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华下的香樟树

中短篇

月华下的香樟树

2月2日|brom35


第一章:难得休闲

1

早上七点,他按时醒来,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换上运动服,便跑到楼下开始了晨练。

对于猫型机器人来说,锻炼并非必要,但是他还是习惯了这种每天清晨的固定事项。灌木丛间闪过一抹鹅黄,清风拂过瑞希尔的面颊,吹动了他的衣角,却没有挫败他那奔跑的坚定身影。几只麻雀似乎感觉到他的惊扰,拍拍翅膀不紧不慢的飞到了主干道旁的树梢上。

这时,伴随着一声划破了清晨的静谧的狗吠,一条体型健壮的德国牧羊犬从拐角处向瑞希尔飞奔过来。他身上的肌肉线条十分清晰,浑身柔顺的毛发在晨曦的照耀下散发着油亮的光彩,看起来英气十足。下一秒,他就往瑞希尔身上扑了过去,要不是早有准备,瑞希尔恐怕就会摔倒在地。

“早上好啊,贝利。”瑞希尔笑着对这条德牧打着招呼,后者的前爪正稳稳地趴在他的肩头,“这么早就起来了啊”

“早上好,希尔!”贝利欢快的摇着尾巴向他示好,他脖子上的项圈的感应灯随着他说话而闪现出红色光芒,“一大早就听见了你摔门的声音,反正我也睡不着,就跟过来了。”

看着眼前这条神采奕奕的狗,瑞希尔不禁有些恍惚,想起了贝利的往事。

十几年前,贝利还是条普通的军犬,在他的手下忠心地工作,后来贝利退休,上面把贝利交由他来处置。由于大家都很喜欢贝利,因此拉蒂提出要延长贝利的寿命,于是一个秘密的基因改造实验在贝利的身上实施。实验很成功,贝利不仅活了下来,而且看起来越发年轻。同时,为了方便贝利与大家交流,拉蒂联通学校科技部门的人按照电影《飞屋环游记》中演示的一样,给贝利做了一个狗语翻译器,效果嘛,已经很棒了。

“嗯,其实我来,是想和你说个事情。”贝利把前爪从瑞希尔肩头放下,站在地上,看向瑞希尔的眼神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说吧,啥事?”

“后天的露营,我能去吗?我想和大家一起玩。”

“啊,没问题啊,多条狗多份热闹嘛~”

去露营的决定是三天前学校下发的。学校决定举行一次暑期露营郊游外加野外生存挑战,因此派遣瑞希尔一行人先去露营地玩一番勘探勘探,进行实地考察。露营地是近几个月才开发出来的,据官方宣称,那里以香樟树为特色,风景宜人,沁人心脾。

“最近一直在训练,神经都绷得紧紧的,总算有了个放松的好机会,当然要好好珍惜~”

“汪呜~我也是,最近老是被学校派任务做各种工作,好累的说,每天到楼下玩耍都感觉是在工作,好想去外面换换心情汪。”

两人沉默了一会,瑞希尔开口问道,“那么,还要继续跑吗?”

“要!”贝利响亮的叫了一声,“清晨的空气最舒服了!”

2

晨跑结束后,瑞希尔和贝利一起上楼,却没有回他的家,而是到隔壁屋子看了看。

刚推开门,一阵蛋香就扑面而来。一个赤红色的机器猫正在厨房前忙碌着,普通的食材正在他的手中妙手添花。

“斯韦尔奇!!!”贝利一个箭步就冲向了厨房,“有没有好吃的?好吃的?好吃的?”

“下一个动作,跪姿释手俯卧撑……” keep软件里的女声从阳台的手机里不紧不慢的传来,手机旁边是一个正在做徒手胸肌强化训练的男人,汗水从他的头上滴落,但他脸上坚毅的表情却表明他不会轻易认输。他的上臂肌肉此刻呈充血状态,青筋暴起,看上去颇为结实。

“典戟,今天没去健身房啊?”

“没,后天就去露营了,训练的强度不能过大,要保持良好的体力才行。”

“哦哦,你也要去露营啊?”

“是啊,我是司机啊,大家不是开车去吗?”

