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短篇

月华下的香樟树

第二章:疑云重重

1

第二天中午一点二十七分,瑞希尔一行人已经准备就绪,坐在了租来的大巴上。

“Are ya ready kids?”坐在驾驶位置的典戟大声吼道,他穿着一件白色休闲背心,头上反戴着一顶浅蓝色鸭舌帽,整个人看上去活力四射。

“Aye Aye Captain!!!”坐在后面的人欢快的高声喊道。普兰特穿着一件牛仔吊带裤,坐在车子的最后一排,正在和穿着军绿色夹克的邡斯愉快地聊着天。斯韦尔奇穿着一件纯白色的体恤和亚麻色工装裤,坐在倒数第二排,正专心地看着自己的kindle,倒数第三排座位堆放着大家的行李;第一排座位上,瑞希尔身着棕色系西部牛仔装,坐在靠近窗边的位置,正带着耳机听着iPod,出神的望着窗外,贝利则简单的穿着一件黑色夹克,趴在瑞希尔旁边的座位上,脑袋枕在瑞希尔腿上,愉快的摇着尾巴。

“谷歌地图将持续为您导航,前方直行300米进入红绿灯路口。”冰冷的机械提示音从GPS声音系统中传出来,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使命。轰的一声,油门发动,车子席卷起一阵尘土,朝着目的地驶去。

“汪,好无聊啊,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啊?”贝利问道。

“大概还有两三个小时吧,”瑞希尔顺了顺贝利的毛,回答道,“怎么,坐不住了?”

“没啦……就是觉得好无聊,能分我一只耳机听听音乐吗?”

“诶,不行的吧,耳机声音对你们狗来说太大了,会损伤听力的。”瑞希尔思考了一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要不给你放点解闷的视频吧,你想看什么?”

“两三个小时够看一部电影了吧……”贝利沉吟道,“就看猫和老鼠吧。”

几分钟后,贝利便沉浸在了手机屏幕上两个逗比的奇妙冒险故事当中,瑞希尔则继续听着他耳机里的音乐。

他耳机里放的这首歌是Eqestria Girl第四部大电影出现的第一首歌曲《Legend Of Everfree》。这首歌铺垫了暮光闪闪一行人前去无尽之森露营的一系列故事,整首歌活泼明快,积极向上,很契合现在同样要去香樟园露营的他们。

“Will you do something great with the time that you have here? Will you make your mark ,will you conquer what you fear……”这两句歌词承载的使命感令他开始以一个不同的角度看待这次露营,他下意识的轻声哼唱起歌词来。

“哇哦,”不知什么时候,贝利抬起了头,惊异地望着瑞希尔,“你刚刚那句词……唱的好好。”

“嗯?哪句?”

“我回忆一下,”贝利做出思考状,“就是那句‘Will you find your greatest glory ?Will you be a falling star?’,原曲唱的很欢快,但是也正因此情感也比较苍白,但是你刚刚唱的时候,用了比较沉重的感情,而且加了几个变调,听起来……”他努力的组织着语言,“更有韵味了。”

“哈哈,是吗,谢谢夸奖。”瑞希尔盯着车窗外的一片湖,痴痴地说道。

“诶,希尔,你说,我们会不会真的像这首歌所说的,成为香樟园营地的传奇?”

“你嗦啥?这只是一首歌啊?”

“我知道啦……我只是有一种预感。”

“……你这狗,别倒插flag啊。”

接下来的路上,两人都默默无语,各自想着心事,直到大巴驶入营地。

“各位,咱们到了!”

