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化

小说版
大雄的月球探险记

第四章:因为是朋友啊

大雄的房间。

五人组坐在地上,被炸碎的任意门,散落了到处都是。

“月球侧的门扉被炸毁了。”

“怎么这样?去不了月球了吗?”

听完哆啦A梦的话,静香呜咽着说。胖虎趴在榻榻米上,大喊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居然只有我们逃出来了”

“没办法,没料到这个结果。”小夫有气无力的说着。

胖虎扯着他的衣服说:“你难道就这么甘心输了吗?”

“我当然不甘心啊!”小夫抬起了头,眼里冒着眼泪。

“他帮了我们逃生,我们没帮上忙当然后悔啊!”

“小夫…”

听着大家的话,大雄慢慢地站了起来。

“露卡他孤身一人都留了下来。”

露卡刚才被抓住的时候,他把手主动从我们这里拉扯了出来,看着自己的手掌,咬紧了嘴唇,和大家背道而驰。   “我们搭‘竹蜻蜓’去营救他们吧!”

“别胡说八道了,月球离着里38万公里,看着近走着远!”

“怎么这样…”

大家都低下了头。   这时,静香的衣服里好像有什么在爬动,从袖口冒了出来!

“我有去月球的方法!”

“墨佐!”

所有人都惊呆了。

墨佐是在月面遇袭,任意门炸毁的混乱中逃到大家这边的,然后又来到了地球。它的脸和龟甲显得乱乱的。

“我和露卡来地球的时候搭乘的飞船还藏匿在某处,搭那个就可以回去了!”

墨佐说着,五人组互视,大雄似乎决意已下,站了起来说:“出发!墨佐,你给我们带路!”

墨佐将他们带到了后山的芒草地。

“这里是…第一次和露卡见面的地方啊。”

太阳似乎比见面的那天要高。

大地和芒草受到阳光照射,呈现出橘色。那天,露卡就坐在前面信号塔的边上,墨佐在一棵枫树前停了下来。   “帕尔帕尔墨佐露卡,戈达尔显灵。”

墨佐念叨着大雄他们根本听不懂的,好像是咒语的东西,然后这棵树的树根就被翻了出来。

出现在地面上的是巨大的胶囊状飞船,露卡他们就是搭着这个过来的。

“出现了!”

只是,有点小。

哆啦A梦迅速进入驾驶席位,开始熟悉各项内容,这艘飞船载两人以上就算超员了,小夫立刻问道:“让所有人坐到这里面能行吗?”   “这东西,本来之前的用途是月球救生舱…”墨佐说。

哆啦A梦在船舱显示器确认情况后,决定:“好吧!改造它!”

“需要花点时间,因为我需要二十二世纪的技术修理它,大家先收拾东西,晚上七点,还是在这个位置集合!”   “吼!”

“好的!”

“嗯嗯!”

“但是,这次出征非常危险,你们要是没做好觉悟的还是留在地球为妙!”哆啦A梦向大家郑重声明,表情也是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在月球上被辉夜星人追赶给大家留下了恐怖的印象,毫不客气的粒子炮,攻击可怕到从赛车上被抛出来,每当想起这些,都让人不寒而栗。   在远方的山上,太阳慢慢落下,晚上到了。   大雄房间,书桌边,大雄提着手提,带上换洗的衣服,因为怕冷,又穿了件薄外套。

比起和露卡邂逅的那个夜晚,今天要更冷一些。

胳臂夹着午睡用的枕头,出了家门。

从家门外静静的看着自己的房间最后一眼,从家里的谈笑可以听出来,爸爸和妈妈对大雄出走的事还一无所知。   “来,这是下酒菜。”

“哎呀好呀,谢谢!”

听到了爸爸把报纸放在榻榻米上发出的哗啦啦的声音,大雄用余光看,爸爸低着头。突然,好像要呼唤什么,爸爸抬起了头。

天上出现了月亮。

到底是什么时候出来的呢?在月球的另一边,似乎看见了一张脸——新朋友露卡的脸。

大雄绷紧了脸,咬紧嘴唇。毅然决然的出了家门。

静香家的玄关处。

手上拿着包,轻轻地合上了门。

“哎呀?”

正要出门的时候,她的爱犬佩罗来了。

“佩罗!”

也许它知道静香要暂时离开,静香朝它走去,它高兴地团团转。对着端坐的佩罗,静香依依不舍地把它抱在怀里,额头和额头碰在一起,非常温暖。佩罗舔了静香的脸颊。

作为道谢,静香把佩罗紧紧的抱在怀里,站了起来,打开大门离开了家。

在刚田家的楼梯上。

背着大包袱的胖虎,轻声慢步的下楼。生怕出什么声音。

悄悄地打开商店门脸的隔扇,又悄悄地关上。

离开的时候,留意到货架上的饼干盒子,大脑浮现出“小孩吃甜点”的画面。

二话不说,就顺手拿了一盒放入口袋。

又走向了商店的百叶窗,把百叶窗稍微抬起了一点点,出门的时候已经入夜,月亮也出来了。

向着后山的会合点,胖虎小跑着过去。

小夫这时正在去后山的路上,在桥上走来走去。

虽然背着旅行包,但说实话还是很怕。完全没有做好思想准备,他靠在了桥的栏杆上。

河面照月影。

水中的月影在晃动。看着它闪闪发光的样子,让人心痛,有一种心如刀绞的感觉。

这是一次危险的旅程。   但是,在月亮上,还有朋友在等待,露卡和露娜亟待营救!   在约定的会合时间7点钟以前,月光朦胧了起来。

在没有照明的后山上,哆啦A梦坐在改造好的飞船旁边,确认时间。   “快到时间了,准备出发吧!”

听到了声音,三人找到了哆啦A梦。大雄、胖虎和静香…但是…没有小夫。

胖虎说:“再等等,小夫肯定还…”

这时,

“喂…”

风吹得芒草沙沙作响,小夫的声音随风而来,大家都在向他招手。

在芒草中,走出了一个身影,是小夫!   背着背包,停了下来,气喘吁吁地说:“我在纠结梳什么刘海比较好看。“

小夫害羞的说着,所有人都笑了。   “你个笨蛋…”胖虎跑到小夫跟前,抱紧了他的头。

“你来的也太慢了吧!”

