”

“你这么说也对。那我们先回家吧!”

“王国的建设就交给你们了!”

当大雄他们借助竹蜻蜓再次向任意门的方向返回的时候,大雄和哆啦A梦向月兔们挥别,而站在山丘正中的木比特也非常有朝气地一边“mumu”“bibi”地向他们挥手。

“月兔王国要多久才能建成啊?”

任意门返回家的同时,大雄问哆啦A梦。

虽然今天哆啦A梦已经说过了月球和地球的一天长短的不同,不过,至今为止大雄他们经历过冒险的世界,时间的计算方式也是不尽相同。今天才开始创建的木比特世界与大雄的世界相比,大雄就是觉得木比特的时间过得要快一些。

哆啦A梦是否也是这样认为的呢?

“总之为了让王国早日建立我们也多多帮忙吧!”大雄这样笑着说道。

这时,楼下传来“大雄,你们下来一下!”的呼声,是妈妈。

两人下了楼梯,妈妈一手拿着钱包,另一只手拿着一个修剪花草的剪刀。妈妈对大雄和哆啦A梦说道。

“今天是月圆之夜,我想要些赏月用的江米团和狗尾草。能交给你们吗?”

“啊!现在吗!?”

此时窗外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傍晚来临。

“上哪儿去弄狗尾草啊?”

“后山就有吧”

“太远了吧~”

正当大雄跟妈妈抱怨的时候,哆啦A梦趁机接过妈妈手里的钱包,喊道“我去买江米团!”

啊!我也想去买江米团的……

大雄这样想着急忙转身,此时哆啦A梦已经一溜烟开门出去了。大雄被留在了当场,妈妈将手里的剪刀递给了大雄。

“那么,大雄,狗尾草交给你了”

“哎~”

大雄无奈地发泄这心中的不满,老大不情愿地接过剪刀,去往后山。“哆啦A梦这家伙肯定借着买江米团的机会买铜锣烧去了”大雄嘀嘀咕咕地抱怨着。

夜幕的深蓝混合着夕阳西下时的橘色,这就是此时傍晚的天空。

抬头望,几只乌鸦向着直插云霄的电波塔方向飞去。一轮圆月已经升空,在这夕阳余晖中,平添了一抹神秘色彩。

大雄不敢相信自己就在今天曾经去过那个月亮,不知道月球背面,木比特们现在如何了。

大雄到达电波塔下的时候,果然如妈妈所说的那样,好大一片狗尾草。晚风吹过,狗尾草的穗子在月光下呈现出一种金黄色的光辉。大雄弯腰用剪刀剪下一束狗尾草。

“呼—哎呀呀”大雄直起身子,拿着狗尾草。

大雄心想这样应该可以了吧,于是抬起头来,当他看向前方的时候,原本以为没有什么人的电波塔前面,坐着一个男孩子。

只见他孤身一人,眼望远方。虽然帽子挡住了他的脸,不过大雄也看得出来他应该不是跟自己一个学校的学生。是一个没见过的男孩子。

他在干什么啊,大雄终于开口说道

“喂!”

那个男孩子也注意到了大雄。像是很吃惊地站了起来,目光不错地看着大雄。

“你也来弄些狗尾草吗?”

男孩子就像是定住了一样,就这么沉默地看着这边。

接下来的瞬间,男孩子抓住帽檐,像是要遮住脸一样把头低了下去。

此时,一阵风吹过。

这阵风比刚才要大,而且要激烈很多。这阵风把这片狗尾草全都吹得低下了头,后山的树木都被吹得晃动起来,发出沙沙的响动。大雄不自觉地耸了耸肩膀。

风停了,大雄再次看向电波塔前,此时,那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几片红叶翩翩落下。

“咦?”