2

“哈,这里真是漂亮,我敢打赌这里有不少小动物。”普兰特看着不远处一座木质的建筑物,激动的搓了搓手。

“对,特别是松鼠!”贝利兴奋的转着圈,活动在车上坐僵了的身体肌肉,“我要追着它们好好玩玩!”他爪子的肉垫直接接触着泥土上湿软的嫩草,一阵酥麻感传遍全身。

“我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在这里徒步了。”典戟开始做起了拉伸,仿佛下一秒他就要向着森林深处跑去。

“我也很期待在这里好好看看,可是……”瑞希尔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下午五点了,我们得赶紧着手准备晚餐的问题和晚上在哪里睡觉的问题。有那么多天时间,也不差这几小时呀。”

“请所有营员都向院子中间集合过来!”木质建筑物上悬挂着的喇叭里传出一个浑厚的男声。大家刚听到指示,便按照指路牌找到了通往院子的道路。

一个男人穿着薄马甲和工装裤,正拿着麦克风站在木质建筑物的阶梯上。他的面孔带着成年男性的独特韵味,看上去英武阳刚。

“诶,只有你们几个么?”看着眼前不到十个人的营员,这个男人似乎显得有点沮丧,“没事,人少可以玩得更快乐。初次见面,我叫尤金,是你们的营地主管,不必太拘谨,请把我当成是你们的友好露营大哥吧!”

“大哥,别站在上面了,咱们人那么少,有啥事下来商量。”斯韦尔奇跑上前去,拉着尤金的手走向大家,“大哥,咱们从现在开始就是朋友了,有啥事,咱互相照应。”他一脸正义凛然的说着,“所以大哥,咱晚上吃什么?”

“放心,食物和帐篷我们营方都准备好了。”尤金被这个红色的机器猫逗笑了,“快进来餐厅吃饭吧。”

吃过晚饭后,斯韦尔奇作为代理人继续和尤金沟通,并把一些消息发布在大家一起组建的WhatsApp露营群里面。邡斯在餐厅旁边研究者挂在墙上的营地地图,其他人则都跑到树林中,在夕阳渐沉的金色光辉里撒欢。

“贝利,来比比谁跑得快啊!”典戟一边向前奔跑,一边喊到。

“汪呜!论跑步我是不会输的!”贝利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浑身油亮的毛发闪烁着夕阳的余晖。

看着逐渐消失的一人一狗,瑞希尔想起了邡斯,环顾四周,只见普兰特正蹲坐在地上欣赏着野花,邡斯则不见踪影。他侧耳仔细听了听,捕捉到了邡斯的脚步声,发现他正在向着远方走去,但根据距离判断还没有走出营地。

“小子,想必你也很期待这次露营吧。”尤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瑞希尔这才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自己背后,“活动丰富,形式新颖,很多人都说香樟园露营给自己留下了深刻印象呢。”

“是啊,在千篇一律的生活中越陷越深的时候,适当接触自然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瑞希尔叉着腰说到,“希望这次露营,咱们能一起创造一些美好的回忆呢,尤金大哥。”

“谢谢你的信任,哈哈。” 不知是否错觉,瑞希尔发现尤金话语里有那么一丝苦涩,“这个营地是我父亲接手给我的,一直使用到了现在,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营员。”

“是吗。”瑞希尔踢了踢路旁的一个小石子,“那我就去散散步,你忙你的。”说罢,他边走开了,却又转过身来问道,“你的腿没事吧?我看你走路的脚印一深一浅的。”

“没事没事,你去吧,我只是风湿有点发了。”尤金尴尬的笑着。

“是吧?”瑞希尔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尤金,并未发觉明显的异常,便径直离开了。

3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自从来到香樟园的这片区域起,瑞希尔就觉得有那么一丝不对劲。虽说现在已经是夜晚了,但是他还是能模糊的看得见周围的香樟树的轮廓。初看这些轮廓没什么大问题,但是绕了几圈后,会发现这些香樟树的轮廓大部分都能重合的起来——这可能只是他的错觉,但是,还有另一件事情引起了他的注意:这里太安静了。

此时晚风已经吹起,清清凉凉的感觉沁人心脾。通常情况下,树叶遇到风会发出沙沙的声响,但这里除了偶尔的蝉鸣外,什么声音都没有。瑞希尔自觉一阵毛骨悚然,便快速回到了他的帐篷里。