“疼疼疼啊!”

说着,小夫的心情似乎也平静了下来。

“那么,出发!”

大家胸前佩戴的'异说俱乐部成员徽章闪耀着光芒。

哆啦A梦按下飞船开关,显示器开始闪烁。但是,没有要发射的迹象。

“动不了吗?”

“改造坏了?”胖虎和小夫很担心地问道。   这时墨佐站在大雄肩上说:“没事!”

“别担心,肯定马上就…”


墨佐说着,正好倒计时到了,天空突然放晴,黯淡的天空中,月光照了下来。

这个是时候,飞船引擎开始发动,发出“嘣”的声响。灯光亮起,显示器也显示了内容。这飞船好像是以月光为动力的,船舱的底部亮起了光。大雄发现,像布一样的东西展开了,逐渐膨胀。   哆啦A梦将飞船改造成印有他脸部特征的热气球。

“快点上船!”哆啦A梦跟大家说。

“如果不赶紧上去就要被丢下了。”

“唉??”

“那你早点说啊!”

大家赶紧奔向已经直立起来的飞船,大家都跳了进去。

就好像等着大家上完一样,这时候才飞起来。

一下子飞了上去,向月球进发。

“哇啊!”

“真厉害!”

“飞起来了飞起来了!”

“看啊,小镇就像模型一样!”

从飞去上升的气球俯视夜间的小镇,宛如微缩景观。万家灯火,高速公路汽车的车灯就像光带一样。

“那里的每一个光点都是一户人家吧!”

“我们的家也在其中。”

静香说着,大雄低下了头。

“哈哈哈,适应灯!”

哆啦A梦从口袋中取出了道具。

无论海底还是宇宙,照了它就能适应任何环境。

  “在出了大气层后会切换为高速运转模式,预计还要一整天到达月球。大家进去稍作休息吧!”

船舱的地板上,有一个小的入口。哆啦A梦打开后,令人惊讶的是里面的空间居然这么大。就好像一般的住家一样。

“这是四次元空间,有大家的房间。”

“哇依!”

哆啦A梦说完,大家一片欢腾。

胖虎和小夫很快的跑到自己的房间,在床和椅子上上蹿下跳。静香试探着问道“这里应该没有浴室什么的吧…”   “有啊!”哆啦A梦微笑着说。

哆啦A梦带着静香来到浴室,可一边泡澡一边欣赏地球,静香呆住了。

“‘观地泡澡’什么的太奢侈了吧。”

大家都在自己的房间里无拘无束的行动时,大雄和哆啦A梦在驾驶舱看着前方,特别是大雄,心总是静不下来。   墨佐站在大雄肩膀上,和露卡肩膀的站位是一样的。

月球,一步一步接近。

大雄自言自语道:“等着我,露卡!”

到达月球后,五人组首先搜寻露卡他们,高声呼喊名字。

“露卡!”

“阿尔!”

“露娜酱!”

在月球表面遭受辉夜星追兵的袭击,战斗的痕迹像刚发生过一样,还留在地上。但尽管如此,无论是埃斯帕尔人还是辉夜星人,早已不见踪影。

“不行啊,没有人!”墨佐说。

为了确认聚落是否还有人,墨佐和哆啦A梦前去查看,他们失望而返。

“怎么所有人都被辉夜星人抓了?”

“怎么这样?”

静香吓得说不出话,其他人也是,无语凝噎。

就像打破了月球表面的宁静一样,远方传来不合时宜的声音,chinchinchin,是轻快的声音。大家都抬起了头,那是从悬崖底部传来的汽笛声。车还是倒着开的。\

“是野比兔!?”

“诺比比!!诺比比!!”

野比兔奋力挥手。一边朝这里看,一边开着车,好像在跟大雄他们说:“到这边来!”

“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快去看看吧!”

大家都戴上了竹蜻蜓,跟在野比兔的车子后面。   野比兔把大家带到了月兔王国的家中。

“野比兔!”

穿过地下的房间,野比兔打开了入口处胡萝卜花纹的门。那里好像坐着一个逃亡的埃斯帕尔人,看到她的身影,大家都很吃惊。   “露娜姐姐!”

她坐在床上,右脚好像因为受伤所以搭在床外面,小夫跑了过去。

“看来没事啊!”

“是大家啊!”

露娜的脸上顿时有了光,但下一秒就变得有气无力的,和大家一样,充满了失落。

胸前的“异说俱乐部成员徽章”闪闪发光。

“露卡把他的徽章给了我我才得以解救。”

“这样啊!”哆啦A梦点了点头。

“没有徽章的辉夜星人是看不到这个世界的。“

露卡肯定是急中生智想到的。异说世界,没有徽章的人是看不到的。哆啦A梦说过的话,露卡记得清清楚楚。他把自己的徽章交给了别人,哪怕只有一个能逃出升天,朝离自己最近的露娜,使出最后的力量。用以太能量交给了她,露娜戴着它,来到了月兔王国。

“但是,露卡代替我被抓走了,他总这样…”

露娜低下了头,以泪洗面。大家都按不住心中的怒火,胖虎攥紧了拳头。

“辉夜星人,我饶不了他们!”

“露卡他们必须要由我们来拯救!”大雄说。

哆啦A梦:“好,那么…”然后把手伸进了口袋。   “‘医生手提箱’,静香留在这里负责露娜治疗工作!”

“明白!”

“然后就是,预警虫和备用口袋!”

哆啦A梦向静香说明这个昆虫形状的报警器的作用。

“在辉夜星一旦发生紧急情况,这边的“预警虫”就会鸣响。备用口袋与我的主口袋是互联的,用作紧急逃生出口。”

哆啦A梦说完,野比兔从阁楼上跑了下来“诺比比”,交给大雄他们一个包袱。

“诺比比!”

好像在说:“带上它,带上它”一样。

“哇!”的一声。

“是年糕吗?谢谢你,野比兔!”

大雄背上了圆圆的、好吃的“年糕山”   从月球向辉夜星进发。

大家回到了“哆啦号”飞船,踏上新征程。

静香、露娜和野比兔到现场送行,向他们挥手。小夫说:

“露娜酱,等我回来啊!”