大雄四下里找了一圈,不见踪影。大雄纳闷自己是不是看错了,那个谜一样的少年不见了。

在野比家的墙外,大雄拿着狗尾草,跟去买江米团的哆啦A梦打了个照面。不过哆啦A梦不止是买了江米团,果然如大雄所料,哆啦A梦还买了铜锣烧,此时正大快朵颐。

全家人一起赏月。

“好美啊……”

妈妈说道。

站在院子里的爸爸也点了点头。

“很久以前,人们抬头望月一定也想在月球上生活吧”

“嗯。那个辉夜姬的传说一千年前就有了”

“不久的将来也许人们就可以去月球旅行了”

说起来,以前“四十五年后”成为大人的大雄曾经来到过这个时代,他说过大雄的儿子大助蜜月的时候就是乘坐宇宙飞船去月球旅行的。所以爸爸想象的未来,去月球旅行一定可以成为现实——大雄这样想着,还是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月亮明明近在咫尺,仿佛伸手就可以够到,但是现代技术如此发达,想去月球还是如此困难,难以实现。月,真是不可思议的地方啊。

话说回来,刚才那个神秘的男孩子,究竟是何方神圣,他有去了哪里呢?

眼望着在夜空中流淌的云朵中穿行的明月,大雄陷入沉思。

“大雄!”

野比家的早上,总会听见妈妈的声音,今天妈妈的声音也如往常一样在整个家里回荡。

刚刚打开书包盖子的大雄一边喊着“是是是!”一边走出家门。

“又要迟到了!”

这样想着,大雄刚刚踏出一步的时候。

“哟,大雄!”

后面有人,转过身来,是胖虎和小夫。没等大雄打招呼呢,两人扔给大雄什么东西。

“接住这个!”

“也接着我的!”

大雄赶紧伸手去接,打开一看,手里一根胡萝卜,一个胡萝卜汁的罐子。

“就当是我们给月兔兔们的礼物吧!”

然后两人“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地大笑着走开了。

留下大雄一人呆在当场,大雄慢了半拍才非常不甘心地“哼”地一声叫了出来。

“马上让你们见到!”

不过在那之前,现在可不能迟到。大雄再次跑了起来。

就这么紧赶慢赶地,大雄到达学校的时候,上课的钟声已经响过了。教室里,老师已经到了,正在跟同学们问好。最可气的是,戏弄了自己的胖虎和小夫已经落座了,正不慌不忙地回答老师的问好呢。

“啊呀~班会已经开始了啊……”

想到因为迟到挨训,大雄心情非常低落。他下不了决心进去,于是在蹲在走廊窗户下面,慢慢抬头看里面,此时,老师的身边站着一个人——大雄注意到一个不大见过的男孩站着老师身旁。仔细看了看,全班同学也都被这个男孩子吸引了注意力,都交头接耳地议论纷纷。

老师背向黑板,说道。

“今天我给大家介绍新来的转校生”

“月野鲁卡同学”

他走到中央,面无表情打了声招呼,声音略微有些冰冷。

“请多多关照”

虽说是没见过的男孩子——可是当大雄看清他的脸时,一下子想起来了。他不就是昨天我去剪狗尾草的时候,坐在后山电波塔前的那个神秘男孩吗。

他原来是转校生吗?

“这家伙怎么戴着帽子啊”

“是呢,很拽的样子”

“我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大雄听见胖虎和小夫小声地说着。

老师说“去最后面的座位吧”,鲁卡走过一桌又一桌的时候,期间,胖虎和小夫两人把脚伸了出来。那两人想要绊倒鲁卡!大雄这样想着,紧接着。

鲁卡默不作声地抓住帽檐,低下头。帽子前似乎微微发出亮光来,这一切都让大雄看到了,接着相同的亮光出现在胖虎和小夫两人椅子腿上。

然后,两人的椅子来了一个大翻个。

咚地一声,两人仰面朝天摔倒在地,引得哄堂大笑。

老师也板着脸说道“你们在干什么啊”

两人摔倒的同时,鲁卡一脸淡然地走了过去。仍旧默不作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好疼……”

“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一副茫然的样子,两人站起身来面面相觑,只有大雄在想“刚刚的亮光是……”。刚才应该不是胖虎和小夫摔倒后,椅子跟着倒的。相反,应该是椅子先倒,害得两人跟着摔倒的。

这肯定是因为那个神秘的光芒附着在椅子腿上的缘故。

“怎么,野比又迟到了吗”

听见老师的声音,大雄终于做好了觉悟。站起身来,一边说着“我迟到了!”一边走进教室,老师说着“笨蛋”的时候,大雄抬头看着同学们,大家都啊哈哈地笑着,其中,那个转校生鲁卡却独自一人看向窗外,似乎没有看向大雄。