帐篷里,贝利正呼呼大睡,瑞希尔却相当清醒。诡异的香樟树令他感到不安,他脑子里一团乱麻,却又再一个瞬间捕捉到了关键点,那是和尤金有关的——

这时,他的极敏锐的耳朵捕捉到了一串脚步声。这脚步声是邡斯的,绝不会错:由于邡斯身体向外辐射的磁场是正常机器猫的几千倍,因此他的脚从地面上抬起来的瞬间,会将周围一小部分的空气电离,并伴随着一小串噼啪声,虽然极其微小,但是对于经过了专业训练的他,却如探囊取物。

已经晚上十二点了,邡斯为什么还要出去?瑞希尔心头的疑问又多了一个,于是他决定跟上去看看,不只是为了满足好奇心,这么深的夜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可以好好聊聊。

跟踪邡斯并不难,不一会,瑞希尔就发现邡斯停在了一个比较开阔的地方,于是他很快便跟了上去,却又停在了邡斯背后约50米处。

“晚上好,瑞希尔,今晚月色不错。”明显察觉到了瑞希尔的跟踪,邡斯回过头来微笑的问候着。

“是啊,今晚月色不错,但是,和前一个月每天晚上的月亮亮度比起来,今晚月亮的亮度并不算最大。”

“嗯?你怎么知道?”邡斯一阵疑惑,他没想到瑞希尔会这样回答他。

“我当然知道。”瑞希尔的声音颤抖起来,“一个月以来,我每天都夜不能寐,因此才得以在床上辗转反侧时,欣赏窗户外那美丽的月色。”

“瑞希尔?”邡斯担忧的叫着他。

“可是你知道吗?这一个月里,我之所以夜不能寐,全都是因为,因为你这家伙。”瑞希尔的呼吸变得粗重,胸口的起伏逐渐剧烈起来,“我在想,为什么,为什么你突然不回我WhatsApp也不回我短信,为什么我想找你的时候你却总是推脱有事,为什么我们每次偶遇的时候你总是故作冷淡?我想找你好好谈谈,可你却一直不给我机会,我一直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哪里对不起你的事情,每天我都活在对自己的猜忌之中,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

“天哪,瑞希尔,我不知道——”

“你当然不会知道!”瑞希尔突然大吼一声,吓了邡斯一跳,“所以,现在我就给你,给我自己一个机会,来知道知道!”

“瑞希尔,你不能——”

“来啊!!”瑞希尔再一次吼道,却带着自己满腔的愤怒,真是不敢相信这么巨大的能量居然是从一只机器猫体内宣泄出来的,“ 对我不满,你就揍我啊!揍到你满意为止!有难听的话,你就说啊!越难听越好!你要是讨厌我的话就骂我啊!!来啊!!!!!”

“瑞希尔,你冷静点,你这样不理智是会伤到你的情感系统的。”

“你,你居然讨厌我,你不能——”瑞希尔话语里的愤怒突然失去了势头,悲伤的情感开始占据上风,“我究竟做了什么事,你要这么对我?啊?为什么?不要这样,我们像以前一样……好不好?”

“瑞希尔,你听我解释,我——”

“解释?!!”瑞希尔突然又变得愤怒起来,“现在才想起来解释了?之前干什么去了?”瑞希尔两眼发红,里面飙出了眼泪,“我这个月一直都忙于训练,你难道不知道?我那几天不接你电话是有原因的,难道,你连这一丁点的理解都不肯给我这个朋友吗?”

“瑞希尔,冷静点,听我说。”邡斯的语调变得轻柔起来,“我不讨厌你,我喜欢你。我故意对你表现冷淡是因为我想给你个惊喜,下周就要到你的生日了,我为你精心准备了一份礼物。而且我不是推脱有事,我是真的有事。那会有一篇SCI论文把我搞得焦头烂额,我连自己都顾不过来了,哪有时间顾及别人啊。”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吗?”瑞希尔停止了抽泣,声音因为使用过度变得略显沙哑,“你真的不讨厌我吗?”