“拜托你们了!”

“要小心啊!”

飞船逐渐远离月球,从视线里完全消失,四周是星海,大家都跑到了驾驶舱中。

“根据墨佐的引路,到达辉夜星还需要四十光年的航程,用光速飞就是整整四十年了!”

“啊啊?我们可没时间在这里慢吞吞的!”

“就算到了咱也成老头了。”

大雄和胖虎抱怨完之后,站在大雄肩上的墨佐很吃惊:“哎呀!”扭了扭头。

“你们地球人是不是不知道时空跳跃啊?用这种方法一溜烟就到辉夜星了!”

墨佐看着驾驶席上的哆啦A梦说:“请把左右操纵杆同时推下去。”

“那么…马上。”

将操纵杆前推后,前挡风玻璃看到的宇宙世界开始抖动。飞船开始发光,前方的宇宙世界剧烈震动。

除了最中央的一颗以外,其他的星星都像光柱一样倒流,飞船被光包裹。

“超越时空!”

随着哆啦A梦一声令下,飞船飞入了光中。   另一边,此时此刻。

辉夜星的中央,迪阿宫。

迪阿波罗正坐在殿中,在寝宫“大帝阁”中,戈达德把露卡带了上来,来到大帝的竹帘前,跪了下来。

“迪阿波罗大人,臣将抓捕来的埃斯帕尔族长老呈给您。”

露卡的手,被经过特殊加工的以太屏蔽手铐铐住,连锁前方戈达德的剑柄上。露卡看着竹帘那边,一副很不服气的姿态。   在竹帘的那边,威严的讲话声响彻整个宫殿。

“大礼啊!”

竹帘的那边隐约地发出了光芒,可以依稀看见迪阿波罗的脸。是一位老人,好像还戴着面具,面无表情且神色狰狞。

“你做的非常不错!“

“是的,我想如果用以太能量拯救辉夜星的话…”

“不是这个!”

戈达德的话被打断,他抬起了头,迪阿波罗非常高兴的接着说:”你不是发现了比埃斯帕尔人更好的东西了吗?“   戈达德一头雾水的反问道:“您指的是什么?”   这时,迪阿波罗换了个声线做回答:“那颗星球真美啊,就像以前的辉夜星。”(估计是把戈达德的录音原封不动的放了一遍。

“那个…”

离发现埃斯帕尔人的地方近在咫尺,蓝色的美丽星球。

明明没有向上级汇报,戈达德却走漏了风声,这时旁边“嘿嘿嘿“的笑声走了过来。回过头看,是在外面候令的部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   “塔拉巴!”

明明没有被允许进殿,只有戈达德自己才能在这里。塔拉巴一定是擅自越级汇报了!

在那边的迪阿波罗,眼珠开始时不时闪动。

“用埃斯帕尔人的力量重启破坏性武器。这样一来,就可以把那颗星球收入囊中了!”

露卡嘴里嘟囔着什么,他从进来就一直沉默着,这下子忍不住站了起来。

“是地球!”

“在大帝面前不得无礼!”

戈达德拽了一下锁,露卡被撂倒在地上。迪阿波罗咆哮道:“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那个星球叫地球啊!”   “抓埃斯帕尔人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了让辉夜星重见光明吗?”

戈达德大声问道。

“这颗星球已经成为一具垂死挣扎的骸骨了,如果要让贵重的以太能量物尽其用,下一步就是去侵略地球。”

戈达德顿时无语,迪阿波罗的声音响彻大殿。

“为复活兵器准备,现将埃斯帕尔人全部押入大牢!”   竹帘那边的消失了,玉座完全黑暗了下来。

戈达德握紧了拳头。低下了头。

“可恶!”

露卡和戈达德被关到了牢房之前,塔拉巴挺起了胸脯。

“今天队长就是由我塔拉巴担任了,你再也无法不可一世的样子对我指手画脚了!“

在漫长的通道里行走,一副妄自尊大的态度笑着,戈达德无语。

在旁边的露卡,也是沉默着,看着那两个人的样子。然后…

“逃吧…”一个很小的声音。

“啊?”露卡惊讶的抬起了头,下一秒,只见戈达德很快的抽出了剑。

“你怎么不听命令,戈达德…”

塔拉巴一回头,正在叫戈达德名字的时候,戈达德跑了过来,剑径直朝塔拉巴冲过来。中了剑的塔拉巴倒下。

戈达德回过头,剑指露卡。   !   露卡退缩了,突然,戈达德冲了过来,“fu”的一声,剑落下。

发出了很响的金属碰撞音,露卡的手铐也劈成两半,双手解放了。   露卡非常惊讶。

“你为什么?”

“不能让你们被用于武器制作!”

戈达德很干脆的说道。露卡屏住呼吸,看着他。

但是,同时,走廊的另一边,又有新的士兵滑溜了过来。和月球上那些戈达德的手下外貌特征完全不同。他们穿着和服一样的白色装束。脸被头巾遮住。头戴乌帽(日本武家男孩的成年戴冠),蒙着脸的布有新月的标志,令人畏惧。好像没心没肺一样,一言不发,干脆利落的溜了过来,因为覆着东西,所以脸是看不见的。

“可恶!是亲卫队!”

戈达德大叫着,不管怎样,那都是迪阿波罗的直属部下。然后,另一边的走廊也跑出来了亲卫队。对戈达德他们呈夹击之势。

“在这里!”   戈达德紧握露卡的手腕,冲向前方的下楼台阶。然后,听见了一个声音。

“啊哈哈哈哈哈!”

是迪阿波罗的声音,响彻整栋建筑物,似乎能引起地动山摇的笑声。

“戈达德,你太没出息了,居然站在怪物这边!”

“你才是不知羞耻的东西呢!”

戈达德朝着他根本看不见的迪阿波罗喊话:“你不仅抛弃了辉夜星,还想糟蹋其他星球!”

“住口!”

迪阿波罗怒吼的瞬间,他的亲卫队就将戈达德包围了。

他们的手指上发出了可怕的光芒,一道闪电直劈向戈达德。

“啊啊啊啊啊啊!”