谜之转校生鲁卡简直就是个“超级转校生”。

那天体育课上。

配合老师口哨声卷身上单杠的时候,大雄内心中想着“今天要上去”,双手抓住单杠,脚向上提起。就差一点点成功了……结果在节骨眼上身子又转了回来。华丽的一个打滑,后背重重跌在地面上,此时旁边传来“哇哦~!”的一阵阵惊讶声。

大雄看向那边,只见鲁卡正在单杠上滴溜溜翻转着。看那架势不像要停下来,光这样就已经十分厉害了,可是接下来,鲁卡轻飘飘松开手,一个翱翔宇宙,在空中优美地转身,完美地落地站稳。

鲁卡身背后的阳光也像是要帮他一把一样,看起来整个人光芒万丈一般。

同学们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那家伙……”

“奥林匹克运动员?”

就连刚刚恶作剧未遂的胖虎和小夫都被鲁卡的身体能力之高惊得瞠目结舌。

当然厉害的还不止是单杠而已。

接下来的百米赛跑,鲁卡也以压倒性的速度超过所有的同学,面对如此的情况,女生们都呀呀直叫。

跑完上一组的出木衫此时来到了刚刚撞线的鲁卡面前“鲁卡君,你真厉害!”这样说道。胖虎也接着说道“你小子是不是受过特训啊?”很亲近地怼了鲁卡胸口一下。小夫则是非常兴奋地笑着说道“接力赛你来跑最后一棒吧!”

“要不要加入我的巨人棒球队?”

话说回来,就在胖虎为自己的棒球队招揽鲁卡的时候,大雄还在跑着。

明明跟鲁卡同组出发的,鲁卡从一开始就远远地将大家落在了后面。真是遥不可及。

大雄呼哧带喘地好不容易跑到了终点前,却一头栽倒地上。此时众人已经渐行渐远,大雄一边喊着疼一边爬了起来,总算是跑到了终点。

本应该没人看到大雄跑到终点这一幕,但有一个人却看到了,他就是转校生鲁卡,鲁卡临走之际回头一瞥。不知道是不是回想起了昨天后山见面的那一幕,不过此时大雄经过全力奔跑已经筋疲力尽,嗨哟哎哟倒在了终点。

现在是休息时间,静香正手拿着换好了水的花瓶,走上台阶。

班级里的女孩子有人拿来的波斯菊一直漂亮地盛开着,可是到了这周花已经有些打蔫了,看起来没了生气。

“是不是水不够了”

静香一边嘀咕着一边拿着花瓶走上楼梯的时候,刚好遇到从上面往下来的鲁卡。两人无意间都看了对方一眼,刚刚在体育课上大显身手的转校生,看了一眼波斯菊,然后就这么下楼去了。

静香也没有多想,就这样回到了教室。然后……

“咦?”

刚刚还打蔫的波斯菊此时像是伸直了腰一般,花朵也回复了精神抬起来头。静香不经意地回头用目光追寻着鲁卡,可是,鲁卡没有回头。

楼梯平台的窗子吹进一阵阵秋风,波斯菊迎着秋风快活地摇曳着。

放学了,楼梯上下入口处,鲁卡正在替换鞋子,出木衫走过来了。

“鲁卡君。转校第一天感觉如何?跟你之前的学校很不一样吧?”

就算是超级转校生,刚刚转校第一天肯定也会觉得不太适应吧。这样想着的出木衫亲切地问道,可是,鲁卡看起来却有些困惑了。

鲁卡一边嘟哝着“之前的学校?”,满脸困惑,接着像是想起来了似的“啊,是的是的”看着就像是接受了什么东西似的点着头。

“嗯。这里也让我非常开心”

“是吗?太好了”

出木衫感觉自己的问题像是扑了空一样,点了点头,此时听见身后传来欢快的歌声。

“啦啦啦啦啦啦,月兔跳舞!”

“大雄,果然擅长月兔的舞蹈啊?”

“吵死了!我说有就是有!”

胖虎和小夫又在调侃大雄。“又来了”出木衫叹气道,鲁卡则看向出木衫。

“你觉得月球上有生命吗?”

“哎?”