说着,拉伸动作已经全部完成,典戟站了起来,喘着粗气。他那被汗湿的背心紧紧贴着胸部,饱满的胸肌在其中若隐若现,常年健身的成果已经回馈给了他。

“而且听说那里有很多自然资源,顺道就做了实地考察了。”说着,他掀起背心底部,擦拭起头发上豆大的汗珠,却露出了曲线分明的腹肌。

“是呀,如今人们的土地利用率越来越大,自然资源倒是越来越珍贵洛。”瑞希尔若有所思的说道,“好,那你忙你的吧。”说着,他转身向厨房走去,却不忘回头叮嘱:“刚运动完不能马上洗澡啊!”

“啊呀,斯韦尔奇老兄,”来到厨房,瑞希尔把手搭在斯韦尔奇的左肩,亲切地说道,“你大哥我饿了,有什么好吃的吗?”

餐桌上有我刚烤好的面包。”斯韦尔奇用锅铲指了指餐桌,“但是我这里正在烙的鸡蛋饼也不错,尝一块吗?”

瑞希尔拿起灶台旁边盘子里放着的鸡蛋饼品尝起来,鸡蛋那软糯香甜的味道刺激着味蕾,但是更令人称道的是它颇有嚼劲的口感,“哎哟不错哦。”

“说起来,后天的露营你要去不?”

“要啊,我不去谁给你们做饭啊?”斯韦尔奇微笑着翻动锅铲,随即又紧张的朝着阳台的方向喊道:“贝利,这几天之内你不能再吃面包了,对身体不好的!”

然而却没有任何动静,大狼狗在阳台静静地吃着夹杂着菜叶和牛排的全麦面包,不时轻快的晃着尾巴。

“哦对了,虽然说露营是从后天开始的,但是我们得明天下午就出动,晚上得直接睡在营地。”

“嗯,我知道了。”瑞希尔拍了拍斯韦尔奇的后背,走出了屋子。

“喂,就走了?不在这多坐会?”

“不了,训练这么久,难得有个机会可以放松一下,我可不想闷在家里。”瑞希尔眨了眨眼,笑着说道,“我回去换身衣服。”

3

瑞希尔打开房门回到了他自己的家,他想要去35那边看看,所以才会想起回家换一身迷彩服。虽说不像西装那么正式,但是在这所军事性质的学校也算是正装了。

在进自己的卧室之前,他听到了非常奇怪的外语对话,循着声音来源,他很快查明了真相:玛吉尼芙正在房间里练习外语口语和听力练习。

“诶呀,没想到会是你呀,”他靠在房门框上,抱着双手,盯着坐在椅子上的纯白色机器猫说道,“这叽里咕噜的是在说什么鸟语呀?”

“得亏你训练了这么久,居然连是我都听不出来?”玛吉尼芙没好气的说道,“这是德语啊傻子!你一天听那些精神垃圾,是不是把脑子听坏了?”

没错,瑞希尔近几个月确实是在接受训练,但是和传统意义上的体术训练不同,他接受的训练更偏向于“声乐”。包括但不限于蒙眼听音射击、多声源干扰辨别、声音视觉化等,几个月下来,瑞希尔的听觉灵敏度有了大幅度的提高,然而在他看来,比起训练,躺在椅子上听一首纯音乐要更合他的心意。

“哦?我听的可是正经的音乐,情感细腻风格高雅,非常具有创造性,不像你,整天抱着本单词书傻啃!”

说罢,瑞希尔就折返到了自己的卧室,他知道,要是再和玛吉尼芙吵下去,这一天怕是就这么过去了。

令他惊讶的是,他听到了一声低低的“对不起”,他于是回到了玛吉尼芙的房间,疑惑地盯着她,毕竟,服软不像是玛吉尼芙的风格。

“对不起……是我太过分了,我不该说你听的音乐是垃圾的,但是我这几天的压力真的有点大……”玛吉尼芙趴在桌子上,满眼沮丧,“几天后有一场为期两天的同声传译,所以我不仅不能和你们出去玩,而且还得准备一大堆的资料。我不该和你发火的……这次的同传对我非常重要,你能理解吗?”