触电的戈达德,发出了惨叫声,身体失去了知觉。露卡睁开眼睛,看到戈达德缓缓地倒在了自己 眼前。

在向辉夜星进发的时空跳跃之路上,哆啦A梦在船舱里跟大家说:“现在先吃‘翻译蒟蒻’吧,要不然听不懂辉夜星人的语言。”

吃了翻译蒟蒻,就能把任何生僻语言翻译成自己熟悉的语言。大家都细嚼慢咽把蒟蒻吃了,当然,也忘不了野比兔的年糕。

墨佐说:“前面就是出口了!”

大家都把目光转向前方,显示时间和距离波动的显示器突然发生变化,被刺眼的光包围。飞船速 度开始上升,就像离弦之箭一样,大雄他们所乘坐的“哆啦号”飞船进入了出口。  

此时,突然减速。

映入眼帘的是赤茶色的巨大星球一辉夜星。在旁边的是,缺了角的“月亮”。

“这就是辉夜星?”

“真的,他们的月亮居然缺了一块!”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盯着步步接近的这颗星球。

被绿色所覆盖的云下面,这颗星球基本没有绿色植物,长期少雨导致大地连年干旱。大海为浓雾 所笼罩,在地平线的另一边,右侧的“残月”清晰可见。整个星球暗无天日。

在海上,古代的高楼建筑群相继沉没。

比那些沉入海底的建筑物更寒應的,就是满是废墟般低矮平房的街道,这里聚集着辉夜星人。 此时一辆卡车开了过来,展开了装卸平台,跳下来了几个辉夜星士兵。

“现在开始配发粮食,都排成一列!”

他们开始从车上卸载按计划分配的粮食容器。

在车前面排好,在一边站满了辉夜星居民。和士兵不同,他们手无寸铁,衣衫褴褛,穿着西服然后再套上防寒用的粗布披风。因为没有阳光,辉夜星格外寒冷,地面冷到冻脚,狂风大作。

“食物!快点给我们食物!”

“我也要!”

本应排成一列的人突然变得散乱了起来,把车包围住,几乎是只能靠抢投扔的食物作罢。

一对母子抢不过别人,冷得把身子抱在一起取暖。

“好冷啊…”

“到这里…”母亲用自己的披风包裹住孩子,抢不到食物的母子非常失落。 抢到食物的人们也唉声叹气的。

“大动干戈就领到这么点儿!”

“配给的量越来越少了。”

大雄他们站在两栋建筑物之间的狭窄道路上,看着辉夜星人的状态,哆啦A梦叹了叹气。

“和露卡的描述一致,这里的粮食和能源严重短缺。”

“不快点找到露卡他们的话。…”

辉夜星人的外貌特征,和大雄他们在聚落里看到的戈达尔夫妇全息影像完全一样。

脸部对称,头上有四个类似小触角的角。大雄他们也从头到脚变装,披上披风,脸上画些条纹。 潜入了街道。

“墨佐,把我们带到露卡他们那里去。”小夫说。

然后墨佐从哆啦A梦口袋里探出半个身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上回在辉夜星都一千年前的事儿了,对现在的地理环境不熟。”

“你必须知道!”“那你再学习学习!”

大家都很茫然的时候,“好嘞!”胖虎抱紧两拳。

“我去打听打听。”

“谁?等下,胖虎!”

大家还来不及阻止他,他就朝着刚才排队的人群走了过去。面对在一旁的辉夜星人,胖虎显得非常随和,直接去跟他们搭话。

“埃斯帕尔人在什么地方啊?!”

胖虎如此直白询问这种问题,吓得哆啦A梦他们直接跳出来捂住了他的嘴,然后朝着辉夜星人做 了个假笑,被问到的辉夜星人:“啊?”的一声,完全不知对方所云。

“埃斯帕尔?这种东西压根不存在吧,那都是传说打造的生物吧!”

年轻的辉夜星人说完,旁边站着的一位老人边摇头边说:“是吗?”

“老朽可觉得这是存在的。或许确实只是一个传说,但总得有点梦想啊!”

“嘛。…就算真存在也不过是普通人罢了。在这一方面,迪阿波罗大人可大不一样了!”

“迪阿波罗?!”

头一回听说这个名字,大雄他们嘴里也跟着鹦鹉学舌念叨这个名字。辉夜星的年轻人低下了头。

“啊啊,不管怎么说他从1000多年前就统治这颗星球了。”

“什么大帝啊!”

突然,后面的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一看,是位妇女,还抱着孩子。

“我们辉夜星山河破碎,也是那位大帝不断发动战争的结果吧?”

“你疯了…”

其他的辉夜星人就像惊弓之鸟一样,“嘘”,生怕旁边的士兵听见。“你说这种话,小心进监狱!”

“没事儿,反正现在的生活跟在监狱里没什么两样。”

她一边照顾着婴儿,一边有气无力的说着。看着孩子,只有叹气。

“要是戈达德大人能统治这颗星球就好了。”

老人也唉声叹气的。

“戈达德大人对我们这种老人的态度还是很好的。他才是真正伟大的人啊!”

“戈达德?”大雄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想“何方神圣啊?”

刚才的年轻人走到了大雄他们旁边,指向空中的一个地方。

在街道遥远的后方,浮在空中的像是城池的建筑物,它向街道的各处伸展着线缆,这些线缆有些弯曲。还有类似圣诞节派对装饰墙壁用的丝带,放在这里明显不合适宜。在它的中央部,开放着 巨大的机械花。

迪阿波罗宫。

在黑暗的地牢中,戈达德恢复了意识。

身体依然剧痛。醒来之后的瞬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微微的呻吟声,他起身之后,感觉周围有人在看着他。

头上长长的耳朵奇拉着的,小埃斯帕尔人。

阿尔盯着戈达德看,他们好像对上眼神了,他走向了坐在房间角落的露卡。

“是监狱啊!”

戈达德被迪阿波罗雷击后,与埃斯帕尔人被关到了同一间牢房。看着戈达德,露卡说:“你这下该明白被关起来的滋味了吧?”

这直击灵魂的提问,让戈达德羞愧的低下了头。

“非常抱歉,我只是想为这颗星球的未来着想。没想到会这样。”

露卡接着说:“我们的结局,只不过是引起战争的导火索罢了,为什么你在这之前就不明白呢?”