突然被鲁卡这样问的出木衫楞了一下,不过马上摇头道

“虽然我觉得月球上有生命非常浪漫,不过非常遗憾月球上没有空气,温差也比地球剧烈。所以不可能有生命存在的”

“是吧……”

听到这样的回答,鲁卡点了点头。似乎多少有些遗憾。再次将目光看向大雄。

“那我就拿出证据给你们看!”

被这样问到的胖虎和小夫,头也没回地回答道。

“哼,以后你向我谢罪也晚了!!”

鲁卡就这样盯着大雄看着。

“哆啦A梦~!月兔王国如何了?”

回到家的大雄,把书包放在门厅,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寻找哆啦A梦。哆啦A梦把正在看的漫画书合上,说了声好,拿出了【任意门】。

“我们去看看建的如何吧。现在出发,去月球背面!”

“好!”

刚刚说出口,要开门的时候,哆啦A梦“啊,在这之前”赶紧转过来面向大雄“这个戴上”将徽章递了过去。那是重中之重的【异说俱乐部徽章】。

“差点忘了戴上徽章”

“啊,是哈”

两人将徽章贴合在胸前,这才打开门出发了。

此时有人正在静静地观察着大雄他们的情况。

窗外,那位不可思议的转校生鲁卡正在看着大雄的房间。大雄的房间在二楼。按理说不大可能从二楼房间的窗户看到里面的情况,可是鲁卡不知怎么是飞在空中的,这样他可以居高临下透过大雄家的窗户看到里面。而且他的头上并没有戴着我们熟悉的竹蜻蜓

看起来他的身上被一层光膜所包绕,仅此而已。鲁卡就这样漂浮在空中。

鲁卡向着空无一人的房间飞去,落了下来。窗户是从里面上锁的,只见鲁卡指尖微微一抬,就像有只看不见的手从窗户里面将锁打开了。

鲁卡进入到房间里,饶有兴趣地观察着房间里的环境,就在此时。

“哎呀!地球上也有乌龟啊”

发出一个奇妙的声音。伴随着这一声鲁卡一瞬间停止不动了,看了一眼自己的脚下。只见书架前一个小小的身影正打开一本叫做《龟兔赛跑》的画册。

“嗯嗯,地球的语言真简单啊。好像很快就能掌握”

看起来这个小小的身影是鲁卡的伙伴,躲在他的衣服里一起潜入进来的。鲁卡无奈的叹息了一下,又继续观察房间里的情况了。最终他注意到了房间中央任意门的存在,他慢慢接近。刚刚还在房间里的两人就是消失在这扇不可思议的门里了。

鲁卡抓住门把手,转动起来。

“什么!!”

一声大叫在房间里响起。鲁卡吓了一跳,开门的手也停了下来。那个小小的身影正在非常气愤地哗啦啦翻着画册。

“这上面竟然写着乌龟跑得慢。太失礼了!真是太失礼了!地球人竟然不知道我跑得有多快!!”

“毛佐!”

鲁卡语气严厉地喊了一声。被训斥的那个小身影,吓得慌慌张张躲到了书的背后,躲了起来。总算顺从地说道“好好,我安静就是了”。

鲁卡再次稳了稳心神,手再次搭在任意门的把手上,拧动把手,门慢慢打开了——

“!”

还没见到门内的景色,一阵强风,像是将鲁卡的身体吸进了门里一样。大雄房间里的书架、书桌、壁橱的隔扇,所有的东西都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颤动着,像鲁卡的身体一样,向着门的方向要被吸进去一般。窗帘像是波浪一样激烈的鼓了起来,书桌抽屉打开了,里面的纸和笔记之类的东西哗啦啦地往外飘。桌子上的铅笔削也飘了起来,里面的铅笔屑在空中飞舞。房间里就像是刮了台风的样子。

“啊啊啊啊啊啊!”

毛佐喊叫着。这样下去可不行,与此同时他再次喊道。

“鲁卡!快把门关上!”

鲁卡赶忙将门关上。关门前,鲁卡的目光清楚地看到了门里的光景。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环形山的大地。非常广阔的风化的表层土。这里是——

“月球!?”

这扇门竟然连接着月球!