同传之于玛吉尼芙的重要性,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玛吉尼芙从比利时搬过来那么多年,总算有了一个养活自己的机会,又怎能轻易放过?他确实觉得自己说的有点过分了。

“那个……抱歉哈,我刚刚的话说的有点过分了。”瑞希尔挠了挠头,一脸歉意,“总之祝你的同传一切顺利哈。”

“YAY!”玛吉尼芙伸出圆乎乎的手,比了个胜利的造型,疲惫的脸上绽开了一抹笑靥。

“等等,家里没其他人了吗?”

“没了,他们都上班去了,贝利到隔壁玩去了,家里就剩我一个了……等等,你要出门嘛?”

“同传这么重要,你还是在家好好准备吧,不打扰了。”

几分钟后,瑞希尔身穿迷彩服从自己的卧室里走了出来,踩着从玛吉尼芙房间中传出来的碎碎念,径直离开。

4

“正在进行瞳孔扫描。”

“扫描成功,瑞希尔A梦,欢迎您的到来。”

机械的电子合成音落下后,伴随着金属的刮擦声,情报部的大门打开了,一个葱青色的机器猫出来迎接他,“稀客啊稀客,好久不见啊瑞希尔?”

“早上好啊,部长大人?我又来你们这玩了。”

“诶?瑞希尔?你来啦?”听见了这边的动静,一个浅橙色的机器猫也凑了过来,“来坐,别客气。”

搬了一把备用椅子之后,35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开始读起厚厚的专业书籍。

“诶,话说你们俩要去后天的露营吗?”瑞希尔坐在备用椅子上面,问道。

“我当然要去,这么好的亲近大自然的机会,老娘才不会放过呢,”普兰特发出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倒是要辛苦35了,我不在的时候得独挑大梁。”

“不辛苦,有时间去外边疯,还不如多读几本书籍来的实在。”35头都没抬,一直盯着手里的书。

“诶?情报部怎么只有你们俩?其他人呢?”

“丽菈准备历史学博士论文答辩去了,西蒙有一场关于戏剧理论的演讲,小卢去参加TopCoder比赛去了,497的话……”普兰特思索了一下,说道,“训练去了,说起来他也不能去露营了,这几个月都得按照学校的安排来。”

“就算是后天要出去玩也不能懈怠呢,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好。”35轻声提醒道,这时他已经从专业书籍中抬起头来,开始在电脑上做着归纳。

“哈,也是呢,那我就忙去了,瑞希尔你自便,想放什么音乐也随意。”说罢,普兰特也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整理起了最近几个重要人物的资料。

于是,一首舒缓的纯音乐渐渐的充盈了整个房间,给这空洞的寂静平添了几分情趣。

“部长,部长!”一个突兀的机械合成音打破了纯音乐营造的氛围,“弗雷德那家伙损坏公物,攻击员工,造成了轻微的公共财产损失!”与此同时,一个粉色的火柴人形象无端的浮现在了半空中。“诶,瑞希尔你也在啊?”

“你好啊,桃桃,最近很忙吧?”

眼前这个火柴人实际上只是一个投影,其背后是一个完整的人工智能,专门负责掌管学校的财政收入与支出,由于省却了聘请职工的冗杂费用,学校处理财政事务的效率高得惊人。

“部长,你就不能管管那家伙吗,屡教不改啊。”紧跟着出现了一个蓝色的火柴人,穿着白色大夫袍,表情相当不快,“那家伙把好几个人无端的走进了校医院,公共资源都被占用了。”

蓝色的这个是南希,和桃桃一样,也是一个人工智能,但是负责掌管校医院的各项数据以及分析病人病情。多亏了她,他们学校的医疗质量一直保持在高水平。

“好,我知道了。”普兰特摆了摆手,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我会派几个人去收拾他的。”

倒是瑞希尔,看见南希后心脏猛地一跳,“啊,你好,南希,那个……邡斯他还好吗?”

“还不错啊,怎么,他没有和你说嘛?你们不是朋友吗?”

被突兀的问到了这个问题,瑞希尔突然觉得尴尬起来,他下意识地向朋友们望去,求他们帮自己解围,却发现他们都假装没有听见。

“啊……最近我一直忙着训练呢,没空和他联系。”

“哦,这样啊。”南希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他好着呢,最近发表了一篇SCI,火了一段时间。”

SCI?什么时候?瑞希尔感到诧异,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居然没和我说?