正因如此,父母才将埃斯帕尔人送出辉夜星。露卡的声音低沉了下来。因为只要想到“自己是战争的祸根”这一点,就非常心痛。

回到辉夜星什么的,原本是远远超出意料之外的事情。

“我也不想生来就拥有这些能力,父母一定很后悔制造出了我们吧。”

露卡脱口而出说完后,在旁边的阿尔很担心的说:“露卡哥哥…”

在月球期间,露卡毕竟一直是大家的首领,明明心态变得比以前好了些,回到辉夜星之后又低落了下来。

“不是这样的!”

露卡和阿尔惊了一下,然后戈达德接着说。

“我的祖先,为你们的存在感到骄傲,能和你们一起生活真是一大荣幸。”

“现在的…”

戈达德说着,发现看着露卡和阿尔瞪着他看,戈达德很惊讶地问道:“怎么了?”

“我们,能偶尔听到别人的心声。”

这或许也是以太能量所带来的能力。能听见别人的心声,是不太常有的事情。戈达德沉默着,沉思了很久之后,说:“这样啊…”

戈达德摘下了自己的头盔和面具,露出了素颜,露卡他们看到之后吓了一跳,看到他,心中浮现 出了戈达尔博士面貌。

戈达德站了起来,把手伸到口袋里,取出了一个小袋子,然后把它拿在手里。

那是一颗宝珠,中间还亮着灯。

“这是从我们祖先代代流传下来的东西”,戈达德紧握着这颗宝珠,随即从内部冒出光线,光线照 亮牢房的中部。在半空中播放着全息影像。

“哇——依!”

“啊哈哈哈哈哈哈。”

是幼童们开心的笑声 大家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了。

这是一千年前,自己幸福“童年”的样子,看起来比现在还要幼小的露卡和露娜,跑到了戈达尔夫妇身边。

母亲伸出了手,把露娜抱在了腿上。 父亲也伸出了手,把露卡举得高高的。 阿尔和其他的埃斯帕尔人也围着父母。

“啊…”

“好诈啊!”

“我也要抱抱。”

露卡的心中一震。

下意识的走向全息影像,就好像父母真的在身边一样,看得入神的阿尔也是。他们问戈达德:“你知道我们父母的事情吗?”

“我就是戈达尔博士的子孙。我们祖先代代相传着你们的故事。”

“代代相传是指…”

戈达德看着露卡,还有阿尔,以及关在其他房间的埃斯帕尔人,好像想起了什么,他接着说道:

“你们拥有的以太能量,给你们的正常生活带来了很多不便。但戈达尔博士还是尽量把你们当成普通的孩子来养,和我们一样。”

在露卡的眼前,全息影像中的戈达尔博士哄着大家。很明显,父母很疼爱埃斯帕尔人,像亲骨肉一样疼爱着。

所有人中只有父母是最爱自己的。

毫无疑问。

看着这些,露卡潸然泪下,眼泪流到了两颊。

再也无法与父母相见,尽管露卡他们一直想见,父母也一定很想见自己的孩子。当初并不是抛弃,而是出于保护才迫不得已让他们逃亡。

“父亲!母亲!”

全息影像播放完了。

戈达德无言,走近了露卡他们。把那颗宝珠交给露卡。

“如果可以的话,请收下这个。”

“可以吗?”

“这样的话,他们也会高兴的吧”

露卡看着这颗宝珠,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这颗宝珠闪闪发光,其中还好像燃烧着什么。

在这黑暗的牢房中,这颗光芒才是唯一的慰藉。

“还有1件事,我听说有个预言。”戈达德非常认真的说。

露卡看着戈达德问道:“预言是指?”

在埃斯帕尔人中,阿尔是具有预言能力的。露卡和阿尔对视着。戈达德接着说:

沧海桑田,归去来兮;卯山倒海,拨云见日

戈达德吟唱着这句预言,心中想象着失去光明的辉夜星,重见天日的那幅胜景。

“现在认为‘埃斯帕尔人只是传说中生物,就算真的存在,也只是凡人’的人很多。对于以太能量的存在,多数辉夜星人也只觉得那是幻象。”

戈达德说这,露卡陷入了沉默。

“但是,我…”

戈达德看着露卡和阿尔,接着说:“正是因为这个预言一直存在,所以辉夜星人才要掘地三尺也要找到你们!”

在迪阿宫的下方。

铜墙铁壁的要塞面前,大雄他们不知所措。

“从哪里进去啊?这里根本就没有入口。”

悬浮在半空的迪阿宫,哪怕是到它正下方的塔,也完全找不到入口。

无论从哪里看,连个像门一样的东西都没有。只有像岩石一样的东西,一望无际的城池底部。胖虎嘟嚷着什么,小夫耸着肩膀。

“要是有露卡那样的超能力就好了,说不定还能看清里面。”

“就是啊,哆啦A梦,你就没有一个超能力的道具吗?”

大雄说着,哆啦A梦很不安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样道具

“‘超能力帽子’”

在上方有一个手套一样的东西,这是一顶非常神奇的帽子。哆啦A梦做了说明。

“使用这个帽子,可以掌握三种超能力。第一个是透视。无论多远的地方都能看清,隐身的物体 也能让其显形。”

“第二个就是念力,隔空也可使物体移动。”

“第三个就是瞬间移动,让自己的身体突然消失,然后又出现在其他地方。”

“真有意思,让我来试试吧!”大雄瞬间举起手来。

“好是好啦…”

哆啦A梦把道具交给大雄说。一副心里没有底的样子。“这个道具,如果不做练习就没有办法好好使用。”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好喻首先是透视能力!”

抬头张望着迪阿宫的房顶,大雄嘴里开始念着什么东西。

“看见吧!看见吧!入口啊入口…”

然后,这个时候,说话的声音在逐渐靠近。

“所以我说啊,今天突然就要庆祝那个了。”

“但是戈达德会不会来啊。”

“他非要把我拉过去找什么埃斯帕尔人,真啰嗦!”在说话的是戈达德身边的老人儿,克拉布和坎瑟。

哆啦A梦发现不妙,赶紧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但是,沉迷于透视能力不能自拔的大雄完全没有 发觉不妙。

“啊啊,话说戈达德队长居然迟到了,他是怎么了?”