因为月球上没有大气层,所以当鲁卡打开门的时候,房间里的空气就会迅速吸入到门里,导致房间里的环境接近真空状态了。

门关上了,房间里就像是飓风吹过一般,鲁卡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虽然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可是内心里却涌动着一种兴奋感。鲁卡兴奋地对着躲在书下避难的毛佐喊道。

“喂,毛佐。你不觉得这很棒吗?那个男孩的话,一定……”

鲁卡正说着,楼下传来“大雄~?”这样的询问声。

“你回来了吗~?”

接着是噔噔噔,有人上楼了。

只见鲁卡从吃惊中恢复了过来。“毛佐!”他示意让那个小身影钻到自己的衣服兜里,然后鲁卡将力量注入到左手指尖。指向地面上散落的各种小物件,那些小物件都轻飘飘起来,轻柔地浮在空中。这些东西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全都回归到了本来的地方。看起来就像是电影倒映一样,全都整理好了。

“真是的,回来也不说一声……”

大雄的妈妈打开房间门。然后。

“咦?”

没人。房间里除了放着任意门以外,跟大雄平时的房间没有两样。可是明明刚才听见这房间里有响动啊。

“奇怪……也许又出去玩了吧。难得我还准备了点心等他回来”

大雄的妈妈这样说着,关上门走了。

看着这背影,鲁卡再次屏住呼吸看向窗户里的情况。他想着好悬没被发现了。

刚才那人一定是大雄的妈妈。“等他回来”这样的话,让此时的鲁卡胸中一阵悸动。这里是大雄的家。这里是大雄可以说“我回来了”的地方。

“点心……吗”

“你怎么了,鲁卡”

呆在胸兜里的毛佐探出头来问道。鲁卡摇了摇头。

“没什么。走吧,毛佐”

这样说着,他们很快离开了。

不过,鲁卡有些出神。自己也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也有迎接自己的亲人。这些都是已经失去的东西。从大雄他们那里,鲁卡回想起了那些已经远离自己的东西。

月兔王国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建设着,变化着。

“好厉害!湖和岛已经建成了!”

圆顶的中央下面,如今建成一大片湖泊。湖泊上面漂浮着一座座竹林密集的小岛。

“那个植物应该是竹子吧!”

“呵呵呵。那是光竹哦。对月球来说的话就是辉夜姬”

竹林里,不时可以看到光柱。就像传说中辉夜姬最初沉睡在的那片竹林一样。高耸的竹子斑驳的光影,一副梦幻的光景。

哆啦A梦看着兴奋的大雄,邀请他道“我们去那边最大的岛上看看吧”。

“可是,我关心木比特他们怎样了?”

大雄活音刚落,就听见刷刷刷这样细小的声音。

顺着声音看过去,一只可爱的木比特正在竹子下面挖竹笋。

“bi—!”

他全身用力将竹笋拔了出来,欢声响起的同时转过头来,看到了大雄。

“找到了!你好吗?”

大雄喊了这句话的同时,木比特就像是听见响雷一般,“bibi!!”这样叫着跳了起来。像是守护着竹笋一样紧紧抱着,逃走了。

“啊啊!等等!”

“你忘了,是我创造了你们啊!”

逃跑的月兔脚下的速度太快了,“动如脱兔”大概就是说这个情况吧。

“跑到哪里去了……”

跑着跑着就跟丢了,大雄猛地抬起头来。大雄发现眼前有一个进去小洞穴。

“哆啦A梦!你看!!”

哆啦A梦向里面看。然后温柔地说道

“啊……有小月兔生出来了”

洞穴里放着刚刚被挖出来的竹笋,两只和蔼可亲的木比特抱着一只小木比特。

“好可爱啊”

大雄带着一种温情说道,哆啦A梦则抬起头来。

“住在洞穴里不太好。我们教他们造家的方法吧”

“好啊!”