“那我们忙去咯,拜拜。”说着,南希和桃桃便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纯音乐依然从瑞希尔的手机中缓缓流淌,但是房间里的氛围却再也回不去了,瑞希尔觉得屁股上仿佛针刺一样,坐立不安。

“那个,我先走了哈,这里……太闷了。”

“嗯,拜拜。”

说罢,瑞希尔逃一般地离开了情报部。

5

不一会,瑞希尔便来到操场上。虽说艳阳高照,五月的天气却不算闷热,不时吹过的微风渐渐平抚了他燥热的脸颊,内心的慌乱也因为接触到大自然而缓缓地悄无声息。他拿出手机决定听首歌换换心情,然而刚刚解锁页面,就发现了一个未接来电。

是塔特洛伊打来的。他看着系统提示,大概猜到了对方打电话的意图。

“Midnight ,not a sound from the pavement……”瑞希尔一边听着对方独特的手机铃声,一边环顾四周,他旁边的公告栏上,一张大海报清楚地预示着下午在大礼堂的戏剧演出。

“在下塔特洛伊,有何贵干?”一股浓浓的英式戏剧腔从电话那头传出来。

“说吧,刚刚打电话来有啥事啊?”

“下午在你们学校的戏剧演出,大爷我大发慈悲,给你订了张门票。这么多天都没好好休息吧,今天下午,放松放松。”

“那还真是多谢了,话说你不打算道个谢么,你们的音乐,可是我一手操刀的。”

一个月之前,为了提高学生们的文化涵养,丰富学生们的精神生活,学校策划了“高雅戏剧观赏周”的活动,并且专门聘请塔特洛伊所在剧团表演,而为了使演出效果达到最好,塔特洛伊找到了瑞希尔,让他帮忙监制舞台的背景音乐制作,在两猫的合作之下,一出精致的戏剧很快便新鲜出炉,只待细细打磨,如虎添翼。

“都是兄弟了,谢什么谢呀!”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去礼堂的负责人那领取你的门票吧,他认得你。我这边忙着呢,先挂了啊。”

挂断电话后,瑞希尔晃了晃脑袋,朝着食堂的方向走去。现在刚刚过十点半,距离下午的演出还有好一会,他决定先去食堂买点食物当午饭,然后在礼堂消磨时间等待戏剧开场。

接近十字路口的时候,一个浅灰色的身影突然进入了他的视野,他不禁吓了一跳,这才发现原来对方是邡斯。

“哦,嘿,邡斯,早上好啊”问候的话语刚一出口,瑞希尔就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他们俩之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套了?

邡斯停下了脚步,嘴上泛起了一抹笑意,“你也好啊,最近怎么样?”

“还好啦,话说后天的露营你要去吗?”

“要,还有什么事情是比陪伴朋友更重要的呢?”邡斯轻轻地踢了一下路边的小石子,“那我走了,医院那边我还有事情呢。”

还没来得及待瑞希尔做出回应,邡斯便离开了现场,朝着校医院的方向走去。

望着邡斯远去的背影,瑞希尔嘴里泛起了一抹苦涩,他俩的关系是什么时候生疏起来的呢?好像就是从他开始训练的那一天起?

这算什么?作为朋友,你连这么一点理解都不肯给我吗?他望着邡斯的背影,青莲色的眼睛闪现出稍许愤怒的烈焰,但随即又消失殆尽。想这么多根本毫无作用,还不如在露营的时候和他好好解释一番。

这么想着,他从iPod里找出了一首轻松舒缓的纯音乐播放了起来。

Morning light,晨间曙光,这首歌他一直都很喜欢,平常晨跑的时候都会循环播放,这会再度品味,仿佛自己又回到了沐雨晨风的时刻。

对,奔跑吧,流汗吧,把那些不愉快,都统统甩到身后。

6

礼堂里,当邡斯在手机的备忘录中打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已经下午六点钟了。他从手机里抬起头,望着礼堂里舞台所在的地方,那里,幕后人员正井然有序地收拾着表演道具,夕阳那金黄的光华透过礼堂覆盖在舞台上的一切,仿佛为其增添了一层不真实的滤镜,显得过于梦幻。

