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短篇

月华下的香樟树

第三章:亡羊补牢

1

“喂,35是吗?快准备行李,三个小时后典戟过来接你来了。”普兰特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催着正在收拾东西的典戟,“小伙子快点,咱们可耽误不起这个时间。”

“用任意门不好吗?非得开大巴。”典戟从行李中找到了自己的驾照,埋怨道。

“任意门当然快,但是沿途的美景更值得欣赏。”普兰特故作文艺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更何况我们还需要用车上的几个小时来处理一些事情。”

而在尤金这边,瑞希尔正在和斯韦尔奇一起商讨工作人员的事项。

“拉蒂肯定要来,她可以做技术总监。我来当咨询师或者向导什么的,你做DJ,行吗?”

“我也可以在剧团演出的时候顺带调试一下音乐,弹弹钢琴什么的。”瑞希尔边说边划拉着群消息,“塔特洛伊已经答应尤金要来给露营周巡回演出了。”

“哈,会有戏剧表演吗?真是期待。”斯韦尔奇手撑着下巴,沉思道,“既然营员们的精神食粮如此丰富,美味的食物太过简陋也不太得体,我就兼职厨师总管吧。”

“诶?玛吉尼芙在群里面发消息说她也会过来玩——她负责的同传的总监是露营爱好者,这位总监觉得开会太过疲劳,所以想来这边好好放松一下。”

“哈?我看看哈。”斯韦尔奇赶忙掏出手机,“这么说的话,咱们八个这次是全员出动?”

“八字还没一撇呢。”瑞希尔叹了一口气,“既然35要过来,她八成得留在情报部看家守夜。”

“谁说的?咱们八个这一次可要好好聚聚。”桌子上的对讲机里传来了普兰特的声音,“我已经和校长联系好了,情报部全员也要来玩。我和校长保证过,要是出了什么幺蛾子,责任都在我身上。”

“Aye Aye, minister!”

“喂,讨论的怎么样了?”邡斯从另外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后面紧跟着尤金。

“大家都要来。”瑞希尔用手机在桌子上面点着,“1,2,……至少还要来八位客人,尤金大哥,你赚了!”

“哈哈哈,还多亏有你们帮忙,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尤金爽朗的笑着,脸上一扫第一次见到时的颓势,变得轻松起来。

“哦,对了,咱们还有个隐藏任务。”邡斯一把夺过对讲机,对着另一头的普兰特说道,“那几个破坏香樟林的极端分子,咱们是不是得好好惩罚他们一下?”

“放心,我已经派小卢他们去搜这几个人渣了,落入法网只是时间问题。”普兰特自信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出来。

“诶,部长,我有个主意。”邡斯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斯韦尔奇,“斯韦尔奇不是会去给这几个人渣刑讯逼供吗?我能不能也去陪他们玩玩?”

“想陪就陪,别玩得太过火,不然你是要被起诉的啊。”

“收到!保证完成任务!”

“汪!”贝利不知从哪里跑了进来,吐着舌头喘着粗气,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剧烈的运动,“那几只松鼠精力可真旺盛,我追了半天居然都没追上。”他把头转向尤金,大眼睛闪着激动的光,“大叔,这里真的好有趣啊!”

“你喜欢就好。”尤金蹲下来,笑着摸了摸贝利的头,突然他的眼里放出了光,“朋友们,咱们开始吧,开工干活咯!”

“好!”

2

几小时后,携带着一车的传感器、军用无人机和一个工具箱,35和拉蒂坐着大巴车赶了过来。

“哈,这就是传说中的香樟园营地?”一个穿着短袖衬衫的浅橙色机器猫走下大巴,环顾四周。“风景不错。”

“快,哥,正事要紧。”身着实验袍的勿忘草色机器猫提着工具箱蹬蹬的下了大巴,“人呢?营地负责人在哪?”

“啊,想必这位就是拉蒂A梦了吧?”尤金赶紧上前,礼貌性的和拉蒂握了握手,“初次见面,你好,我是尤金,你们的友好露营大哥。”

“噗嗤。”拉蒂憋不住笑出了声,“大哥你好,我是拉蒂A梦,你可以叫我拉蒂。我这次是来贵地玩耍的,顺带,帮你们做一些美容手术。那么,咱们现在就开干?”

经过几个小时的布置,一些关键地方都摆放好了无人机和传感器,经过调试,模拟出来的香樟树在视觉上十分逼真,但是却如井底之月,稍碰即碎。

“大体差不多了,我们再加个触觉系统就大功告成了,”拉蒂站起身,狠狠地伸了一个懒腰,“接下来几天试运行以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故障。”她转向站在身后的大家,“关于模拟触觉,你们有什么好点子吗?”