哆啦A梦就近用石斧将竹子砍了下来。

“将精细切割的竹子编起来,将草和树叶铺在上面当房顶——”

“进去试试。温暖又舒适。”

大雄拿来树叶铺在房顶,家就完成了,而那些犹犹豫豫地木比特看着这边的情况,慢慢地从洞穴里钻了出来。不多一会儿,木比特逐渐增多起来。除了最初见到的那一家以外,也不知有多少只木比特都聚拢了过来。

“哇,已经有这么多同伴了呢”

“然后是教他们用火”

哆啦A梦在聚集着的木比特们面前,拿着一个棒状的细小竹子对一个一分为二的竹子,开始搓动起来,摩擦生热,进而冒出烟来,木比特像是来了兴趣,都仔细观察着哆啦A梦的手。

哆啦A梦从燃起来的火种那里,轰地一声哆啦A梦取出一个竹子火把,木比特们吓了一跳都一起跳了起来。

“只要掌握方法,这没什么可怕的”哆啦A梦教授着。

“然后,还要有这个。捣年糕组合!”

“好啊!月兔果然还得跟捣年糕搭配啊!”

蒸煮糯米、用杵和臼不断捣,就可以做出年糕了。看起来木比特们学习能力很强。马上就都明白了,他们自己开始围着锅,团弄起小年糕。

将这些圆圆的小年糕放在类似祭祀用的台子上面。只不过,上面端坐的却是哆啦A梦。

“哇,谢谢。看起来很好吃”

“哎~!等等,我呢!?我也造出了你们啊!”

大雄愤愤不平地站起身来,就在此时,一只木比特嗖嗖地攀登上了大雄的身体。然后将大雄的眼镜摘了下来。

“哇!你干什么!?”

“那是他们对人类感兴趣了”

“哎!”

哆啦A梦这样说着,却无视了此时大雄的忙乱。“快换给我!”大雄伸着手,拿着眼镜的那个木比特看起来非常开心地躲避着大雄的手,同时拿着眼镜腿在眼睛前面不断变换着焦距,这样玩耍着。

“抱歉,好了,快还给他吧”

哆啦A梦一边吃着年糕丸子,一边说道,那只木比特“bibi?”这样叫着看向哆啦A梦。然后将眼镜还给了大雄。

“真是的,哆啦A梦竟然被尊为神明了,太狡猾了吧”

“好了好了”

话虽这样说着,可是哆啦A梦却没有要动的意思。

木比特们围着篝火,开始转圈、跳舞。蒸煮着糯米的锅中冒出了热气,飘出一阵阵香气来。

interlude

地球被称为太阳系第三行星。

在这个宇宙中,地球可以说是家园一般的存在。以太阳为中心的太阳系并行的行星中的第三位。人们说地球上诞生了蔚蓝的大海和丰富的绿色植物,是多亏了跟太阳的距离。因为地球距离太阳既不是很近,也不是很远。这些近乎奇迹的条件整合的结果就是给了生物生长孕育的环境。

作为太阳系第三行星的地球的丰富资源,相较于其他众多星球看起来也是相当令人惊讶的。

距离太阳系很远很远相隔四十光年的距离的宇宙中,那里存在着另外的恒星系。红褐色的星球在宇宙中漂浮着,它不似地球也不像月球,与太阳系的其他行星也完全不同。这颗行星的表面覆盖着黑暗的大地。这看起来是因为行星整体都包裹在厚厚的绿色的云层里。这是一颗白昼也似黑夜的星球。

这颗星球的名字叫做卡古亚星。距离这颗星球很近的地方漂浮着类似卫星的小行星。这个小卫星就相当于卡古亚星的“月球”,而其一端看起来有个很不自然的缺口,并不是完全的球体。

没有日光照射的卡古亚星,大地龟裂、植物枯死看不到任何绿色的形迹。

也许是因为存在过高度发达的文明,近看可见一些建筑群的顶端似的东西。可是,它们的大部分已经淹没在浑浊的大海之中,很明显如今已经失去了一切机能。

高楼成了巨大的瓦砾。在往近前,这些建筑物已经是废墟。原本高耸的建筑拦腰折断,倾倒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无数的冰山突出在海面之上。

陆地上,一些破破烂烂的住所般的建筑物散布的很广。它们相较于那些高大的建筑废墟是非常低矮的。这边的住所,居住着这个星球的住民。

这条街区的上头,一个类似城堡的建筑耸立着。看起来就像是悬浮于这黑暗的周围环境里一样。街区中,到处立着柱子,这些柱子和城堡之间连接着类似电缆的东西。这些电缆散布整个街区,似乎源源不断的汲取着供城堡运行的养分。这座城堡是这里唯一灯火辉煌的地方。