十几分钟之前在这个礼堂落幕的戏剧是莎士比亚的十大经典戏剧之一《第十二夜》。虽说早就参与了这部戏剧的监制过程,但是第一次在现场观看的时候,他依然被舞台效果震撼到了。恰到好处的音乐细腻的铺垫了剧情的氛围,但更令人称奇的是塔特洛伊对于灯光的调度与部署。有时候,为了迎合氛围,舞台灯光会被调得非常暗,没有暗到让人们完全看不清楚礼堂内情况的程度,却恰如其分的达到了理想的效果。

不仅如此,他还强烈地感受到了舞台灯光的颜色与人物情感表达之间的紧密联系。举个例子,在第四幕第一场,托比和西巴斯辛之间逐渐变得剑拔弩张的时候,全舞台的灯光大部分都集中在了他们身上,灯光颜色也逐渐由中性的白色变为极具冲击力的红色。

那家伙,或许真的是天才……

这么想着,瑞希尔仰倒在座位上,长舒了一口气,脑子里默默的回想着刚刚戏剧的种种细节,忽然,一个提示音把他拉回了现实世界。

打开手机一看,原来是塔特洛伊在WhatsApp上给他发来的消息:晚上想和你聊聊,我在学校西食堂门口附近等你,一起去吃饭吧。

正好,他肚子有点饿了,刚刚他的情绪随着剧情的起伏而剧烈波动,消耗掉了他的大半体力。这么想着,他起身离开了礼堂。

在去西食堂的路上,他举目眺望了下夕阳,赫然发现另外一个比较小的光球出现在天空的另外一边,那是月亮,还没天黑便迫不及待出来遛弯。

默默的感叹着这一自然界的奇景,瑞希尔打开iPod放起了my little pony同人歌曲《The Moon Rises》,尽管是一百多年前的老歌,听起来却依旧经典。

“Am I so wrong to wish that they would see things like I do ?Am I so wrong to think that they might love me too……”露娜疑惑中惨杂着嫉恨的语调与《第十二夜》的喜剧性形成了激烈的冲突。正当他细细品味着这一矛盾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训练场附近。

训练场不均匀的散布者泥水坑,泥土烟尘四处飞扬,由于丁达尔效应,夕阳的光辉穿过这些尘土后在空中留下一道道光柱。几个小伙子汗水湿透,三三两两地走出训练场,前去食堂抚慰自己的胃。这时,瑞希尔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他向着训练场内部奔跑过去。

直到走近,瑞希尔才看清楚细节。一个体格健壮的男人正在和一个及胸高的巨大废弃轮胎做着博弈,他把手伸向轮胎压近地面的一侧,两臂用力,双臂青筋暴起,小臂上的肌肉线条变得极为清晰,同时两膝弯曲以缓冲轮胎带给身体的巨大压力,终于使轮胎抬起了一定的倾角。接着,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减小膝盖的弯曲程度,增大腿部肌肉受力,使腿部肌肉膨胀至撑满他穿的特种兵迷彩军裤,同时腰部肌肉收缩,双手用力向上一掀,终于使轮胎翻了个个。轮胎在粗糙的地上扬起了一阵尘土,引得瑞希尔不禁咳嗽起来。

“晚上好啊老兄,”男人抬手抹去头上的汗水,翠绿色的双瞳中有一抹明显的笑意,“最近训练的怎么样啊?”

“DB-497,老子什么表现你还不清楚吗?”瑞希尔用右拳有力地拍向了他的腰部,“后天的露营你不去真的很没意思啊。”

“没办法,训练这种事情,你方唱罢我登场,”仿佛觉得用胳膊抹汗水不过瘾,497索性直接脱掉他身上早已被汗水沁透的黑色背心,拧干背心上的汗水,再用背心擦掉头上挂满的汗珠,却露出了结实精壮的上半身。块状的腹肌和胸肌算不上发达,却显得特别厚实饱满,给人以一种难以言说的力量美感。夕阳苟延残喘的余晖撒在他的身上,更是增添了几分性感。

“你要和我去食堂吃饭吗,哦,你不饿,对吧?”瑞希尔望着即将沉下地平线的夕阳说道。

497点了点头,重又穿上了背心。

凭着充足的阳光和二氧化碳,DB-497就能够吸取足够的能量,这是之前拉蒂在实验中证实的结果。实验表明,DB-497巧克力色的皮肤里面并不是普通的黑色素颗粒,而是一种类似于植物进行光合作用的叶绿素的棕色色素,这种棕色色素获取太阳能后,会启动与光合作用截然相反的能量合成反应,把充足的葡萄糖反馈给他。