坎瑟说着,看到眼前有一个人。

“啊啊,那家伙在好什么啊?”

二人终于发现大雄了。

“看吧看吧看吧。”

“大雄君啊!”

“那个笨蛋玩意儿!”

沉迷于念力的大雄,对其他人的提醒毫不理会。全身心于透视能力中。

终于,大大雄的眼前,城池的墙壁逐渐消失。

“看见了,看见了!”大雄还来不及高兴,他的耳边就传来枪顶上来的声音。

“不许动!”

“呜呀呀呀!”

冰冷的枪忍上脸颊的感觉,察觉状况不妙的大雄跳了起来。在旁边的克拉布和坎瑟也叫了起来:“这货不是跟埃斯帕尔人一伙的吗?”

“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内个内个…”

突然被盘问的大雄大惊失色,他开始手舞足蹈,胡言乱语。

“念力!”

不知道为什么,大雄的裤子掉到了脚腕处。羞耻到脸红。

“哇哇哇!”大雄变得更紧张了。即便是危急关头他还“稍微暂停一下。”然后把裤子提了起来。

“这家伙…”

“是不是埃斯帕尔人里的学渣啊?”

“这回一定成功!”

这次不止是大雄自己,连两个士兵的裤子也给扒了下来,所有人都露出了胖次。

“哎呀呀…”

“这不蔵泥了嘛”

“哎呦我去。”

这三句使用了部分方言进行翻译

三个人在吃惊的同时,藏在附近的小夫为他们汗颜:“这家伙到底在做什么?”。小夫和胖虎都很担心情况。

“你这家伙,我们可要生气了。”

“我就是开个玩笑!”

两位士兵把裤子提了起来,又把枪指向了大雄。大雄闭上了眼睛。感觉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托着下巴,肩膀用力。然后叫了起来。

“瞬间移动!启动!”

大雄头上帽子的光亮了起来。

突然,大雄消失了,确实,一晃眼的功夫就没了。克拉布和坎瑟呆住了,大雄的身体已经移动到迪阿宫的内部了。

但是他的身体是全裸出现在另一个地方,“啊啦啦啦啦?啊啊啊啊!!!”他一边叫着,一边从半空中摔了下来。

然后,他屁股着地,掉在了入口处的电梯平台上。受到震动的电梯,发出巨大声响。似乎是因为大雄,电梯也启动了。

电梯正好就在坎瑟和克拉布头顶正上方掉了下来。

“哎呀呀呀呀呀呀呀!!!”

发现上面的电梯正在下降,他们大惊失色,随着一声响动,两 个人被电梯压住了。

“太好了,我可算发现入口了!” 哆啦A梦他们一直在旁边看,看着大雄全裸着还能这么天真无邪的笑,实在是无话可说。

“嘛,最后还是达到目的就好啊!”

把昏迷的塔拉巴和坎瑟攜在一边,大雄穿好衣服继续出发。大家通过电梯向迪阿宫内部进发。

目标是,被关押在其中的露卡。大雄戴着超能力帽子,头上的手套就像箭头一样指引着前进方向。

“是这里!”

“真的吗?”

“要是不对我可要揍你了!”

小夫和胖虎抱怨着,按照帽子指引的方向,好像要迷路一样在 走廊里前进。

有一巨大的城池,就好像一座城镇上的要塞一样。

哆啦A梦他们并没有察觉到,在房顶处,老大哥在看着他们。

在宫殿里的迪阿波罗用很低沉的声音警告他们,响彻大殿。“呵呵,好像有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在牢房中,垂头丧气的露卡他们听到了不知是谁的脚步声。

心想到底是什么呢?从牢房中弹出身子查看的露卡和阿尔,简 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大家啊!”

“我们来救你们了!”

哆啦A梦,大雄,胖虎和小夫说。

地球人不远万里,过来营救。

“穿透圈!”哆啦A梦把道具贴在牢房的墙壁上,阿尔等不及奔了出来,抱住了胖虎。

“胖虎哥哥!”

“别哭哦,阿尔!你已经很努力了。”

“大雄…”

从穿透圈跑了出来,露卡他们跑了出来,同时,泪流满面。

“麻烦你们这么危险还来救我们。”

“说什么呢?我们是朋友啊!”

二人亲切握手,还来不及说其他感谢的话语,大雄口袋里的墨佐就飞了出来。

“露卡!”墨佐叫道,他飞到了露卡肩上的“老位置”。

“可是我把他们带到这里的哟,是我啊!”

“因为你的状态很好啊!”

哆啦A梦目瞪口呆地说着,气氛瞬间融洽了起来。

“埃斯帕尔人的朋友…”

戈达德说着,看到戈达德,哆啦A梦和大雄他们气得跳了起来。

“这个家伙!”

“是在月球上袭击我们的辉夜星人!”

“等一下!”

面对摆好架势的哆啦A梦一行人,露卡却张开手臂挡在了中间。

“戈达德是受人蛊惑!他是我父母的子孙后代之一,也是我们的伙伴。他还把父母留下来的信物交给了我。”

露卡看着手里的全息影像宝珠,哆啦A梦他们非常不解。露卡做了说明。

“阿尔在很久以前说了一句预言,也正是因为那个预言,辉夜星人才对我们穷追不舍。不管怎么说,因为在这过去的一千年中,我们的存在对他们来说就像传说一样。”

沧海桑田,归去来兮;卯山倒海,拨云见日。

哆啦A梦陷入沉思,他问道露卡。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个嘛…阿尔自己都不明白。”露卡说

阿尔很愧疚的摇了摇头。自己说过的话都不知其所以然。

“但是啊。”胖虎和小夫回过头来说。

“朋友的意思很好懂,但这个‘卯山’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指拥有兔耳的埃斯帕尔人呢?”大雄问道。

“但埃斯帕尔人只有11个人啊!”小夫耸了耸肩膀。

“如果哆啦A梦你们一行人就是传说中的人物呢?”

戈达德开始有所期待。

突然,不知何处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戈达德,如果真是预言中的人物,会是怎么样呢?”