这看起来宛如黑暗之华光。

城堡的下面伸出像是根茎一样的塔,这些塔却并不直接连接着城堡,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发现城堡其实是悬浮在空中的。就像是通过磁力悬浮着一样。这种状态给人一种高度的科学力量之感。就像是空中绽放的花一样的城堡。君临星空,俯视着街区。

这座城被称为迪亚帕雷斯,是卡古亚星球的中心。

此时,这座城堡的帝国密室之中,一个兵士正跪倒在地。

“参见,迪亚波罗王”

宝座自身有一个类似幔帐的构造。谒见者和宝座之间有着巨大的沟壑,宝座之下是巨大的水池。前来谒见的兵士只能够来到这个类似舞台的宝座的桥头,再往前就不被允许了。

宝座的幔帐前是垂下的竹帘。

而竹帘后端坐的正是这个星球的帝王——迪亚波罗的身影。从兵士那里是看不见的。兵士头戴赤红头盔,身着甲胄,一个声音从发光竹帘的后面传了出来。

“戈戴特队长。还没有找到艾斯帕尔吗?”

“是。可能的地方我已经全都找遍了……”

戈戴特队长回答道。由于他戴的头盔覆盖着面罩,所以并不能看到他的表情,可是从他的声音可以听出他很紧张。

帘幕后面一个十分暴躁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看分明是你办事不力。明明都给你们配备了以太雷达”

戈戴特抬起头来。

“您所言极是,但雷达没有任何反应”

“管住你的嘴!”

话音刚落,宝座下的水池中扬起巨大的水柱。水柱覆盖了整个台前,将戈戴特吞没了。戈戴特右手扶在大腿上,仍然保持着跪拜的姿势,默默忍受着水柱倾斜而下的屈辱。等水花退去,戈戴特深深地低下了头。

“……请饶恕我的无礼”

“好吧。想要拯救这个星球没有以太的力量是不行的。一定要抓到艾斯帕尔,带到我的面前。听好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是”

竹帘里的光芒消失了。可以听见水滴从头盔上滴落的声音,戈戴特紧紧握住了拳头。

王宫之下,军队的搜索船停靠在船坞等待着戈戴特回来。维修整备用的起重车和维护车来回穿梭中,戈戴特出现了,他的部下全都迎了上去。

这些部下里有一对是跟戈戴特相处很长时间的,他们是库拉布和坎撒。

“戈戴特队长!迪亚波罗王都说什么了?”

“向我们这样多余的部队,恐怕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搜索部队的全体成员都知道,很长时间以来,这支多余的部队什么成果都没能上交,戈戴特如此自嘲还是头一回。库拉布和坎撒对视了一眼后,马上追上已经当先离开的戈戴特。

“可是队长。真的有艾斯帕尔存在吗?那只是传说中出现的救世主吧?说什么会发展这颗星球的文明……”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啊。即便是有,也不过是区区人类而已吧。”

“虽说是人类,不过也有说是恶魔的”

“不管是什么,找不到也不是我们的错啊!”

艾斯帕尔是很久以前就在这颗星球上传说的幻之生物。卡古亚星球上的孩子们,睡觉前都会听父母讲这个传说。搜索队的全体队员都是这样认为的。对于这种虚构的存在人们不知探索了几百年也没有收获,只不过他们只能心中不满和疑虑,嘴上却不能说出来,因为迪亚波罗的命令必须绝对服从。

只不过,他们内心中觉得队长因为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受到责罚感到愤愤不平。部下们是这样想的,不过戈戴特的反应却非常平淡。

“不要说了。寻找艾斯帕尔是我们的任务。何况传说也并非空穴来风,而且——”

此时戈戴特已经来到了搜索船的前面,他静静地站在船前,抬头仰望,他手放在胸前甲胄的上面。这个姿态,看起来就像是珍惜某种非常重要的东西似的。他嘟哝道。

“差不多预言就要应验了吧……”

“队长?”

“不,没什么。我们走。出发!”

部下们一同回应,纷纷坐上船。

戈戴特的搜索船突破了低垂厚重的云层形成的天花板,出发离开了卡古亚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