不错,DB-497不是普通的人类,而是违法基因实验的改造物。而他之所以拥有如此发达的肌肉与爆发力,也和他体内的GDF-8基因的表达受到抑制有密切关联。据大致估计,DB-497的力气是正常成年男性的六十倍左右。

“好,那我就去食堂了。”说罢,瑞希尔便离开了训练场,却还不忘抛下一句话:“那边要是有啥好玩的,老子第一时间通知你!”

夕阳已经完全落下,训练场上却依然传来阵阵撞击声。

7

“大妈,结账,这小子的饭钱我开了。”

“诶,哪能啊,应该是我请你才对啊~”

“那你倒是开啊,你有校园卡吗?”瑞希尔眼瞳里闪过一抹得意的神色,他赢了。

两分钟后,他和塔特洛伊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身穿迷彩服的鹅黄色机器猫与身穿燕尾服的土黄色机器猫看起来颇不搭调。窗外一片漆黑,太阳能灯已经取代白天的日光为校园照明。

“嗯,这意面味道不错啊,汁水蛮多的。”塔特洛伊吸溜着一根面条,含糊不清的说道,“你们学校的伙食不错啊。”

“我这份土豆沙拉也很好次的说,口感醇厚绵密,味道富于层次,之前我吃过几次,根本吃不腻。”瑞希尔慢慢的嚼着沙拉里的一块胡萝卜丁,“你那面条是不是少了点,要我再帮你点一些别的吗?”

“不用了,这面条的分量已经够多了。”塔特洛伊从他面前那一大碗意面里抬起头来,玩味地看着瑞希尔,“倒是说起富于层次,我就想起了你做的音乐。真的,深度和丰度一下就起来了。”

“这些都是小儿科。你们这次的戏剧演出受众都是青少年,而他们都偏向于高音量的低频音,所以我就添加了一点小技巧,而且这样做音乐也不会失真。”瑞希尔浅浅的抿了一口蓝莓酸奶,微微一笑,“你的背景音乐有些地方是很保守,但是过于平淡没有变化,我就加了几个变调进去——”他用勺子在空中划了一条弧线——“音乐就活起来了。”

“真是厉害,”塔特洛伊的眼里满是赞许,“以前你的乐感不是没那么敏锐吗?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

“和你说了我这几个月一直在接受训练啊。这次你来找我的任务也蛮有挑战性的,我也就把它当成训练的一部分啦。”瑞希尔吞了一口沙拉,沉吟了一会,“说起来前几天我看见你在Facebook上的一个帖子,讲的是戏剧理论,初步看起来你提到的亚里士多德戏剧、戈夫曼戏剧和布莱希特戏剧理论差别还挺大,我能说说我对今天你们的戏剧所应用的理论的看法不?”

“没想到你还做足了功课呀?来,本王洗耳恭听。”

“首先我来讲讲布莱希特戏剧理论和戈夫曼戏剧理论的差异。在布莱希特戏剧理论中,观众需要注意到自己是在看戏,他们并不需要把自己带入到剧情当中,此时观众之于演员完全是一个观察者,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我就在这里静静的看着你装逼’,而演员也只是完成了自己的各种走位,并没有投入到表演当中;而在戈夫曼戏剧理论中,演员需要想尽一切办法来成为角色,通常他们会掩盖或部分地掩盖与他自己理想的形象不一致的活动、事实和动机,以便集中展示自己理想化的形象,这就像两个世纪前的日本的‘各安其位’制度一样,大家必须在该哭的时候哭,该笑的时候笑,当自己想要发泄的情绪不符合周围的氛围时,这种情绪就只能被小心翼翼的掩藏起来。”说完了一大段话,瑞希尔喝了一口酸奶,“我说的对吗?”