戈达德开始紧张起来。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可怕的声音来自迪阿波罗大帝。

胖虎跳了出来大骂道:“喂!!你在哪里!?烂菠萝!我不远万里从地球来这里!让我来见识一下你是什么货色!”

“不是什么烂菠萝,是迪阿波罗啦!”小夫很小声的指正胖虎的错误。

随即,在牢房的上方,每根柱子中间都出现了一颗眼球。迪阿波罗接着说:“原来如此,你们就是地球人啊。想来救埃斯帕尔人简直太狡猾了。最好让你们尝尝我的铁拳!”

屋顶的一部分出现了裂痕,雷电的闪光出现在了哆啦A梦他们的头顶上。

还来不及反应他们就已经被攻击了。

“哇啊!”

“不要啊!如果他们果真是传说中的人物,说不定能让这颗星球春回大地!”戈达德拼命的叫道。

“这才是我最大的绊脚石,愚蠢的人民只是想要那点能源罢了。”迪阿波罗耻笑着回答他。

“什么玩意?”

“这个家伙。”

胖虎想要过去狠揍一顿“迪阿波罗”。但戈达德拉住了他。

“这个不是真正的迪阿波罗,他的本尊在大殿之内!”

戈达德弯下身子去拿剑。此时墙壁上出现的眼球消失了,戈达德回过头来跟大家说。

“我们这就去打倒那个迪阿波罗,只要他一天在,辉夜星就一天不得安宁!”

“所以我也要去!”

露卡走到戈达德面前。从眼神可以看出他的坚定。

“这颗星球也是我父母所热爱的美好家园!”

戈达德陷入了沉思。他的耳朵里,听到了露卡强烈的呼声。

“也就是说,我们也要去!”大雄说。

露卡和戈达德回过头来,哆啦A梦一行所有人,已经准备好了秘密武器。

大雄用的是能够使用空气进行攻击的“空气炮”,胖虎和小夫使用和强力黏着剂效果一致的“瞬间黏着枪”。哆啦A梦使用能反射任何东西的反射斗篷。

“大家!”

露卡说着,大家都微笑着。哆啦A梦把穿透圈托付给了阿尔。

“阿尔你留在这里,帮助其他埃斯帕尔人!”

“嗯嗯!”

随着戈达德一声令下“那么,全体出发!”大家都“哦呜!”附和着。向大殿进发。

但是,大帝的亲卫队并没有善罢甘休。

在深处的通道,接连不断的出现穿白衣、黑乌帽和头巾的亲卫队出线了!脚在地板上快速滑动,朝着哆啦A梦他们冲了过来。

打头阵的戈达德向亲卫队冲了过去,剑正中下怀,然后,他们当场倒地。

哆啦A梦他们看得入神,这时,背后又听到了滑步的声音。回头一看,又有亲卫队追了过来,夹击进攻。

这些突如其来的亲卫队,实在是给人压迫感,他们的手都朝着这边一个方向,从手指释放出了雷电团,好在,哆啦A梦反应及时,暂时抵挡住了。

“反射斗篷!”

斗篷反射的雷电又回去了,受到雷击的亲卫队再一次被打倒。

“要不咱还是稍微停一下吧,哆啦A梦?”

“不行啊,他们还在源源不断的赶来!”

刚倒下一些士兵,那一边又有新的士兵赶来。

胖虎拿起了瞬间黏着枪,对大家说。

“这里就由我和小夫断后了!”

“啊!?”

小夫吓了一跳,还来不及抱怨,胖虎接着说:“大家先撤退吧!”

“好!”

“拜托你了!”

在大家都离开后,胖虎说:“咱们上吧!小夫!”,小夫哭着说:“饶了我吧!” 随着瞬间黏着枪开枪的声音,亲卫队的去路被阻断了。

迪阿波罗的宝座处,鸦雀无声。

“迪阿波罗在竹帘后面,大家要注意。”

戈达德做向导,大家一起冲向水池,水池上方夹着一座桥,他们在桥头停了下来。迪阿波罗的寝 殿,在桥的那一边,竹帘落了下来。

“出来一决胜负吧!迪阿波罗!”

戈达德在竹帘前叫道,突然,竹帘那边发出了光芒。迪阿波罗就坐在那里。

“好大的威风啊,戈达德,不错,那我就送你上西天吧!”说完,迪阿波罗的身体突然消失了, 看不见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这个时候。另一边,冷酷无情的亲卫队一波又一波的来。


咔漆,咔漆,无论怎么扣动扳机都射不出来黏着剂,“可恶!”,胖虎和小夫绝望的叫着。 “弹药已经用光了,既然如此…”

他们扔掉了枪,他们把身边已经断掉的柱子,用手把它们再掰断,砸向亲卫队员的头:“这帮家伙!”

正好砸到了它们头上,把头砸掉了。

头掉了,在地上团团旋转。头和脖子的接口处发出蓝白色的火花。可还散落着电线,摘掉乌帽和覆面的头,看到的那张脸竟然是。

“机…机器人?”

小夫和胖虎叫道,即便是掉了脑袋,这些亲卫队员的手居然还能动。这种反常现象,两个人吓了一跳。

“哇啊啊啊啊。”

“居然不是人类!”

冷血无情,只是一个拥有人类画皮的冷冰冰的机器。亲卫队把胖虎和小夫抓了起来。

竹帘升了起来,但后面出现的,一台机械。

竹帘的那边是巨大的类似电脑一样的机械空间,就像是大型交通工具的驾驶室一样。 刚才出现在这里的迪阿波罗却不见踪影。

“迪阿波罗不在这里!”

当哆啦A梦他们四处张望寻找的时候,耳中传来可怕的笑声。

“啊哈哈哈哈哈哈!”

也不知道哪里传来的笑声,那是一种让世界都变得黑暗的可怕笑声。

“在哪里!?”

桥下的水开始翻腾,水中好像有什么东西。随后水表膨胀,一个巨型的球体浮了上来。

看到庐山真面目,所有人都惊呆了。

球体浮出水面,是迪阿波罗没错,但是,只有头。

“啥?只有头?”

“怎么会这样?”