“非牛顿流体!”35率先提议,“哦,不好意思,这个好像不切实际。老妹,超声波怎么样?”

“超声波可以模拟固体的轮廓,所以一定程度上是可行的,”拉蒂托着下巴,脑子飞快的运转着,“但是不能防止这层轮廓不被人捅过去。”

“那我们就可以在轮廓里边放实时生成一层薄薄的固体!”瑞希尔接过话头,似乎有了灵感,“要保证时效性,传感器一定要正常工作,而固体可以用固态空气,随处可见。”

“好办法!”拉蒂对着瑞希尔赞许的点了点头,“那么我们又该怎么生成固态空气呢?”

要想凭空创造一个实体,并且要求这个实体比起同类型存在一样逼真,这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经过几个专业知识丰富的机器猫的头脑风暴后,竟然顺利的解决了。

“好,那我接下来就去忙去了,你们几个,帮我观察一下无人机的工作状态。”说罢,拉蒂就朝着自己搭建的简易实验室跑去。

“效果不错嘛。”邡斯看着眼前极为还原的香樟树,用手摸了摸,却发现自己的手竟然直接穿过了树干。“啊呀呀,这样一定会露馅的,拉蒂那家伙,加油啊。”

“I have done something great with the time that I have here ,I have made my mark ,and also conquered what I fear……”一旁,瑞希尔正轻声哼唱着《Legend Of Everfree》的改编歌词版。

“嗯?你在唱什么?”

“没什么。”瑞希尔微微一笑,“嘿,邡斯。”

“怎么啦?”

“我在想,我们现在正在书写传奇。”瑞希尔看着邡斯,眼睛里闪着光芒,“在这片营地里,书写属于我们自己的传奇故事。”

邡斯一愣,随即放声大笑,“你小子怎么突然文艺起来了?”

3

一周后,集体露营周正式开启,涌入香樟园营地的游客大幅增加,尽管营地中大部分的林木都是虚拟的,但由于相关硬件做的很到位,没有人发现什么明显的破绽。

此时正是晚上七点半,距离塔特洛伊的剧团演出大约还有三刻钟。作为这次演出的音乐总监兼钢琴师,瑞希尔早早就换上了西装和电子机械手,现在正在熟悉乐谱。

“嘿,瑞希尔,有空吗?”邡斯穿着带黑色骷髅的白T恤和亚麻色休闲工装裤,从门口探出头来。

“有什么事?”

“没啥,就想请你和我散散步。”

说话间,两人就来到一片树林中间。月色如水一般泼洒下来,仿佛给大地覆上一层薄纱。

“嘛,过几天不就是你的生日了吗,来,这是你的生日礼物。”邡斯从旁边香樟树的树根下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瑞希尔。

“啊,谢谢你的好意,”瑞希尔看着礼物盒子,内心一阵甜蜜,“可是为什么不在我生日的时候送给我呢?”

“想提前给你一个惊喜啊。”邡斯脸上挂着一个宠溺的笑容,“而且我也想弥补我的过失吗,你知道的,就是……”

“别说了,我懂,我也喜欢你。”瑞希尔报以一个微笑,“话说,这是什么?”

“你心心念念的耳机啊,一直存在购物车里,我看到了就帮你买下来了。”

“可是这耳机那么贵,你?”

“白痴,贵就贵一点,为了你我花多少钱都愿意。而且这些钱都是从我发表论文的奖金里拿的,所以我不仅没亏,还赚翻了。”

见瑞希尔还痴痴地看着耳机的包装盒,邡斯也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你马上就有演出了吧?不打扰你了。”

“诶,那个,你……”

“怎么,你还要向我表白吗?”

“没有啊你这个死变态,我是想问你这个耳机是不是拿出来了就能直接用。”

“可以的,无线充电,随时保持满电状态。”说罢,邡斯便转身离开了。

四下间,见周围没有人,瑞希尔赶紧拆起了包装,不一会,他就看到了那一幅他心心念念的耳机。专为猫型机器人的耳型制作,立体声,低音炮,高保真,高音质无损,而且最关键的是——听起来宛如身临其境。

“嘿,瑞希尔。”一个声音突然从旁边传过来,瑞希尔一转头,发现是35,“贝利都和我说了。祝贺你们俩。”

“哈哈,谢谢兄弟。”瑞希尔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你来有什么事吗?”

“没事,想和你聊聊。”

“……难道这一周咱俩聊得还不够多吗?”