“基本正确。”塔特洛伊微微一笑。

“第四幕第一场托比和西巴斯辛不是有一场不是有几句对手戏吗,按照剧本他们俩要动刀子了,所以我猜他们俩应该表现得相当愤恨才对。那会我观察了一下,发现演员脸上的表情不是装的,他们那种愤恨的感情真的被激起来了,所以我初步断定这部喜剧采用的是戈夫曼理论,可是这却和之前的一个细节发生了冲突,”瑞希尔吞掉最后一点土豆沙拉,抹了抹嘴巴,“第一幕第五场,奥丽维娅和薇奥拉之间的对手戏,两个女人在寒暄之后开始了商业互吹。按照现实,通常这种时候女人说出来的话都带有浓浓的醋意,咬牙切齿,剑拔弩张,但是我听到的,确实彻彻底底的棒读。那两个女演员不仅读的毫无感情,就连动作也过于浮夸,那猛一转身,就差没把小腰给扭断。这突然就布莱希特起来了!”瑞希尔拿着勺子当当的敲着餐盘,“这俩演员真的没问题吗?真的不是你们的竞争对手派来的逗比吗?”

“当然不是,你分析的完全正确,这场戏剧中布莱希特理论和戈夫曼理论同时存在也是无可撼动的事实,”塔特洛伊喝下一大口哈密瓜汁,浑身顿时幸福地发颤,“但你有没有想过,两种理论是可以同时存在于同一戏剧中的呢?水和火,真的没办法相融吗?”

“不一定不相容,不是有个科学小实验——”说到这里,瑞希尔瞳孔骤缩,仿佛悟到了什么似的,“你该不会是说——”

“没错,在戏剧中,戈夫曼理论可以很自然的带动观众的情绪,让他们对主角的遭遇开始好奇并感同身受,让他们对接下来的剧情好奇起来;而布莱希特理论的运用可以很好地唤回观众的理智,及时抽身,不恋战,从而可以更好地品味戏剧表现出来的荒诞性与艺术性。”塔特洛伊喝光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哈密瓜汁,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巴,“这两种理论互相取长补短,才能使戏剧达到更高层次的境界。这就是我最近悟出来的,和你一样,我也在成长和进步呐。”话说完,塔特洛伊望着吃光了的意面盘子呆了呆,接着说道,“我倒是觉得你监制的音乐里面还藏着更大的秘密?快,从实招来!”

“哈,那个啊,那是和声,不过咱们首先要从正弦波讲起,你知道傅里叶函数吗?”

就这样,两猫针对乐理展开了一番深奥而有趣的讨论,等意识到的时候,时间已过九点半。

“天哪,那么晚了,你该回去收拾行李了吧。”塔特洛伊看了看手表,有些担忧的说道。

“不怕,行李都在优盘里呢,到时在挎包里带点随身物品就行了。”说罢,瑞希尔从右裤兜里掏出来一个鹅黄色的优盘,按了一下上面的一个按钮后,一块全息显示屏便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一路点开几个文件夹,在出现的物品栏里面翻找起来,当一个照相机的图片出现在显示区域内时,他把照相机的照片拖动出显示屏后,一个照相机便掉在了桌子上。

“以前和你说过了,拉蒂的发明。”瑞希尔晃了晃手里的优盘,得意地说道,“比起四维空间口袋,这个可以分门别类,找起东西更高效了。”

说罢,他按下了优盘上的另外一个按钮,扫描了一下照相机,照相机便化身图片继续安稳的躺在了优盘当中。

“哇,我也想拥有一个,”塔特洛伊耷拉着眼皮,叹了口气,“剧组的道具太多了,每次搬来搬去都要耗费巨大的成本。”

“你可以去找拉蒂,这几天她也在学校,你们有机会接触的。”瑞希尔仰坐在椅子上,眼睛盯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我该走了,祝你的演出成功。”

“好,再见。”

说着,瑞希尔就走出了食堂。外面,夜色静谧,月光静静地洒在地面上,仿佛给地面抹上了一层糖霜。看着这一幅安详的静夜图,瑞希尔心底不免有些触动,他打开iPod,外放起了my little pony同人曲《Lullaby For A Princess》。

“Carry the peace and coolness of night ,and carry my sorrow in kind……”大公主悲恸的歌喉跨越百年的时光划破了这夜的静谧,也勾起了瑞希尔对邡斯的怀念。

等着瞧吧,露营地,你大哥我来了。

123

取自“https://www.dora-family.com/index.php?title=Literature:月华下的香樟树/1&oldid=1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