“当然没有,我的希尔,我发誓,我对你说的话全都是真心的。”邡斯紧盯着瑞希尔的眼睛,竭力想要传达出自己的真诚。

“以后不能再这样了。”瑞希尔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扑倒在邡斯的怀里,放声哭了出来,“有啥话就好好说,别藏着掖着的……”

就这样在邡斯的怀里发泄了一分多钟后,瑞希尔突然觉得有一丝不对劲,他赶紧把头抬起来,站起身,快速退到一棵香樟树旁,背靠着它,一脸歉意的看着邡斯:“不好意思,我刚刚……有点失态。”

“岂止是有一点呐,”邡斯慢悠悠地说着,瑞希尔这才发现他脸上的坏笑,“我甚至开始怀疑起你对我的真实情感了,要是我们俩真的只是正常的朋友,你刚刚的反应未免太过头了吧?”

瑞希尔感觉有一块沉重的石头落在心头。确实是这样的,从刚刚开始,他就注意到了自己对邡斯的别样的情感,现在,他不能在对这种情感视而不见了。他想逃避,可是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邡斯朝着自己走过来,然后——

两人的唇瓣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数秒过后,邡斯将嘴唇从瑞希尔身上移开,然后对着瑞希尔的耳朵,柔声的说了一句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话:“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很快乐,我不想和你分开,我……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瑞希尔迷惑的看着邡斯,很明显,他不明白,刚刚邡斯到底做了什么呀——

“呜!”一声响亮的口哨划破了夜的寂静,两人猛一转身,发现一条大狼狗正一脸暧昧的看着他们俩,“这么说可能有点尴尬,但是……恭喜二位终成眷属。”贝利刨着地面,不好意思的说道。

“呜哇!”瑞希尔突然大叫起来,“流氓!渣男!变态!!我还没说过我也喜欢你呢!!”他慌乱的大喊着,脸上泛起一阵红晕。

“那你现在可以说啊?”邡斯一脸宠溺的看着瑞希尔,却又转过头看着贝利“你怎么跟过来了?”

“嗨,刚刚瑞希尔大哥吼出来的声音,想不听见都难吧?”贝利歪了歪头,“我担心你们就跟过来啦。”

“行了,这么晚了,该回去睡觉了,咱们z——”

没等邡斯说完,三束激光便照在了他们的身上。

三架无人机正悬停在他们的前方,堵住了他们的去路,无人机前方装备的武器系统似乎随时都会向着他们开火。

4

“别动!”邡斯警觉地盯着无人机,“只要不去招惹——”

话还没说完,其中一架无人机突然射出一枚炮弹,炸开了他们面前的土地。贝利收到了惊吓,垂着尾巴躲到了瑞希尔和邡斯身后。

接着又是一连串的炮弹攻击,逼得三只朝着他们帐篷的方向连连后退。

“等等,这些无人机并没有伤害我们的意思,”瑞希尔似乎发现了什么,“他们好像是不希望我们继续前进。”

“区区无人机也想拦住本大爷的去路?看我的!”邡斯集中注意力,双眼紧逼着无人机,仿佛是在操控着什么。然而,无端的猜测不到一秒就有了答案——

成一字型阵型的无人机突然做起了杂乱无章的布朗运动,它们在空中漫无目的的飞着,突然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团巨大的火球,爆炸的声响撼动了整片树林。

但随即,更怪异的事情发生了:三只周围的香樟树在一瞬间突然化为乌有,留下的只是一些残败的树桩,孤零零的没有一丝生机。

“我的天哪,这……”邡斯看着周围,话语里有一丝恍然大悟的味道“和我想的果然没错。”

见到其他二人盯着他,邡斯赶紧做出解释:“是这样的,我刚来的时候就发现这里不对劲了,这里的磁场杂乱无章,分布极不均匀,还有好几个磁场源。我很好奇,就决定趁半夜没人的时候一探究竟。”

“尤金骗了我们!”瑞希尔托着下巴,眉头紧锁,“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面问他不就好了?只要——”邡斯话还没说完,就被瑞希尔打断。瑞希尔眼里满是警惕,看起来非常的专注。

“别吵,我听到了脚步声……”瑞希尔仔细的听着,“是尤金!朝着那边跑了!快追!”说罢,他便朝着声音来源跑去。

“喂,你等等啊,你怎么能确定那个人就是尤金?”和贝利紧跟在瑞希尔身后,邡斯疑惑的问道。

“我今天下午就注意到了,他的脚步一深一浅,而我现在听到的脚步声非常符合一深一浅这个特征,就是他,不会有错的!”