“这一周光忙去了,而且,”35指着不远处的露天舞台说道,“今天蛮特别的。”

“是啊。香樟园营地成功运营了,这一切还多亏了我们呐。”瑞希尔颇有感触的敲了敲旁边的香樟树的树干。要不是几天前亲眼所见,他一定会以为这棵树是真的。“现代科技还真是发达,居然能够以假乱真,不过,35,我有点担忧。”

“哈?你这种人居然也会担忧?说罢,咋了?”

“既然香樟树都能够通过感官重构来进行虚拟,那么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它的运行原理是不是也是一样的呢?这只不过是科技水平的问题而已。”

“天哪,你连你的音乐都不想了,专门来想这种无关痛痒的事情?”

“那里无关痛痒了?万一这个世界是假的呢?万一在真实的世界里,我们彼此完全不认识,或者……”说到这里,瑞希尔眯起了眼睛,“你这个带哲学家是不是又想发表什么骚言论了?”

“想太多对身体不好,知道的不多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这两句话是我给你的忠告。”35紧盯着瑞希尔的眼睛,说道,“不过你要是真的想知道我的真实看法,我不妨和你多说几句。”

“假设这个世界是假的,我现在在的这个世界是我的一个梦,那么很好,这个梦很完美,我有你们这些朋友,我觉得很幸福,我不想醒来也不需要醒来。我根本不关心真实世界的我认不认识你们,或者我的真实身份,因为这些和这个世界的我毫无关联。

“再假设这个世界是真的,那么就更棒了,我混的很成功,我活的很快乐,我已经很满足了,就这样了。

“所以,就算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你和我的经历,都只是一场梦,我对它也非常满意,只要我不会醒来,那么这对我就没有什么不同。在我看来,只有在这个世界混的不如自己心意的人,才会整天想着要重头再来吧。”

“好好消化消化吧,我走了。”说着,35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树林当中。

这个夜晚连续两次受到了心灵上的震撼,瑞希尔感到心头有一阵难以抑制的激动。他深吸一口气,抬头仰望天空,却发现了令他灵魂受到震撼的自然奇景。

漆黑的夜空中,月亮发出的光芒很是奇特,内部呈蓝绿色,外部则是红棕色,仿佛一个披上了五彩霓裳的小姑娘。

这是月华现象,瑞希尔在书上读到过。正当他痴痴地欣赏着月华时,塔特洛伊的声音从他腰间的对讲机中传了出来。

“喂,我们的音乐总监,你在哪呢,演出就快要开始了。”

“来了,马上。”说罢,他把邡斯送他的耳机放进自己的四次元优盘,然后飞快的向着舞台方向跑去。

他已经想清楚了,这个世界是不是虚拟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的朋友,是这些能使他快乐起来的人。以前是他不够关心他们,现在他绝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一定会是最棒的露营周。

(全文完)

一点后话:

标题中的“月华”看起来很美好,却在小说末尾才出现了一次,似乎是画蛇添足之举,但在这里,月华不仅是一种自然现象,它更暗示着瑞希尔的成长。

在小说的前中期,瑞希尔都以一副“老子在听音乐不要来烦我”的形象出现,虽说他为朋友们做了很多,也很珍惜和邡斯等人的情感,但是他却还是有一些缺点的。比如说,幼稚(和为了同传而焦虑的玛吉尼芙斗嘴)、神经粗(邡斯为他准备礼物他却不知道,自己喜欢邡斯居然也不知道)、易冲动(无人机轰炸后捉到了尤金,不问解释直接刑讯逼供)。不过,经过了邡斯的感化和诱导,他变得成熟起来了,他学会了遇事冷静,而不是冲动行事搅混水;他学会了首先倾听朋友的烦恼和劝诫而不是首先倾听音乐。拿到邡斯送他的新耳机后没有选择直接使用 而是选择和35倾谈、为塔特洛伊的演出卖力 这一点就是他学会了倾听的表现,至于遇事冷静这一点,我想他一定已经学会了。

小说的前期也出现过对月光的描写,但都只是普通的月光,和最后一次出现的内部呈蓝绿色,外部呈红棕色的月华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这也意味着,瑞希尔已经告别了过去的那个自己,这一个星期的露营周就是他重新定位自己的最佳时机。

很幸运,瑞希尔遇到了一群愿意包容他缺点的朋友;很幸运,他和邡斯之间的误会终于消除,二人终于修成正果;很幸运,他被赋予了成长的机会。

瑞希尔已经成熟了起来,亲爱的你,我希望你也可以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