大雄非常吃惊的看着,旁边的戈达德非常茫然,水雾向四周散开来。

“朕乃破坏之神,破坏是我的使命,阻止神圣的我可真是大逆不道。人类也好,埃斯帕尔人也好,跟我比起来不过是蝼蚁罢了。以太能量能为我所用真是太光荣了!”

听到这些话,哆啦A梦脸色大变,怒视迪阿波罗。

“明白了!迪阿波罗只是拥有人工智能的机器而已,恐怕就是一千年前制造出来的破坏性武器!”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到点上了。不管怎么说毁了你们的月亮都是朕的丰功伟业啊!”

“怎么会这样?”

戈达德在迪阿波罗面前跪下了:“我们居然被这种东西统治了一千年”

“你是从辉夜星人手里抢走辉夜星的吗?”哆啦A梦质问道。

迪阿波罗笑着说:“你的措辞荒唐得令人喷饭。朕是辉夜星人制造出来的,是想象力毁灭了你们自己!”

迪阿波罗看着露卡。

“埃斯帕尔人也是如此,是因为人类的贪婪。”

露卡沉默了,咬紧嘴唇,非常不甘心,一时间说不出话,然后…

“不是这样的!”他突然喊道。

哆啦A梦走向大家,说:“想象力才是未来,是对人的关怀,一旦放弃,终将万劫不复!”

“哆啦A梦…”大雄看着哆啦A梦的背影,随后迪阿波罗眼睛红了。

“住口!”

迪阿波罗怒不可遏,眼里似乎燃烧着烈火。

“以太就是朕的血肉,妨碍我的人都是不可饶恕!”

迪阿波罗咆哮着,这时,水中有很多巨绳在蠕动,并向大雄他们发起袭击。它的端头部就像剪刀一样锋利,似乎一副贪得无厌的样子。

大家赶紧跑上了桥。大雄想用竹蜻蜓逃跑,却被那巨绳击中。不论怎么挣扎,一根又一根的巨绳 把他缠得越来越紧。

“哇啊!”

“大雄!”哆啦A梦看着大雄惨叫的时候,他自己也被抓住了,身子完全动不了,非常可怕。

“这家伙的本体不是个电脑,迪阿宫才是它的肉身。这里就像是迪阿波罗的体内…”背着动弹不得的戈达德,露卡到处逃窜。

“你别管我赶紧逃吧!”戈达德大叫道,此时,迪阿波罗想要把两个人抓住,随即他们两人的身 体就被缠住了。

在巨绳中,露卡拼命的生成以太能量,并发出微弱的蓝白色的光芒,消失了。

所有人都被抓住了。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迪阿波罗大笑到合不拢嘴,那笑声岂止是大殿之内,都传到外面去了,响彻云霄。

Interlude

月球,月兔王国。在位于月兔王国的野比兔之家,静香正在为露娜包扎脚部的伤口。

露娜伤得很严重,就这样还能自己逃出生天,真是谢天谢地。而且,经过“医生手提包”中的药膏和绷带,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在露娜睡觉的时候,静香把她脚上的绷带拆了下来。

静香惊叹道:“不愧是小哆啦的道具啊,这么快就痊愈了。”

从刚才开始楼上传来叮叮咣咣的噪音,静香上楼前去查看,发现野比兔正戴着护目镜进行作业。

“野比兔你在做什么啊?”

静香问道,野比兔却完全不理睬,全神贯注的弄着手里的东西,叮铃咣啷的。然后用力地用铁锤砸。

静香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

“野比兔酱,真的很喜欢发明啊!”

静香说着,看了眼自己胸前的“异说俱乐部成员徽章”,突然意识到,现在已经照射过“适应灯”了,即使暴露在真正的月球也能进行呼吸。但是,没了这个徽章就肯定来不了月兔王国了。

“不过话说回来真是个神奇的徽章啊,没了它,月兔王国也好,月兔也好,统统都不见了。”

静香突发奇想:如果没有这个徽章,这个地方会是一番怎样的光景。她试探性的把徽章拿掉,瞬间周围的光都消失了。

眼前浮现出了星光闪耀的月表世界。

但是,她突然感到右侧的周围还有光,明明周围的环境都变了,怎么还会有光?

“啊?”

静香定睛一看,野比兔居然拿着一朵花,挺胸立正,光是从花发出来的。

“野比兔酱,为什么我能看到的只有你?”

月球表面没有大气层,所以无法传播声音,野比兔摆了摆手,从它的嘴型可以看出它说的是:“诺比比,诺比比比!!”

野比兔反复指向自己的胸前,戴着一枚徽章。

静香瞬间发现,野比兔戴着和自己这边形状一样的“异说俱乐部成员徽章”,但还是有一定区别,就是上面的标记。

静香胸前的徽章印着小写字母“e”的样子,野比兔的徽章却是“T”

“这个徽章是?”

静香比划起了手势进行交流。

野比兔举起手,低下头,然后把胸前的徽章摘掉。

然后,瞬间,野比兔就从静香眼前消失了。

“完全相反的效果。”静香感叹道。

这是完全相反的!

之前的眼睛也好,宇宙赛车也好。野比兔所有的发明,总是和正常思路相反。大家提起来就想笑。

静香想赶快回去,她把徽章戴上。这时,眼前又出现了月兔王国。刚才的野比兔也回来了。

有声音有光,异说中的月兔王国,静香陷入了沉思。

“我们平时所居住的世界属于定说世界,在这个‘这才是正确的’世界中,其他世界观的东西是进不来的。”

但是,如果那个东西变成“普通”了呢?

依靠徽章的力量,他们才能从定说世界来到异说世界。如果反过来会怎么样?静香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这个时候。

“哔哔哔哔哔哔哔!”预警虫的翅膀反应剧烈,发出了很大的警报声。静香赶忙回到露娜所在的地下室去查看,在回去的途中,刚睡醒的露娜也听到了这个声音。

“静香!这个”预警虫“响动了!”

神色非常慌张。

“不好!”静香说。这个本来是哆啦A梦留下来的应急道具,要是大家有个三长两短就会立刻通知这边,现在正是因为紧急状态才鸣响。

静香双手合十祈祷,跑到了露娜这边。“到底怎么办才好?”静香仰天长望。“对了,难道说…”静香把目光转向了野比兔。

“哔哔哔哔哔哔哔!”警报声持续响动,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