说话间,又有好几架无人机飞过来包围着他们,投下一枚又一枚的炮弹,阻挡着他们的去路。

“可恶,我们的谈话内容都被那个家伙听到了……”瑞希尔一脸愤恨。

“没事,听我指挥,”邡斯倒是显得相当沉着,“瑞希尔你在前面带路,贝利你在中间,我在后面给你们打掩护!”

确定了战术,三只重又振作起精神,开始炒着脚步声的源发地前进,一路上增援的无人机一次又一次化作美丽的烟火陨落在这静谧的夜晚,照亮了他们行进的道路。

接下来的几分钟,他们还算顺利,但紧接着敌人的战术有了调整,无人机开始了狂轰滥炸,在一片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脚步声变得无可寻觅。

“我们该怎么办?”邡斯大吼着问瑞希尔,然而瑞希尔并没有理他,而是闭上了眼睛,专心的体会着现场的每一丝声音。

说起来,这种爆炸干扰比起训练时的干扰声还只是一盘小菜,瑞希尔在内心默默地嘲笑着尤金,开始仔细辨别脚步声的来源。

但这一次,他变得惊讶起来,他听到的脚步声同时来自于两个完全相反的地方。他略作思考,选择了一个他认为正确的方向,便向前奔跑而去。见到他这么自信,邡斯也没说什么,紧紧的跟随其后。

渐渐地,无人机的数量越来越少,他们距离尤金也越来越近,终于,一个黑色的影子出现在了他们前方。这个影子看上去行动迟缓,似乎已经透支了大部分的体力。

“快,邡斯,别让他跑了!”瑞希尔大声喊道。

“这还用你说?”邡斯双手向上一挥,前方那个黑影便摔倒在地,瑞希尔于是赶紧跑了过去,将黑影的手从背后反扣起来,限制了他的行动。

“尤金大哥,见到我们跑什么呀?这么激动,你不是我们的友好露营大哥吗?”

趴在地上,看起来狼狈不堪的人正是尤金。他脸上的情感此刻极为复杂,疑惑,惊慌,还带着一点愤怒。

“从实招来吧,大哥。”瑞希尔把尤金的手扣的更紧了,尤金不禁痛的发出了一丝呻吟。

“瑞希尔,冷静,听他好好解释——”邡斯这才赶过来,制止了瑞希尔。

“可是他刚刚——”

“就像你之前听我好好解释一样。你太冲动了,这样下去情况对所有人都不利。”

听了这番话,瑞希尔沉默了,他知道自己要是失去理智会有什么后果。他放开了尤金的手,帮助尤金坐在了草地上,这才发现尤金此刻已经泪流满面。

“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没能给你们一个难忘的露营回忆……”尤金一米八的身躯因为悲伤而剧烈的抖动,“这片香樟林前几个月遭到了一些极端分子的破坏,已经无法恢复原来的状态了。我只能通过这些无人机来维持虚假的幻想,可是……你们把这最后的希望都给毁掉了!”尤金几乎是吼着喊出了最后几句话。

“别害怕,我们是来帮助你的。”瑞希尔自信地说到。

他终于明白了这是怎么的一回事。为什么学校会单独派他们来这里露营,无尽之森的专属主题曲为何给了他一种奇怪的感觉,以及贝利那突然出现的奇怪的预言。是的,他们来这里是有任务的,他们,将要在这个营地书写属于他们自己的传奇!

“你们要怎么帮?不过是普通人而已。”尤金跪坐在地上,抹着眼泪说道。

“大哥,别这么说呀,”邡斯一脸得意的看着他,“你想想我们刚刚的表现,觉得我们像普通人吗?”

尤金想起了之前的种种细节,浑身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眼前这个鹅黄色的机器猫,竟然能够在震耳的爆炸声里,从自己用无人机伪装出来的脚步声中轻易识别出自己的脚步声?

眼前这个浅灰色的机器猫,竟然能够控制无人机的飞行轨迹,限制自己的行动?

他们两个究竟是何方神圣?

“你们……真的能帮我吗?”尤金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笑容。“谢谢你们。”

“瑞希尔!邡斯!你们没事吧?”不远处,普兰特的声音传了过来。

“啊,这个……”尤金的手在空中胡乱的比划起来,“我还是……”

“别害怕,自己人。”邡斯微微一笑。

5

“尤金先生。”普兰特保持军姿,对着尤金敬了一个标准的礼。

“我说普兰特,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们来这儿的目的了?”瑞希尔靠在旁边的一棵香樟树上,手里玩弄着一片树叶。

“阿不然咧?”普兰特对着瑞希尔吐了吐舌头,又把注意力集中在尤金身上,“尤金大哥,我们接到任务,前来支援,您可以动用可以想到的任何资源来恢复这片营地,或者说,使它在视觉上保持原样,就比如,军用无人机。”说着,普兰特给尤金展示了一下手机里保存的3D模型。

“……你们可以做一下自我介绍吗?”尤金此刻看普兰特的眼神里满是崇拜。

“没问题。“说着,普兰特手指在手机上一划,一块全息显示屏出现在空中,上面赫然显示着几个机器猫的资料。

“这一位,35,本校情报部的情报分析师,连续五年蝉联本校ACM竞赛一等奖。

“这一位,拉蒂A梦,本校科研创新部的核心骨干,在知名学术期刊上发表过多篇SCI。

“这一位,哆啦斯韦尔奇,本校心理学专家,为刑讯学的发展提供了不可忽视的帮助。

“这一位,哆啦邡斯,本校神经学专家,发现了人为操纵生物电这一研究新领域。

“这一位,瑞希尔A梦,本校声乐专家,精通体术,本校格斗术官方认证教练。

“这一位是我,哆啦普兰特,本校情报部部长,精通植物学。”

“尤金先生,请问我们可以给您提供什么样的帮助呢?”普兰特收起面板,对着尤金微微一笑。

“这……你们……”尤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但随即他又恢复冷静,“作为你们的营地向导,我命令你们赶紧回去休息,现在立刻马上!”

“好的,大哥!”大家齐声欢呼起来。

“我说,我相信瑞希尔你极其敏锐的听觉,可是邡斯,你的能力是怎么回事?”回想起刚才令自己身体动弹不得的恐怖力量,尤金到了现在还心有余悸。

“那个啊,你要答应给我们保密哦。”普兰特用手机照着前方的黑暗,边走边压低嗓音,“他能操控磁场。”

“是的,人体运动的本质是神经电路。只要掌控了神经的走向,就能操控人的行为。”邡斯得意地回答道。

“我的天哪……”尤金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只浅灰色的机器猫,“你不会把人体的神经网络结构全都背下来了吧?”

“嗯呐呗,我是机器人呀。”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就在露营群里热火朝天的讨论起了解决措施,还把原计划不参与露营的人也拉进了群里,最后由于无法在短短的一周内重新种植香樟林,大家商定了统一的策略:增强现实技术。

首要的便是香樟树的视觉的模拟,这个不难做到,想想一百多年前的漫威电影“蜘蛛侠英雄远征”就可以知道,无人机的模拟技术可以有多逼真。

其次便是树叶的沙沙声和香樟树的清香。这个其实也不难,沙沙声可以播放录音,而清香的味道则可以通过让无人机释放化学物质来实现。

最难的是模拟香樟树的触感,因此大家同意到时再商量。

商定结束后,大家抓紧时间开始分头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